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退婚女配撕掉了剧本 作者:叶猗(上)

更新时间:2020-04-16 标签: 甜文 爽文 穿书 女配
 文案:
  戴雅穿成了某男频文中的炮灰女配。
  ——女配美貌出众、天赋优秀,因为嫌弃废柴男主而与之解除婚约,在男主崛起后被几番打脸,沦为人们口中的笑话,结局悲惨。
  她穿过来时,男主已脱胎换骨,成为大陆第一魔武双修的天才。
  人们对戴雅百般嘲笑,认定她心里追悔莫及,家人一朝翻脸,逼着她去勾引男主复合,女配们言笑晏晏地感谢她当年有眼无珠。
  按照一般的套路,她应该选择抱大腿刷好感跪求不杀——
  戴雅决定拔刀与命运宣战。
  以下是正剧:
  龙傲天:“跪下求我饶你不死。”
  戴雅:“抱歉,我可是要成为终极大反派的女人。”
  ……
  后来,男主没盼到戴雅凄凉落泪、悔恨不堪的样子,相反,他震惊地发现,自己生命中的宿敌们,静语森林的j.īng_灵王,虚空外域的恶魔王,龙大陆的领主,到终极boss光明神——
  各路大反派好像全都与自己的前未婚妻有一腿。
  ※开挂半升级流,私设如山的玄幻世界。
  ※女主不抱大腿,会和龙傲天认真相杀。
  ※有修罗场,CP外白内黑的终极大反派光明神。
  ※封面是女主人设,全图在wb,地址作者专栏。
  ※理智阅读文案,谈恋爱≠依靠别人才能打脸。
  *科技兴国征文参赛理由:主角参与开发了远程通讯魔法道具。
  内容标签: 女配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戴雅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锤爆龙傲天,撩爆大反派
  ==================
 
 
第1章 婚约
  戴雅非常后悔。
  她不该点开那篇小说,也不该蔑视所谓同名会穿书的真理。
  前一秒,她刚刚关上手机,眼前一黑,再醒过来就浑身难受,还要面对无数恶意的视线。
  整个议事厅里黑压压坐了近百人,男女老少都有,人们议论纷纭,谈话声此起彼伏,大多人都满面讥讽、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啧,她居然还是那么一副样子,我都为她感到羞耻……”
  “人家大小姐天天闭门修炼不问世事,说不定根本不知道,曾经被她嫌弃退婚的废柴,如今已经成了名动帝国的天才,前几天刚刚通过祈愿塔的考核……”
  “她不知道?”
  有个女人扬起尖利的声音,“这么重要的事,我们的家主大人怎么会不告诉她?她只是装得无所谓,心里恐怕已经后悔死了吧,毕竟她自己能不能被祈愿塔录取都是未知之数!”
  “呃,戴雅姐姐没问题的吧,”旁边的人小声开口,“整个玛瑞城,都没有谁能在十三岁成为剑士,你已经二十了,不也才是四星剑者吗……”
  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生气地转过头去:“你!”
  几个少年少女却并没有笑出来,他们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因为大家的实力差不多都是这个等级。
  至于戴雅——
  两年前,她十三岁晋级剑士,别说玛瑞城,就算整个新月帝国,有这等成就的人也几乎屈指可数。
  “不一样吧,戴雅是继承人,是未来的家主,再说她修炼的剑气秘典和我们都不同,我听爸爸说那个要高级许多,那么她比我们优秀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周围的人顿时纷纷附和。
  “是啊,她是肯定能进祈愿塔的,不过……”
  “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毕竟我听说叶辰已经进阶剑师了,啧啧。”
  “十八岁的剑师!”
  听者不可置信地大喊出声,他还有意无意地朝着戴雅的方向瞥了一眼。
  “他也是六岁开始修炼,结果十年过去还是一星剑者,如今短短两年竟然就突破了三阶……”
  “啧,当年嫌弃人家资质低下、还看不起叶辰是平民出身,在祖父去世后就急匆匆跑去解除他老人家亲自订下的婚约,现在好了,我们全家的名声都被毁了!她将来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将来?”有人冷笑起来,“你们不知道最近叶辰和凌家小小姐出双入对,那位公爵小姐放出话来,说某人背信弃义、品格低劣,不配为战士,还说可惜某人阶位太低,她不好意思出手,否则一定要发起荣誉决斗——”
  人们纷纷倒吸冷气,“是那个帝国四大剑师家族的凌家?凌家公爵的小女儿?才十七岁就已经成为大剑师的绝世天才?听说她的大哥凌旭如今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是天剑师——”
  “是啊,要我说他们才是真正的天才,而且还是大贵族出身,相比之下……”
  “啧,某些人就什么都不是了,恐怕也只有一张脸能看。”
  这些人一边说话一边用余光瞥着她,好像特别期待她露出什么痛苦悔恨的表情。
  戴雅:“……”
  这些人说着一种奇怪的语言,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不过,她穿越之后继承了前身的记忆,因此完全能听懂他们说的话,而且这些话语在她的脑海中流畅地转换成中文。
  这种突如其来的穿越让她懵了几分钟。
  议论声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传来。
  这些人并没有大吵大嚷,因此听着有些断断续续,然而在她集中j.īng_神的时候,那些破碎的只言片语就会变得清晰起来。
  戴雅一边听着他们讲话,一边整理着前身的记忆。
  然后,她陷入了无尽的绝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