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特级文物她办案超凶 作者:玲珑格子【完结+番外】(下)

更新时间:2020-02-25 标签: 欢喜冤家 娱乐圈 悬疑推理
第49章 致命的魔术
  清晨八点, 李氏摩天大楼门口拉起了两条醒目的白色警幅,警局警车倾巢出动,分别排列在道路两旁, 大楼旁边围满了等待拍照求真的记者, 没过多长时间, 警方带着李朝从大楼中走出来, 闪光灯亮了一片,录音笔追着李朝——
  “李先生, 《凤途》案件与你有直接关系吗?请你回答!”
  “你杀害纪安、云沈沈还有林霁的原因是什么?你跟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还导致你决心杀掉他们?”
  明明是白天,摄影机的灯光依旧相当刺眼,荀湛和秦yá-ng两个人分别站在李朝两侧忙于疏散着身边密集的人群。
  李朝面色平静,对待记者们的询问片言不吐。
  走了数米远, 李朝忽然站定不动,他的眼睛看向前方的前方的镜头, 神色极其坚定。
  周围的记者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原本喧闹不堪的场面忽然得到控制,人们都在等待着李朝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一片寂静之中,只听到李朝清冷坚定的声音响起:“我不后悔。”
  他的眼睛又些红, 透过镜头仿佛望向了更深的远方, 似乎那里有他最重要的东西。
  云景和傅戈透过电视屏幕看着李朝的表现,听他说完那句话之后,傅戈幽幽说:“这个案件与凌曼脱不了关系。”
  云景看向傅戈,轻嗯了一声表示认同, “走, 我们两个再去一趟李宅。”
  云景开着自己的白色suv同傅戈一起到达李宅之后,前来开门的是一个将近五十岁的中年女人, 看样子应该是李家的用人。
  老妇人把着门柄,只露出一个脑袋,看着来人,脸上全是警戒,沙哑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你们找谁啊?有事情吗?”
  云景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遍老妇人,认真回忆了一遍上次来李宅的场景,很快便清楚这个老妇人并没有见过他和傅戈,于是笑着,极有礼貌道:“老人家您好,我们是凌曼的朋友,听说她的家中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特意过来探望一下她。”
  老妇人一双浑浊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云景和傅戈两、三遍,脸上的表情非常怪异,过了好久,她终于开口,道:“你们不知道吗?少爷被抓的时候,少夫人就已经离开这里了。”
  “离开了?”云景一时没有控制住,惊讶的反问了一句。
  老妇人从大门里走出来,因为年纪大了,腰背已经有些挺不直,她站在云景和傅戈面前道:“你们两个不是少夫人的朋友吧?你们是警察?”
  云景和傅戈对视一眼,重新看向老妇人,坦言道:“您说的对,我们确实不是她的朋友,从某种意义上我们算是替警察办事的人。”
  老妇人听此,忽然蹒跚着转过身去,打开了大门,她转过头对两人说一句:“进来坐吧。”
  云景看了傅戈一眼,傅戈点点头,示意他此处并无异常,云景收到傅戈传达的讯息之后,牵起她的手,拽着她一同走进了李宅之中。
  云景的手指修长骨感,掌心传来温热的温度令人感到踏实,傅戈没有抬头看云景,只是紧了紧与他相握的力度。
  脚步似乎顿了一下,云景的嘴角轻轻勾起,展现出完美的弧度,心中也跟着镀了一层甜甜的蜜。
  现在的李宅不再有以前的y-in森之感,取而代之的是真正的静谧,当初的众多佣人早已不见,还有上一次给他们开门的那个老伯,也已经没了踪迹。
  老妇人自顾自的往前走,领着傅戈和云景进了大厅,两人挨着坐在客厅的沙发之上。
  客厅的装潢极度复古,之中摆着不少文物古玩,看样子不像是李朝的风格。
  老妇人为两人端上了两杯清茶,杯中蒸汽徐徐升空,不多时茶香熏满整个房间。
  老妇人扶着双腿,慢悠悠的坐在傅戈与云景对面,她抬眼看了看两人,露出慈爱的笑容,道:“我是李朝少爷的n_ai娘,从小就照顾他,后来他结了婚,为了不打扰他们两个小夫妻的生活,我一直是跟在老爷身边。”
  傅戈冷静看着老妇人的眼睛,发现她虽苍老,但是眸子依旧澄澈干净,倘若拭去岁月的痕迹,想必也是很多男人心中的白月光。
  “李朝刚刚被抓起来,凌曼就离开了吗?据我们观察,他们两个关系还是不错的,您知道她去哪里了吗?”云景眯了眯眼睛,发出询问。
  老妇人很平静,嘴角之上依旧挂着笑,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李朝被抓起来的事情,这让云景非常怀疑她是李朝n_ai娘的可能x_ing。
  老妇人往自己喝过的茶杯中蓄了一点水,目光在云景和傅戈的脸上扫视了一圈之后,不急不缓的说:“我们少n_ain_ai已经回法国去了,少爷与少n_ain_ai的关系与你们看到的,还是有点差别的。”
  老妇人说的非常平静,云景看了看傅戈,傅戈表情如常。
  从刚刚的观察中,老妇人并没有说谎,只不过令傅戈颇为吃惊的是她异常平静且强大的内心,明明真的是将李朝视为亲生儿子看待的,可是面对李朝的入狱,她却如此的镇定自若,难道事情有其他内幕?
  傅戈看向老妇人的双眼,冷然问:“对于李朝入狱这件事您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您不担心他吗?”
  老妇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竟笑了起来,她道:“我为什么要担心呢?所有的事情根本不可能与少爷有关,所以我为什么要因为一些虚无的事情担心呢?”
  傅戈眸色漆黑,望向老妇人眼底深处,她没有说谎,她是真的相信《凤途》连环杀人案与李朝没有一点关系。
  傅戈收回目光,继续道:“那说一说李朝与凌曼的关系吧,您为什么说他们之间的关系与我们看到的不同?”
  提及到这一点时,老妇人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冷漠与厌恶,她轻哼一声,道:“少爷是真的喜欢她,可是她一点也不喜欢少爷,甚至可以用冷淡来形容,要不然她怎么可能在少爷刚刚被抓就离开李宅呢?简直是一点夫妻情谊都不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