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高速路上的大车 作者:京城一枝梅(12)

更新时间:2020-03-12 标签: 推理悬疑
  梁佳音看着林悦,“我真的可以重头开始吗?”
  “你可以的,相信我。”林悦趁着梁佳音思考的时间,一把把人拽了过来,“跟我去趟警局做下笔录吧,做完笔录你就可以见到你的父母了,我们警局同事已经派人去车站接他们了。”
  “走吧,你也去一趟。”张敬看着冯永宏。
  “警官,我去干啥?”冯永宏看着张敬,“我已经把问题都j_iao代清楚了。”
  “你不去还不赶紧回家?”张敬白了冯永宏一眼,“难不成想做警车给你送回去吗?”
  “我马上走,马上走。”冯永宏赶紧走在了他们前面,他相信警方会给出一个公正的结果的。
  另外一边,林枫和张美丽,开始调查李例这个人。学校老师认为,李例很内向,但是学习成绩很好。初中同学倒是有人反应他初中的时候经受过校园暴力,还多次被不同的人勒索要钱,林枫拿出谢行的照片问,是不是这个人。学生点了点头。而高中的室友提到,李例经常半夜跑到厕所去苦读,学习很刻苦。
  “周r.ì那天,李例也去厕所了吗?”
  “这个不清楚,他那天,好像是回家了。说是家里有点事情,这次很奇怪,作业都没拿,第二天出现在教室的时候,人看来起来特别疲惫。”
  林枫和张美丽又去询问李例的父母,他们以为孩子一直在学校,不知道孩子回来过。
  林枫和张美丽回到了警察局,而此时梁佳音被张敬带回了警局,两拨人刚好碰见了跑到了警局门口鬼鬼祟祟的谢行,张敬故意说出,梁佳音是当时凶杀案的目击者,给林枫使了一个眼色。
  梁佳音进去之后,谢行跑去找在网吧打游戏的李例。
  “哥,你怎么来了?”李例蹭的站起来,从桌子上的烟盒里拿了一根烟双手递到了谢行的面前,谢行烦躁地拿走那根烟放到了嘴里,而李例也适时地点燃了打火机。
  谢行一屁股坐在了谢行原来的位置上,缓缓吐了一口烟,“情况不妙,当时办事的时候居然有目击者,都怪冯永宏那个老东西,把梁佳音放走了。我们做的事情马上就要被警察知道了,这可怎么办?我不想再进少管所了。”
  李例听到了这里,瘦弱的身体不自觉地抖了一下,想到那晚的事情,捅的那把刀还在他手上,这到底是个烫手的山芋,但是心里又想到谢行曾经对他做的事情就咬牙切齿,心生一计,“哥,要不这样,我们把冯永宏弄死,把他儿子叫回来,就说他爹快不行了,栽赃给他儿子,你看怎么样?这样他儿子就被警察认为是残暴的人,我们再告知警察张雷雷那r.ì的行踪,这样铁板钉钉。就算弄不死冯永宏,我们也能让警察成功会怀疑上张雷雷的,我把藏在学校的那把刀再埋在他们家院子里,这样就万无一失了。而且你也说过了梁佳音与冯永宏有过节,就算冯永宏那r.ì放走了梁佳音,但是梁佳音也不会放过弄死冯永宏的机会的,警察也会想到这一点的。如果这件事情变成冯永宏父子或者张雷雷或者冯永宏单独作案,我们就保全自身了。”
  谢行听到这个主意觉得不错,“但是捅人还得你来捅,我负责摁住冯永宏。”
  李例心里暗骂了一句,“王八蛋,你个狗娘养的。”但是脸上笑呵呵地点头,“行”心里盘算着让谢行和张雷雷顶缸。
  李例回了一趟学校把刀取了出来,但是没有注意到床下的血迹还在,他去洗了洗那把刀,放进了书包,出了校门。两个人下午跑回了南堡村口,但是没有马上进村,就一直在村外边猫着,等到天完全黑了跑到冯永宏家里躲了起来,他们知道冯永宏肯定又得打牌打到半夜才回来,但是他们失算的是冯永宏出去找工作去了,在外边的一个啤酒厂搬运啤酒瓶,一个月工资2500元,他很开心。
  李例已经偷偷把冯永宏的电话线拔了,外边的电话打不进来。在回来之前,他找了个人给张雷雷塞了一张纸条,冯永宏出事了。
  平时冯永宏人品太差,村里的人都不愿意去他家串门,所以基本上白天晚上都不会有人来串门的,除非是来要债的。
  他一打开家里的大门就感觉有点异常,大门都顾不上关,就进了客厅,而李例和谢行一个藏在门后边,一个藏在衣柜里。冯永宏直接说了一句,“出来吧。”
  冯永宏看见来的人有点惊讶,以为是来要债的,他本想好好地谈谈,“你们怎么来了?还鬼鬼祟祟的,我们家家徒四壁的,全村都知道,你们来是要做什么?”
  李例准备动手的时候,谢行突然眼神示意暂停。“冯叔,有件事儿你恐怕不知道吧。来,快坐下。”拉着冯永宏坐在了藤椅上,开始给冯永宏揉肩,
  “什么事儿?”
  “您儿子没和你说啊,那天晚上抢劫杀司机的就是你儿子张雷雷,你是不是以为他那天回学校了?”谢行手里拿着提前准备好的电话线,准备勒住冯永宏的脖子,但是冯永宏突然站了起来,谢行没来的及Cào作。
  “你说什么?不可能?”冯永宏难以置信。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您儿子什么样子,你这个做父亲的可能根本不了解吧,毕竟你们这么多年没有在一起生活了。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他在学校被班里同学联合小混混堵在了学校的厕所群殴,打的鼻青眼肿的,回到家他妈妈让你去学校给儿子讨回公道,你带着儿子走到了学校门口,听说打人的人家里有钱,能盖过去,你立刻转脸就走,把你儿子一个人扔在了学校门口。你还记得吗?他从心里看不起你,你难道不明白吗?”谢行和张雷雷认识很多年,张雷雷曾经提及过往事,他当时没认真听,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毕竟杀人要诛心,要不冯永宏清醒着他们两个人怕是弄不死冯永宏。
  冯永宏踉跄地站了起来,“我要给我儿子打电话问问,我儿子不可能杀人的。”一只手拿起了电话的听筒,但是没有放到耳朵上,开始拨号,但是慌乱到没有注意电话根本就没有亮灯。此时谢行格外地紧张,立刻说,“冯叔,您不用给张雷雷打电话了,凶器就埋在你们家的院子里,你不信随我来一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