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盲尺 作者:黑衣黑墨(上)

更新时间:2021-11-29 标签: 现代 悬疑 强强 互攻
文案:
  《盲尺》作者:黑衣黑墨
  文案:
  资深法医X脑外科主任医师
  无尽的黑暗中,有多少人能够看清自己眼前的路?
  不止是眼前,曾经走过的路,你是否还记得?
  那些走过的路,那些,作下的孽。
  “我是盲尺,我在等你,在午夜。”
  原创小说 - BL - 大长篇 - 完结
  现代 - 悬疑 - 强强 - 互攻
  ——————————————————————
  卷一 第二视野
 
 
第1章 第二视野(一)
  引读
  无尽的黑暗中,有多少人能够看清自己眼前的路?
  不止是眼前,你是否还记得曾经走过的路,是否还记得曾经做下的孽。
  ……
  “我是盲尺,我在等你,在午夜。”
  连线过来的声音听起来沉稳干练,却透着一丝y-in冷。
  这句话过后,仅剩断线后的盲音。
  ……
  夜,带着雨后泥土的芬芳,浸染着这座城。
  信号灯在红黄绿之间转换。
  等候在车里的人拥有年轻略显苍白的容颜,微抿的唇缓缓吐出烟雾,继而再次深深抽了一口,他熄灭了手中烟蒂。
  随着绿灯亮起,他发动车子挂上档位,继续缓慢行驶在夜色中。
  淡眸扫过仪表盘上的时间,午夜,零点。
  ……
  浴室中充斥着安全套和感应型空气清新剂的味道,有些令人发昏。
  身体倒地的闷响声过后,浴室一片死寂,慢绕的雾气中,能够听到的,只有感应型空气清新剂的喷s_h_è声音。
  ……
  时间:凌晨三点十五分
  地点:某时钟酒店
  案件类型:凶杀
  被害者:生物遗传基因研究院院士 唐伟
  凶器:不明
  初步检验死因:疑似失血过多
  接到报警后,法医罗文与刑侦大队长郑福昌一起赶到。
  时钟酒店走廊中淡粉色灯光,示意着这个地方的暧昧。
  罗文抬起警戒线尚未走进去,肩膀被人一拍,他回眸看着郑福昌,道:“还没进现场就有发现?”
  郑福昌道:“你住得离这里不近,怎么这么快就到了?你又不好好休息开车瞎晃!”
  罗文好笑道:“假如没有你最后一句话,我会以为你怀疑我是凶手。”
  郑福昌带着充满危险的眼神凑近,刚预备调侃两句,罗文摆手制止,他凭着法医对凶案现场气味的敏锐度,道:“郑队,凶案现场气味有异常,先找源头。”
  郑福昌素来信任罗文推断,两人进入现场,眼神同时锁定位于浴室钢化玻璃门上方的感应型空气清新剂装置。
  郑大队吩咐现场采证工作人员暂时撤离,罗文开窗通风,解决了麻烦之后,两人开始初步审查现场。
  浴室中浴缸的热水管虽已被报案的客房服务员关闭,但因地漏被嫌疑人有意塞住,早前溢出的水已漫过门栏,流入房间。
  客房内铺设着劣质地板革,经热水泡过,发出刺鼻的塑胶气味。
  罗文比划着浴室门口与房间大门的位置,他推了推眼镜,道:“你怎么看?”
  郑福昌大致勘察完现场,道:“有了那鬼玩意儿,这次现场清扫倒省了老子不少麻烦。”
  鬼玩意儿?
  罗文抿唇一笑,他喜欢在第一时间独自审查现场的这个怪癖,每每令这位大队长头痛不已。
  不过这次,倒真因现场空气清新剂的出现,从而避免要找其他借口撤离采证人员。
  针对罗文刚才提出的问题,郑福昌凝眉思考片刻,他快步走到前者身边,低头看过来路,那些足印很快便因热水负压现象消失。
  郑福昌愤道:“好狡猾的凶手!”
  罗文道:“让痕检组收队,不会有什么收获了。”
  明知罗文判断准确无误,可郑福昌仍然不甘心,道:“老子不信凶手一点线索都没留下!”
  罗文不再理会去找痕检组的郑福昌,他提了工具箱走到死者身边,换了一副尸检手套。
  经初步尸检,死者为已过中年男x_ing,尸体呈仰卧姿势,全身赤裸,双手握拳,身体表面无伤痕,初检死因,疑似左眼丧失导致的失血过多。
  此刻死者空洞的眼眶上面,放置着另一枚球状物体,就边缘组织观察分析,应也是眼球无疑,目测大小,不属于人类。
  做出判断,罗文小心翼翼将其拿起,随着他的动作,有些水滴恰好顺着瞳孔滑落,乍一看竟像是那枚眼球在哭泣。
  看到这诡异一幕,他轻笑道:“谁说凶手没留线索,这不是么?”
  罗文回头看了看,浴室门口没有郑福昌的影子,他将眼球放入证物袋,开始对死者伤创部位进行检验。
  这一次的行凶手法看似平常,可对于身为法医对解剖学研究甚深的他来说,凶手对人体构造的了解程度不比他少。
  能够做到完全并完整剥离死者组织器官,前提是对死者必须实施麻醉。
  就唐伟赤裸形态以及下体仍戴有安全套来分析,能够进行麻醉剂投放的渠道,不外乎以下几种可能x_ing——
  第一种,本案当中另一名幸存者在身体各部位涂抹粉状或液体状麻醉剂,令死者失去意识后,对死者实施组织器官剥离。
  给出分析,罗文眉头微皱,大多数女x_ing用这种办法实施犯罪都会先考虑自己出逃的几率,那名与死者开房的幸存者,她怎么会在实施完犯罪后,自己也留在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