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鬼灭之刃同人)春雪 作者:李启日(4)

更新时间:2020-03-13 标签: 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少年漫 虐恋情深
  “兄长还没回来,所以……”
  “没关系的,千寿郎。没关系的。”
  他只要平平安安就好。
  只要他平安无事,再漫长的等待就都不是等待,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大约又过了半月,杏寿郎才回来。
  当时ch.unr.ì早已进入了尾声,差不多是初夏,天气已经有些炎热了,我在y-in凉的房间里读书习字,此时突然有人敲响了我家的门,封闭的生活让我一时间想不起来有谁会来我家敲门。
  当我看见杏寿郎站在门口时,才发现他似乎又长高了些,比先前更挺拔了。
  “对不起。伯母……时,没在你身边。”
  现在的场景像极了当时他母亲过世时,我去找他,结果杏寿郎一开口,就是向我道歉,明明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今天却又让我想起当时,他对我说的话,和带我去母亲面前时,向母亲承诺说“会照顾好我”的话。
  我在原地先是愣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不需要向我道歉啊……”
  你分明什么都没做错。
  “我承诺过的。对伯母承诺过会照顾好你,我说过自己绝对不会食言。”
  “不是的,你没有食言……你一直做得很好。”
  他穿着和平时不同的服装,队服外还有一层羽织,我的注意早已全部投在他身上了,我一把将他拉近自家院子里,一边说道:“都快到夏天了,你不热吗?平时不是只穿队服吗,为什么天气变热了还在外面加了一件?”
  “清子。”杏寿郎握着我的手向我解释道:“我当上柱了。”
  我从千寿郎那里听到了许多,不由得为他感到喜悦:“太好了,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杏寿郎一直都很厉害。”
  在至亲双双逝世后,我鲜少有现下这么鲜明的感情了,更别提我是由衷的为他的喜悦而感到喜悦,心中封闭的花苞被心音奏响,在这一刻心花怒放团团锦簇。
  “伯父和千寿郎知道吗?啊,进来说吧,我给你准备茶水。”
  我从柜子里翻箱倒柜找点心,算是找到了一些能拿出手的果干之类的东西。
  我们在敞开的房间里面对面坐下,天气有些微热,我方才一番鼓捣,额上倒是出了点细汗。
  “知道你当上柱了,伯父应该也有所改观了吧?”我试探着问道。
  他却摇摇头告诉我:“不,父亲并没有高兴。清子也知道,父亲认为这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我一时哑然,但杏寿郎继续说道:“但我不会被挫败!我的热情不会因此消失!”
  “嗯,很有你的风格。我知道的,杏寿郎一直都是坚持自己的目标的人。”
  “除此之外,我今天前来时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先前已经向伯母提过了,伯母的意思是,最终要看清子自己的意思,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清子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杏寿郎放下手中的茶水,然后挺直身板,以一种极其规整端正的姿势坐好。
  “你愿意和我结婚,成为我的妻子吗?”
  我想不大起来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了,只记得我好像十分狼狈的逃离了那个场景,事后回忆起来也很模糊。
  那时候憧憬的感情和恋情的S_āo动在我的心头乱窜,我找不到自己的心的天平究竟落在了什么地方,我是想答应的,可我心里觉得自己是配不上他的。杏寿郎和虚度光y-in的我不同,他是前途光明坦d_àng的人,现在他还成为了柱,几乎是为他的优秀盖棺定论了,不,他优秀这件事我一直是知道的,潜意识里他是我追随的一股太yá-ng,在我心中最干枯的地方散发光和热,播撒让我努力活下去的勇气。
  但是,我不能容忍我用卑微的感情去玷污他。
  一无是处的我,理应是无法和太yá-ng比肩的。我怎么能用自己的存在去给他完美无瑕的人生带来一丁点的不足?
  我开始反省自己,为何心中又隐隐的渴望,却又没有半分胆量去接受。和大胆的杏寿郎不同,我是个十足十的胆小鬼,迈出这一步对我来说是堪比攀登绝壁的难度,他大概不知道吧?
  于是我的世界就被杏寿郎的求婚搅的乱七八糟。
  送他离开后,他也只是告诉我:“不用在意我的想法!清子觉得怎么样才是最重要的!”
  我心中懊恼,怎么可能不在意你的想法?就是因为太在意你的想法,我才变得优柔寡断,对幸福和未来都变得害怕了起来。
  千寿郎有偷偷来探过我的口风,他说:“兄长很快又要出去执行任务了。如果对兄长说不出口的话,能不能告诉我呢?”
  我不知道他们家谁的注意,也可能是千寿郎自己太担心,才想来找我面对面聊聊。我每次想开口,却觉得自己的想法说出去后,未必会是他们想听到的,一直以来我都被自己的烦恼所侵扰着。
  我踌躇的模样让千寿郎很是担忧。
  “千寿郎。”我有些不安的说道,“……我觉得我配不上他。请你告诉他,不是他的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杏寿郎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妻子。”
  我说着说着有些语无lun次起来:“会有比我更合适他的女孩子的,不用担心。我身体不好,又没什么长处,杏寿郎却一直因为责任,照顾了我这么久,我不能因为责任,让他的接下来的人生也和我绑在一起。”
  千寿郎离开时,我还在想,自己方才措辞是否不太妥当,可一想到全部说出来,千寿郎大概也会转告杏寿郎我的顾虑,他大概也不会再提这件事了。
  心中盘旋的不安在这一刻落地,转化成了一种悲哀的苦涩感。
  又过了几r.ì,千寿郎拿了一封手写信给我。
  “兄长……去出任务了,他让我转告清子姐,他说请你一定要认真看完这封信,然后再次考虑他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