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一嫁南希爱终生/亲亲老公请住手 作者:纳兰静语(六)

更新时间:2020-01-17 标签:
    ***************************************************************************************************
 
    莘瑶一个人回小卧室里躺了一会儿,见客厅的灯还在亮着,便忍不住起身探头朝客厅里看,只见顾南希正坐在沙发前,茶几上放着一台电脑,他似乎正在看什么资料。
 
    “南希,你昨晚就没睡好,还不睡吗?”
 
    他回头看她,笑了笑:“马上睡,你去乖乖躺下,刚吃过药,趁着药力还在早点睡,这样感冒兴许也就好了。”
 
    “哦……”莫名的,季莘瑶有点小小的失望,又看了他一眼,才转身回到床上去躺着。再又过了一会儿,见客厅的灯还在亮着,莘瑶再又坐起身,抓了抓头发,起身下床,走出去,走到沙发边,坐下来:“老公~”
 
    顾南希挑眉,侧首看了她一眼:“怎么?”
 
    “睡觉吧,太晚了。”她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子,眼里带笑。
 
    显然是看懂了她的意图,顾南希眼里带笑,却是一副淡定的模样:“这是中央那边的朋友发来的一份很重要的邮件,我等会儿看完就去睡,你听话,不用等我。”
 
    季莘瑶抬起手抓了抓脸:“还要多久啊?”
 
    顾南希先是一脸淡定的看着她,看了一会儿,才终于藏不住眼中的笑意,低首在她唇上吻了吻,吻的极缠绵,之后贴在她唇边哑声道:“半个小时,你今天发烧了,我睡的多早也不能碰你,让我多忙一会儿,好歹少受些罪。”
 
    季莘瑶嘴角一抽,虽然心里很想反扑,但嘴上却是小声嘀咕:“也不知道是谁当年说过,那啥那啥会出汗,有助于退烧。”
 
    顾南希顿时就笑了,抬手就抚上她的额头,见虽然烧退下去了一些,但还是有些烫,便道:“我也有估算错误的时候,还记得那次你就是在发烧的时候,结果当天晚上你的热度反而加重,再想你也要先顾虑到你身体,听话,别任x_ing,你自己先去睡。”
 
    任x_ing个头,她分明是怕自己老公禁欲太久憋坏了好吧?
 
    季莘瑶瞪他一眼,只好起身回了小卧室。
 
    半个小时后,顾南希进了卧室,床头昏黄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他走过来,坐到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一盒感冒药,知道是她刚刚在睡前吃过的,仔细看了一眼药效,才将药盒放下。
 
    直到他躺下,翻过身正要将似乎睡着了的她抱进怀里,结果季莘瑶忽然睁开眼睛,双眼亮亮的看着他。
 
    顾南希一怔,低头看看她:“怎么还没睡?”
 
    季莘瑶却是神神秘秘的一笑,手在被子里自己捅咕了半天,然后将夹在咯吱窝里的温度计拿了出来,在他眼前一晃:“我好像是不烧了,已经降到三十六度八了!”
 
 第274章 幸福番外12
 
    季莘瑶却是神神秘秘的一笑,手在被子里自己捅咕了半天,然后将夹在咯吱窝里的温度计拿了出来,在他眼前一晃:“我好像是不烧了,已经降到三十六度八了!”
 
    顾南希低头,看着她瞪的亮晶晶的双眼,哭笑不得的接过温度计,看了一眼上边的数字,再又皱皱眉:“量了多久?”
 
    “有十几分钟了吧……”季莘瑶心虚的抢回温度计。舒琊残璩
 
    “再量一会儿。”顾南希严肃的看着她,将她的胳膊抬起来,把她手里的温度计拿过来,让她夹住。
 
    季莘瑶扭了一下,别别扭扭的说:“说不烧了就是不烧了,就是一场小感冒而己,又不是多严重,就是白天身上s-hi,吹了点风,又不是真的冻到了凉到了,看你紧张的,我又不是小孩子……楫”
 
    她径自乖乖夹着温度计,不满的嘀嘀咕咕着,顾南希斜了她一眼,笑着伸出手臂揽过她的肩,抱着她靠在床头:“你每一次感冒发烧度数都不低,当年有位医生说过,你现在才二十几岁,也许只当做是一场小病,但如果不找机会将这个病根治好,任其继续发展下去的话,等年纪渐渐大了,身体素质会越来越差,我不得不重视。”
 
    季莘瑶还是一脸的不满,她之前吃过药后,现在头不疼了,没有什么难受的地方,只是怕会有点病毒传染孩子而己,所以才跑来小卧室住,难得何婕珍好巧不巧的赶在今天过来住,能帮他们看着孩子,他们这对被孩子缠的没了自由的苦命鸳鸯才终于有点自由,结果他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
 
    搞的好像是她很那什么那什么似的…谘…
 
    见季莘瑶瞪着双眼直勾勾的瞅着墙壁,顾南希失笑,任她夹着温度计,依旧半搂着她,另一只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书,看了看封面,再又单手翻开看了两眼。
 
    过了一会儿,季莘瑶才又将温度计拿了出来,举在眼前自己偷偷先看了一眼,接着目光一亮,顾南希亦是低头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温度计,接过去看。
 
    “我都说了不发烧了吧。”季莘瑶小声嘀咕了一句,想想自己当年有一次在美国的那家酒店,趁机勾`引过他一次,那天他就特别不给面子,明明看透了她的心思却非要看着她尴尬出丑才罢休,想一想,她便一甩手,要从他怀里挣脱开去,打算蒙住被子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