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小言公子怠工中 作者:云醉舞

更新时间:2022-01-09 标签: 悬疑推理 欢喜冤家 异世大陆 魔法幻情
文案:
  剧版《庆余年》言冰云同人。
  言冰云,一个任劳任怨、一切为了大庆的工作狂、爱国者——他,受刺激了,消极怠工了!作天作地了!然后……请看文!
  友情提示:
  1、爆笑恶搞文,注意OOC
  2、对陈萍萍不算太友好,介意勿入
  3、短小文,最近家里出了点事情,更新不会很快。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言冰云,沈重,范闲 ┃ 配角:陈萍萍,言若海,费介,庆帝,沈婉儿 ┃ 其它:剧版庆余年
  一句话简介:言冰云他消极怠工了!
  立意:不要欺负工作狂太善良。
  
  
  
  
  
 
第1章  纳尼,我被发配了?
  呼气,吸气,保持微笑,我不生气……言冰云手中捏着一张薄薄的纸,正在努力说服自己冷静、理智、不要发脾气。
  然而,破功。
  小言公子没忍住。
  一个没控制好,公文变成了碎渣渣,小言公子面无表情然而杀气腾腾的看着罪魁祸首——陈萍萍。
  陈萍萍老神在在保持微笑看着小言公子,很是慈爱。
  小言公子表面沉着冷静,就是眼睛杀气太盛没藏住,心里头已经极度mmp了:我艹!院长你确定你没弄错?你这是不爱我了吗?
  陈院长慈爱的看着小言公子:“冰云啊……”
  言冰云一秒发作:“院长!你不能这样!滕梓荆这件事你该追究的难道不是到底谁不知死活把手伸到了我鉴查院?竟然敢利用我鉴查院来借刀杀人吗?滕梓荆误接命令已经付出了代价,范闲什么事都没有你却还要发配我?这有天理吗?”
  那范闲是谁啊!
  劳师动众让不知道哪个混球利用他的下属去杀人不说,还要连累他被发配出去做卧底?言冰云越想越生气,越想越迁怒,越想越觉得不公平!
  这是我小言公子应有的待遇吗?说好的看着我长大待我如亲生呢?院长的嘴骗人的鬼!
  这不科学!我不服!
  陈萍萍可没把言冰云张牙舞爪的样子放在心上,好吧,不公平么?那当然有了——可范闲还是言冰云?
  老陈很诚实的在心里表示:抱歉啊冰云,我选白月光的儿子,你……就受点委屈吧。谁让你不是亲生的呢?
  “冰云,别胡闹,你知道,就是找个理由让你去北齐嘛,你就去吧,现在北齐的情况,除了你还有谁能收拾?让你去是对你的信任。”老陈还算有点良心,开始哄孩子。
  然而又醋又酸又委屈的言冰云不吃这一套:尼玛要我去收拾烂摊子这事没问题,可瞒着我搞这一出还把我属下搞死了(小言不知道滕梓荆假死)还要我‘负责’是几个意思?听都没听说过的范闲金尊玉贵,我言冰云就是后妈带来的?
  “不去!”言冰云哼了一声,傲娇的撇过了头,给老陈颜色看。
  老陈挠挠头,今天这孩子是使上x_ing子了?
  好吧好吧,的确,为了范闲,有点对不起言冰云,再哄哄吧:“小言哪……”
  “不听,不干,不去!”言冰云才不吃这一套:“别逼我,你要逼爷,爷辞职不干了!”小言公子梗着脖子表示我受不了这种委屈!
  陈萍萍一噎:“……”万万想不到,那么听话懂事的小言他逆反了?
  言冰云表示:没错,爷的叛逆期到了,不给你几分颜色看看真当我没有青ch.un期是不?爷是很正常的一少年!你看着办吧!再给你个机会考虑考虑,毛都没掉一根的范闲还是损失了一个属下帮你查到有内鬼、劳苦功高的我!
  陈萍萍:“……陛下已经下了密旨了。”言下之意:你不能抗旨不遵啊。
  言冰云恨恨的瞪眼:好呀老狐狸,早有预谋是不是?果然,说吧,范闲是你什么人?
  陈萍萍:“……”这一副我是渣男的表情怎么回事?
  言冰云不说话,死倔死倔的。
  陈萍萍叹气:“好了,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回去准备准备跟你爹告个别,明天一大早,我会安排人马送你出京。”
  小言公子只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分的伤害,转过身就走了,不想再看陈萍萍这张糟心的脸——尼玛,你偏心,你混球,你对不起我还要我去给你打工卖命!
  没门儿!
  小言公子愤怒极了,在心里恨恨的表示:行吧,我虽然不能抗旨,但我还不能消极怠工了?等着我给你收拾烂摊子,哼!等着瞧!要我去北齐是吧,行,我去!
  俗话说得好: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你现在偏心别人,将来就等着我给你好看吧,哼哼哼!
  范闲?我记住你了!
  陈萍萍,我账本上也记下了!
  陛下,你的份我也不会忘记的!
  言冰云愤愤然在心里记下了‘仇恨’的小本本,就很小心眼,就很记仇!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章略短小,将就着看吧~~~
  喜欢的话多留言多收藏哟,鞠躬。
  
  
 
第2章  冤家路窄
  此时老陈擦擦额头上的汗,吁了口气,还不知道自己送了颗**出去,继续去伺候他的宝贝花了。
  而言冰云回家做了点出远门的准备,就在心里咒着范闲的小人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果不其然,就由费介带人把他送出了京城,小言公子还特意多看了费介几眼,觉得老费喜气洋洋把他送走给范闲挪地方的那张脸实在是碍眼极了!
  哼,别以为我傻,要我去收拾烂摊子是真的,要我给范闲挪地方更比真金还真!真是想不通那个范闲怎么回事,我言冰云为鉴查院风里来雨里去付出了泪与火的青ch.un,提司什么的我想都还没想呢,那什么也没干的倒霉蛋居然就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