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灵棺夜行 by:看门狗(一)

更新时间:2019-07-19 标签: 灵棺夜行 看门狗
内容简介:
  送葬上山,我却被装在棺材里活活给埋了,随之整个村子三百多口人一夜之间全都消失了,只有晚上这里才人声鼎沸。
  我从棺材里爬出来,才发现……
 
 
第1章 夜车
  我叫名瞳,今年十八岁,是一个实习司机。
  这晚我跟师傅开着面包车来到李家坳,看到路口有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在拦车。
  我感觉很奇怪,因为已经12点多了。
  这个点,怎么还会有人拦车?虽说心里觉的奇怪,但有钱没道理不挣。
  我正要停车,睡在副驾驶的师傅突然醒来:“不要停,今天不拉客了。”
  我心里纳闷,师傅今天是怎么啦,转x_ing了?
  为了多拉一位客人十几二十分钟他都会等,这送上门的生意居然不做,但师傅的话我不敢不听,乖乖的哦了一声。
  我没有停车,破旧的面包车从红衣女子身前开过去时,还是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她很漂亮,五官精致,身上流露出一股难得的古典贵气。
  她站在原地,目光注视着我,她的眼眸很黑,很亮,瞳光闪闪。
  见我并没有停车的意思,她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但眼中却充满了幽怨,这种眼神让我心生不忍。
  我忍不住说道:“师傅,拉上她吧,能多挣一份车钱呢。”
  师傅瞪了我一眼,凶巴巴的道:“让你别拉就别拉,废什么话,再废话你明天就不用来了。”
  见师傅发火,我吓的不敢再多说,老老实实的往前开。
  可心里始终吊着刚才那个红衣女人,她那幽怨的眼神总是挥之不去。
  下意识的通过观后镜往后看,这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可没想,又看到了那个女人,她还站在后面,她对着我浅浅一笑,笑的很矜持。
  我是个野小子,但偏偏喜欢大家闺秀,嘴角不自觉的裂开了微笑。
  咦,不对啊!
  我看了下车速,六十码往上走,而且早就过了李家坳的路口了,她怎么还在后面?!
  瞬时间,我头皮发麻,全身寒毛倒竖了起来。
  不是吧!
  我吓的魂都飞出去了,鼓起勇气再定睛看了一下观后镜,后方黑压压一片,哪里有什么女人。
  原来看花眼了。
  又开了几分钟,我又习惯x_ing的去看观后镜。
  这一看,彻底把我吓的大声起来!
  那个红衣女人再一次出现在观后镜里,她还站在路边痴痴的等着,好像一个妻子在等待丈夫归来。
  师傅被我的惊叫声惊醒:“阿瞳,怎么啦?”
  我整张脸都吓白了,哆嗦着说道:“我……我,我又看见那个红衣女人了。”
  师傅听了也脸色大变,慌忙道:“不要回头,不要再去看她,快,快往前开。”
  不是我孬,大半夜的你在荒郊野外开车遇上这种事情,你未必比我好多少。
  我快速拐过前方的路口,师傅让我把车子开到树坳里去。
  虽然我不明白师傅为什么让我把车开进路边的树坳里,但我还是不假思索的就开了进去。
  待车子开进树坳,师傅就让我熄火关灯。
  师傅翻开副驾驶位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两根白蜡烛,嘱咐我说:“呆在车上,别说话,更不能大声叫。”
  我机械的点了点头,我已经吓的六神无主,师傅说什么就是什么。
  师傅拿着两根蜡烛下了车,往马路当中走去。
  我目光注视着来的方向,生怕那个女人会突然出现,一颗心嘣嘣的狂跳不止,紧张的都快窒息了。
  师傅走到马路当中,拿着蜡烛比划了几下,好像在辨认方向,然后蹲了下去。
  他把两根蜡烛摆放在柏油路上,掏出火柴盒,给点上了。
  深夜,两根蜡烛点在马路当中看起来真的很诡异。
  我想大家也一定在马路上看见过白蜡烛,有的还被汽车碾碎,我也是,以前我一直以为是有人不小心掉的,但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回事。
  师傅点完蜡烛,就跑了回来。
  师傅对我说:“夜车开多了,难免会遇上奇怪的事情,但是不要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看到我点的蜡烛了吧,这叫‘指路灯’,不是给我们指路,而是给他们指路,说白了,给他们指一条错误的路。”
  我有些发懵的点了下头。
  师傅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一刻钟:“她会在这里绕一刻钟,如果找不到路就会离开。”
  我又机械的点了点头,我有点吓傻了。
  一刻钟也就是十五分钟,这十五分钟绝逼比一年还要久。
  我跟师傅缩在面包车里,又惊又怕,不时的望向路中的那对点燃的蜡烛。
  千万不要被风吹熄了。
  如果蜡烛被风给吹熄了,后果可想而知……
  也许是我走运,夜里一般风都挺大,但今夜不知道是怎么啦,非常闷热,却没什么风。
  师傅时不时的看时间。
  还有十四分钟……
  十分钟……
  这期间红衣女人都没有出现,应该是找不到我们了。
  五分钟……
  一分钟……
  终于,终于熬过了十五分钟。
  我能清楚的听到师傅长呼了口气,我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应该是逃过一劫了。
  师傅问我:“怕吗?”
  废话,不怕才怪!
  不过,我脸都吓的煞白了,却还是摇了摇头:“不怕!”
  我年纪虽然不大,但我却知道,一旦我说怕,师傅就会觉的我吃不了这碗饭,明天就会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