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一流推理社 作者:中不二

更新时间:2022-01-01 标签: 强强 悬疑推理 校园 甜文
文案:
新兴杯推理大赛:
你喜欢推理吗?你想要成为侦探吗?你苦于无处施展推理才华吗?
密室、分尸、暴风雪山庄,让人头皮发麻的杀人诡计,这里全都有!
新兴杯推理大赛采用VR虚拟技术,配备三维实时图形显示、三维定位跟踪、触觉及嗅觉传感技术,以及人工智能技术与高速运算等最新武器,百分百还原凶案现场,使选手获得沉浸式体验。
 
在学校的角落有一个推理社,向窗外看是Cào场,靠墙是书柜和矮柜,矮柜上有热水壶,非常温馨。
推理社还有个不太聪明的社长。
直到某一天,这位呆子社长遇见聪明酷哥,立志要使其成(shou)为(ru)社(nang)员(zhong)。
 
*本篇为推理社系列第一本,讲述的是比赛前推理社成立的故事。
 
贱里贱气深藏不露社长攻  x  高智商酷哥社员受
 
内容标签: 强强 甜文 悬疑推理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乌探 ┃ 配角:易侦 ┃ 其它:校园推理
一句话简介:嗨~要加入推理社吗?
立意:呵
——————————————
第1章 侦探
  沉寂的空气中夹杂了喘息。
  男生掀起女生的衣角,粗糙的手掌触及细嫩的肌肤,趁其不备狠狠一掐,女生娇嗔一声,再度与男生吻在一起。
  二人死死纠缠,恨不得化作两滩软泥混合在一起。
  女生的指尖从男生发隙移开,慢慢拂过他的脸颊、下颚,最终停顿在他的脖颈。
  她似是察觉到什么,蓦地从他领子里扯出一只挂坠。
  淡青坠子沉甸甸的,连着红线,坠子上的女观音肥脸厚唇,慈眉善目,大晚上看却诡谲无比,像是个邪神。
  女生表情闪过一丝不悦,她慢悠悠道:“男戴观音女戴佛,你女朋友还挺懂——这是玻璃种吧,看大小得要个五六千,她可真舍得。”
  男生低头看了眼,不以为意道:“她说就二百,你搞错了吧。”
  女生拇指细细摩挲着吊坠,感受着指腹传来的凹凸不平,她道:“不可能,像翡翠呀玉呀这种,我最识货了,这坠子没五千敲不下来,你女朋友对你真好,怎么摊上了你这种渣男?”
  男生被骂做“渣男”也不生气,反倒自豪似的轻笑一声:“我不渣能碰上你?那女的和我妈似的,又管我吃饭又管我睡觉,再这样下去估计连拉屎也要管,我可不想要两个妈。”
  女生抿嘴一笑,她点了点那个坠子,语句中带着极强的诱惑:“那你什么时候和你女朋友分手?”
  她的举手投足间透着说不出的魅惑,一颦一笑勾得男生浑身烧,他脑子一热,把那坠子用力一拉,笑容可掬的女菩萨霎时沾了泥,他还嫌不够似的,用脚往下踩了踩,恨不得看不到才好。
  女生胆子小,还有点迷信,她见了男生的粗鲁举动一下睁大眼,忙道:“你……你这是做什么?不怕被神仙报复?”
  男生满不在意地“嘿嘿”一笑:“那女人的东西我早就不想要了,若说报复,那天上众仙看见我背着女朋友与别人卿卿我我,一道雷早劈下来了,神神鬼鬼的我才不信。”
  语毕,男生脸色一变,他y-in狠道:“分手的事再等等,如果她把那件事捅出去,那可就不好了……”
  .
  “同学,扫个码呗,送你一朵花哦。”
  “同学,桐南路79号二楼健身房了解一下吗?”
  “帅哥,‘年代’港式茶餐厅进来坐坐呗!”
  乌探冷着脸快步走。
  夜晚的街道总是很热闹,特别是在学校门口,哪怕现在九点,年轻人还是该嗨的嗨该玩的玩,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是最不缺少的东西。
  乌探穿着件长款羽绒大衣,脖颈里围着条浅灰围脖,满脸悔意。
  他的课一直到晚上6点才结束,他不应该选在今天去书店的。
  今天是某位推理作家新书的发售r.ì。距离学校最近的一家书店乘地铁过去也要一个小时,特别是晚高峰时期,地铁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当乌探冒着寒风紧赶慢赶到书店后才发现:书店只来得及把广告牌挂上,大批新书还存在纸箱未拆封——他完全没必要赶着过来。
  书店老板是个年轻姑娘,见乌探一脸寒意地注视着纸箱,忙拆封给了他一本,乌探这才作罢。
  桐南路两侧满是溢出的油烟,人行道上时不时划过一辆共享单车,不少情侣、朋友都在这个时间点出来逛街。
  乌探将装有书本的纸袋抱在怀里,加快了脚步。
  夜晚的校园远没有外面热闹,宛若远离尘世的孤僻荒野,唯有几棵棕榈树扎堆在一块儿,暗影婆娑,好像下一秒就能从中钻出个野人。
  在宿舍附近,有个单层活动板房,前阵子学校在翻修研究生宿舍,临时搭了个民工房,上个月刚竣工,但直到现在民工房还未拆。
  要抵达宿舍,活动板房是必经之路。
  进入校园后,乌探的脚步明显放慢许多,他不喜欢气味浓重吵闹的地方,反倒在幽暗静谧的环境中颇为自得。
  他呼出一团白气,白气在黑夜中很快散尽,余光中似乎闯入了什么东西。
  乌探脚下一顿,他看见了一个人。
  那人猫着身子疾步向前——直到集装箱旁才停下,他蹲在地上,长长的衣摆粘上泥也丝毫不在意,他正专心摆弄手里的小玩意儿。
  摆弄没一会儿,那人好像就对小玩意儿失去了兴趣,他鬼鬼祟祟地左右张望一圈,视线触及路边杵着的乌探时明显一愣。
  然后他站起身,猫着身子跑到活动板房的背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