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高速路上的大车 作者:京城一枝梅

更新时间:2020-03-12 标签: 推理悬疑
高速公路上的杀人案件,被害司机的钱包不翼而飞,永城市刑警大队队长张敬搭档助手林悦,抽丝剥茧,探寻案件背后的真相。南堡村背后的秘密,即将被撕开,那个叫做梁佳音的女人为何出现在这里却又逃走?冯永宏,曾经也是一个努力上进的人,为何会的妻离子散,好吃懒做?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敬,林悦 ┃ 配角:梁佳音,冯永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要相信正义会到来。
 
  ☆、第一章
 
  南堡村的老汉冯永宏打完牌打到半夜,喝的醉醺醺的,从村头的谢尔家出来往外边走,吹着口哨,手里拎着啤酒瓶子,走路歪歪扭扭,来到了临近高速公路路肩的菜地里,解开裤腰带开始放水,放到一半,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声,他吓的尿意全无,人顿时清醒,提起裤子,蹲在了C_ào丛后边。
  那不是3年前村里拐来的女人吗?她怎么在这?他看了看身子后边的高速公路,暗自思索,这是又要逃跑?这次要不要拦着她?上次她逃跑失败还是两年前的事情,是被他揭发给村长的,为了换500块钱酒钱,他那次打牌输的儿子上大学的生活费都没有了,那年儿子争气考上了一个省的重点大学。
  那女人越走越近,脚步声很乱,呼吸声很气促,跟冯永宏的心跳声差不多一样急促,他不敢喘气。正在思索的时候,他听见高速公路的路上传来一声大的扎胎的声音,吓的他抖了抖,而他躲的那片C_ào垛也打了个寒颤。
  梁佳音顾不得这一切的响动,一路上战战兢兢趁着她男人睡着了才敢跑了出来,上次因为逃跑腿被打骨折,养了3个月才好,她足足两年没敢贸然逃出去,潜心观察,密谋两年,她的每一天就是在炼狱中,还好胜利就在眼前,刚才被野狗吓的半死,为了不让狗叫唤,她一个板砖就上去了,狗被砸中了脑门,死了。她看到狗脑门上的血,突然心潮澎湃,那是自由的味道。
  冯永宏喝的有点多,站不稳,更别说追上梁佳音了。他眼睁睁看着这女人消失在视线里,他看不清这女人是上了高速公路还是往别的村子跑了。他明天得去给村长告状去,说着转身想回家,走了几步路发现不对,村长肯定会质问为什么当时不举报?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还欠村长2000块钱,万一村长知道了,让他马上还钱可怎么好?
  扔掉了酒瓶子,他同时听见高速公路上有个男人叫救命的声音,他想一走了之,可是又害怕真的出事,不如偷偷地瞧瞧也好,万一有什么便宜可以占呢?他可是听说之前有个新闻,拉西瓜的火车翻了,村民都跑去捡免费的西瓜吃。
  他这次变得小心翼翼,好像做贼心虚的倒是他似的,他爬上高速路上的路肩,清醒极了,倒是没看到大车翻车的景象,他此时有点失望,不过,没有看到大车的司机,想到刚才的救命的声音,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找找人,万一找到了,司机感激他给他钱呢?想到这里,冯永宏开心极了,马上打起j.īng_神找人,转了一圈,看到躺在车尾的司机,他还是着实吓了一跳。
  “喂,你没事儿吧。”冯永宏看到满头都是血的司机,心里犯嘀咕,这还能活吗?食指探了下鼻息,发现断气了,他吓的一屁股栽在了地上。“死了?算了,还是不要招惹这个麻烦了。赶紧走吧。”冯永宏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想赶紧跑离这个犯罪现场,往车头方向走,经过敞开的车门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地上的黑色皮钱包在看着他。
  他还是蹲下身子,拿起钱包,看到里面有5块钱,他赶紧掏了出来,揣到了他的裤子兜里,看了眼驾驶证上的名字,把钱包扔进了高速路旁的臭水沟里。
  他的身子背对着司机,没有看到司机,在他拿起钱包的时候,伸出了胳膊,嘴里冒着血,叫着喊不出喉咙的救命。
  冯永宏拿走了钱包里的钱,还跑到驾驶座去检查有没有把钱放在其他地方,看到实在找不到钱了,他更加失望了。本来想着有个1000块钱,他就把他挪到别处,不至于在高速路上冰冷的柏油马路上躺着。既然他也没什么可拿的,他也懒的费这个事儿了。关上了车门,又跳下了路肩,唱着小曲儿,走回了村里。他有点困了,想睡个觉。
  过了一会儿,天蒙蒙亮,梁佳音的脑袋从货车尾部冒了出来,她看到了一切,眼泪顺着眼眶流到了鼻尖。但是,她自顾不暇。要不是当年只身跑出来体验生活,她一个作家也不会落得今r.ì这步田地。
  如果警察来了,她要如何解释这一切呢?逃出去是最要紧的,其它的也管不得这么多了。她赶紧躲进了苹果箱的最里面,拉上了货车上面包裹着的深蓝色防雨布。
  第一天。
  永城市刑警队。
  “张队,接到南堡村村长的报警电话,G307从南都市到东港市往东走的高速公路上,距离永城服务站东13公里的位置,发生了一起货车司机被杀的案件。需要出警。”接线员挂断了接警电话,报告给刑警队队长张敬。
  “一组留两个人值班,剩下的人跟我出警。”他放下手中的文件,拿起车钥匙往外边跑。
  此时发生命案的地方,被3辆警车10多人围了水泄不通,外边也拉上了警戒线,阵势很大。
  “看轮胎上面有不倒钉,看起来是蓄意而为,路面有急刹车和多人的脚印,需要回去做痕迹鉴定。方向盘上有发现了两组指纹,货车是装苹果的箱子看起来没什么可疑的,尸体已经被法医科同事采集样本,需要带回去做详细的比对。司机的手机和钱包不见了,不确定司机是不是本地人,凶手很有可能是为财而来。”助手林悦对着张敬说。
  “附近没有监控,只能先对附近的可疑人员进行盘查了。你先去问问那个报案的人,我去这个地里边看一看。嫌疑人只能从这两边过来,跑不了,只是不知道是本地的村民还是外地的。一会儿你再和我到村里问问有没有目击者。”张敬看着报案的村长。
  “你是报案的人?”林悦问。
  “是的,领导。”村长冯大富马上站直了身子报告情况。
  “别瞎叫,我姓林,叫我林警官就行了。”林悦看着花里胡哨的村长,觉得有点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