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鬼灭之刃同人)春雪 作者:李启日(6)

更新时间:2020-03-13 标签: 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少年漫 虐恋情深
  他有些不赞同:“清子之前也是这么说,结果从夏天一直冬天,今年都快过完了,病拖得太久,始终不好。”
  我也想快点好起来。
  明年ch.un天的时候,就是我的生r.ì,那时候我就成年了。
  当然,少女的小心思是不会告诉他的。
  我对ch.un天的期待,在整个漫长的冬r.ì萌芽着。
  我的身体时好时坏,但大部分时候都是不太行的。我此刻明白了母亲临行前说的“自己的身体自己最了解”。濒临死亡的感觉时常将我拖走,我又靠着想要快点到ch.un天的那点念想支撑着自己,熬过一次又一次的冬雪。心里数着,大约还有多少天,ch.un天就要来了,渐渐地,冬r.ì的雪已经化掉了,我将暖手的炉子也撤掉了。
  ch.un天也许就要来了。
  在某个一如既往等待着他归来的消息时,千寿郎正在门口扫着撒满一地的落叶,我就在家门口靠着门框位置远远的看着他,他见我出来,就想过来让我回去休息。
  可我觉得心里十分苦闷,什么风景都进不了我的眼睛,反而觉得有些头晕脑胀。
  千寿郎扶着我,正要往回走,远处便来了一身黑衣的隐部的人——
  见到我们,他似乎有些难以开口。
  我心中隐隐有一个不妙的猜想,千寿郎似乎也本能的觉得不秒,身体也僵硬了起来。
  “炎柱炼狱杏寿郎,在与上弦之三的对战中阵亡。”
  方才头晕的感觉瞬时变得令我目眩起来。
  此时庭院里叶子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声音清晰的回响在我的脑中,分明是晴朗的天气,我却觉得什么地方下起了滂沱大雨,雨落砸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声音,又有一阵劲风袭来,将什么叶子和大雨全都刮走了,只剩下一片残败的废墟。
  我醒来时,正卧在床上,好不容易爬出床去,拉开庭院的纸门,才发现又下起雪来。
  是ch.un雪。
  我总惦记着ch.un天来了,却忘记还有ch.un雪。
  熬过了冬雪,却没熬过ch.un雪。
  *
  “请问兄长弥留时是怎样的情况?”
  “……”
  “是吗……兄长至死都是那么出色……真是非常感谢……”
  “炼狱先生有话让我转达给令尊、千寿郎君、以及他未婚妻……”
  “不用了……兄长的未婚妻……在收到讣告的当晚,便病情加重,过世了。”
  *
  人死后,究竟会去往何方,自古以来便众说纷纭,毕竟人死后,怎么可能再告诉活人自己死后的经历?
  在我呼吸困难时,我自暴自弃的望着庭院里薄薄的ch.un雪,脑子里是我母亲对我说的话,大约是因为那时候的母亲,格外的慈爱,也可能是知道她将要离去,所以我对那时的情景记得清晰万分。
  母亲说要和对我好的人结婚,很可惜我没有做到,还没来得及结婚便先病亡了。
  在我悄无声息的踏过那条河,来到彼世时,母亲却看见我,先落下了泪。
  “你不应该来的。”
  我笨拙的想安慰她,此时什么语言却都是无效的,我只好抱着她听她絮絮叨叨的说些话,怪我怎么不好好照顾自己。
  她发泄够了,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道:“杏寿郎那孩子,去见见他吧。”
  我见到杏寿郎时,他和他的母亲在一起,见到我过来,他的表情称不上愉快,而是一种无可奈何。
  “好罕见的表情。”我像我母亲刚才做的那样,也伸出右手,抚摸着他的脸颊,他伸出手,握住了我抚摸他的那只手。
  我对他说对不起,他却只闭着眼睛,微微摇头不语。
  “你是不是还给我留了话,我还没有听到,能不能告诉我你给我留了什么话?”
  他温柔的亲吻着我的手指,却始终没有说话。
  “杏寿郎……”
  “不会再下雪了。”他说。
  我看向他,想起最后在院子里看到的那一幕:ch.un雪开始消融,早已布满青苔的池塘石渐渐露了头,粼粼的池面上漂浮着几片被雪打落的翠绿青叶。
  “嗯。”我也跟着他说道,“不会再下雪了。”
作者有话要说:  OOC归我所有,骂我就行。
非常我流的一篇短篇。
建议配合bgm:鉱山町マイン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