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祝你快乐 作者:忘了下鹽

更新时间:2021-11-29 标签: 现代 悬疑 奇幻 喜剧
文案:
环状时间里的直线恋爱
 
我是A,一名大学生。
今天决定跟班上一个男生表白。他是男的,我也是男的。我很忐忑,打算下午主修课后跟对方说。
然而在那之后,我被杀害了。我不知道犯人是谁。
最糟糕的是,我陷入了时间循环,就今天。
唯一庆幸的是,我可以透过一次次循环找出凶手。
不过,找到凶手后,我就真的可以破解循环了吗?
 
别看文案严肃,这是搞笑悬疑,HE,酸酸甜甜就是它!让我们来找呀找呀找凶手吧!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喜剧 - 现代 - 悬疑 - 奇幻
——————————————
第1章 当时间还是线x_ing的时候(上)
  我是A,一名大学生,专业是现代流行舞。个人信息只能给到这儿,在看完我的故事后希望你们不要把我扒出来。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在宿舍看了一部电影,《忌r.ì快乐》。以防你们没看过,我稍微说一下剧情。女主角跟我一样是一名大学生,在她生r.ì那天被一个戴面具的人给杀了,之后她不断循环这一天的遭遇,不管她怎么去改变这一天的经历,到最后她还是会被杀死。这是一部喜剧,结局当然是她找出凶手,杀了对方,走出了这个循环。
  我看完,脑子转了一整个晚上。我才刚二十岁,目前的人生除了中学时被好朋友B发现我的x_ing向,以及跟父母出柜,没什么大起大落。如果现在就死掉,那我的遗憾还是挺多的。
  想东想西想到天亮,我想及时行乐,不是明天后天,就今天。
  在班上有一个我觉得不错的男生,就叫他C吧。我观察了他四个学期,整整两年,舞蹈功底好,话不多但温柔,就连我这个没跟他说过两句话的同学,问他要不要一起参加舞蹈比赛,他也笑着说“好啊”。我当时会鼓起勇气问C,是因为看见他拒绝了两个邀请他参加同一个比赛的女生。想着我也上去问一句,他拒绝我,这样一来一回纯粹当作聊天。
  他答应我的那一瞬间我往窗外看,想看看外面有没有彩虹或者流星,结果只有哗啦哗啦下着的大雨。
  我刚说的及时行乐,是我决定要跟C表白。我琢磨了一下,也不是非要表白,就是想表达一下我对他的想法和好感,没有奔著开花结果的目标去。
  天一亮,我掐着他起床的时间,约他今天专业课结束后留在舞蹈室排练。
  舞蹈室很少有空的时候,除非被人预约了,否则上课的时候上课,下课了也会被同学霸占来练功,经常几组人在不同角落练不同的东西。我想在排练结束后,趁人多声音吵杂,偷偷跟C说话。到时候不管我说了什么,他听没听清,会有什么反应,都希望能被周围的声音带过去,不要太尴尬。
  我光顾著盘算,晚了出门上必修课。
  我们学校有两个校区,中间隔得挺远。必修课在旧校区,我宿舍在新校区。我跑着去坐地铁,进站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一个男人。那男人戴着墨镜和有线耳机,嘴巴不知道在说什么一直动。我跟他道歉,他猛地抓住我手臂,十分用力,我连骨头都觉得痛。
  “今天是几号?”男人问我。
  我这才看见他手里拿着那种一截黑一截白的盲人杖。我看了看手机,告诉他:“20号。”
  他突然高呼一声,我还是没能听清他说的话。他激动了两秒,很快平伏情绪,点着盲人杖走了。
  我从后门进演讲厅的时候,被眼尖的教授点名批评了:“你别往前窜,会打扰到同学,就坐在后面。”
  我一般都坐前排的,教授这么说了我只能赶紧原地找座位。书摊在桌上我没心思听,全在想下午排练结束后要跟C说的话。我打算写个稿子,能准备多少是多少,到时候要是临场发挥得不好,就当作是参加朗诵比赛,好歹能背一点。
  必修课的教授似乎有意为难我,我才刚到,连他说到哪章哪节都不清楚,他就不停叫我起来回答问题。这个教授很刻板,一定要人像中小学生一样站起来回答问题。我觉得我在练基本功,大腿肌r_ou_随着多次站立坐下开始隐隐发紧。而我的稿子还停留在“你介意我耽误你几分钟吗”,没进入过主题。
  “你迟到了还上课分心?”
  旁边忽然有人跟我说话,吓我一大跳。先前找位置坐下,没看清周围是哪些同学,抬头一看,是B。我瞬时把纸胡乱盖起来。
  我忘了说,B跟我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当初他在知道我喜欢同x_ing后,没过几天就转学了。那时候不是二十世纪初,通讯途径多的是,转学后一个电话一条信息都没有,更何况他在转学前就不怎么跟我说话了,我不笨,我能明白。我的好朋友变成了旧时的好朋友。
  在大学里遇到B我还挺惊讶的,不过没有主动叙旧,有课题凑一组也只是说认识,中学同学。最多的接触是有时候借支笔,或者互相抄抄笔记吧。
  “你今天什么时候有空?”B问我。
  这有点唐突。我最近没有跟B一个小组,没有需要合作讨论的课业要做,也就没有必要在课外时间见面。我低头看了看,给C表白的准备工作进度为零,于是说:“今天可能一天都没空。”
  “所有课结束后也没空?”
  舞蹈排练很费时间,况且我还要跟C说点儿话,时间不好拿捏。我摇了摇头。
  “你就睡觉前一两分钟也没时间?”
  我拿不准他的意思,“有事的话要不你现在说?”
  结果我被教授叫起来回答问题,我哪回答得上来。
  “你等会儿下课留下来。”教授有点咬牙切齿。
  我从小到大没这么丢脸过,整张脸烫得不敢碰。我坐下来后B向我道歉,锲而不舍地追问我今天的时间安排。我气在心头,管不上他是想为当年疏远我的事情找我谈话,还是别的我此刻不想理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