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我靠灵异直播红了 作者: 秋筠

更新时间:2022-01-13 标签: 甜文 爽文 灵异神怪 直播
简介:
  预收灵异文《我靠算卦横扫豪门》欢迎大家收藏~
  本文文案:洛琛本以为山这种东西,谁住着就是谁的,哪想到人类规矩这么多,山窝窝竟然还要买?价格还特别高?为了不至于无家可归,他一拍桌子:买特么的!就不信赚钱比修炼还难!
  于是,探险区首个灵异主播诞生了,并且以非常诡异的速度蹿红,打赏收到手软!
  各种奇闻异事轮番在直播间上演,被渣男害死的小姐姐、会说话的大黄狗、家里奇怪的声响、恐怖的废弃学校……
  洛琛:本直播间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都是假哒!瞧一瞧看一看啦,今天表演活捉九尾狐,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啦!
  粉丝:我信你个邪啦!九条尾巴都在动,你当我们瞎啊!
  文案二:
  盛风澜:从今往后,我只把你当自家晚辈照看。
  洛琛:……那你抱着我是?
  盛风澜:听说未成年小妖怪皮毛没长好,需要好好保暖。
  洛琛:……你怎么又脱衣服?
  盛风澜:听说肌肤相贴可以让妖感觉愉悦。
  直到最后,嗷呜一口吞下。
  一个简简单单的靠直播发家致富的故事。
  天不怕地不怕骄矜受X宠妻狂魔腹黑大妖怪攻
  全文完结啦,欢迎阅读
 
 
第1章 靠不了才华就靠脸!
  城外偏僻的水泥路上,传来粗鄙的打骂声。
  “艹你个老不死的!你给我放手!放开!”
  “你不能拿走,这是你爹的救命钱啊!你这个不孝子啊!”
  “我去你的!”染着黄毛的男人一脚把老太太踹开,“等他死了,他的钱不都是我的,我提前拿了怎么了?”
  老太太捂着被踹的腹部拱成虾状,痛苦的喘息,一时没办法出声。
  黄毛啐了一口,捡起地上一个老式钱包,打开看了看里面的一叠钱,露出一个贪婪的笑。
  他看都没看地上痛苦呻(火锅)吟的老母亲,转身要走,忽然被绊了个趔趄。
  “艹!谁敢暗算老子?”黄毛怒冲冲回头,却登时愣住。
  旁边杨树下坐了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年眉目如画,身上穿一件古里古怪的白色长袍,腰间挂了一个鲜红的锦囊。锦囊上用金色丝线绣了只异兽,yá-ng光下金光流转,异兽仿佛活了一般。
  黄毛愣了一会,从少年惊人的容貌里回过神,怒气开始上涌,“你小子敢伸腿绊我?看我不打断你两条狗腿!”
  少年站起来伸个懒腰,一脸被吵醒的不满,“我劝你去给你母亲磕三个响头,否则你活不过三天。”
  黄毛怒气更盛,“你踏马敢咒老子!我……”
  “刘大明,二十六岁,桥头镇人。十三岁就出来跟人混社会,十四岁砍伤了人被关进拘留所,因为未成年被放出来;十六岁和人一起轮(辣条)j-ian了一个买酒女,差两天十八岁的时候又诱(火锅)j-ian了一个未成年小女孩;二十岁时因为心中不满,毒死了一起混的兄弟,并且拿对方的遗物去换钱……”
  随着少年的话,黄毛背后慢慢渗出冷汗……少年说的全对!甚至有些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声音发颤,“你……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知道?”
  少年靠在树干上,一手把玩着腰间的锦囊,漫声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今天我心情好送你一句话:“三天后,你会被人砍死,身首异处,横尸街头。”
  一阵冷风吹过,周围温度立刻下降不少,平白给最后一句话染上几分y-in冷。
  黄毛只觉得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上,“不、不可能……我……”
  他想起什么,急切的跑到少年跟前,“你能救我是不是?我……大师,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我给钱!你要多少钱我都给!”
  少年厌恶地一抬手,黄毛就像是被定住一般,立马住了嘴,就连一直妄图往前走的双腿都不能动了,他睁大的眸子里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恐惧。
  少年走到老太太跟前,表情依然恹恹的,语气倒是很好,“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老太太艰难站起身,拿回自己的钱包,连声道:“不用了,年轻人,谢谢你。”她看都没看自己儿子一眼,只是小声道:“你快走吧,这孽障不学好,手底下有一帮兄弟,要是伤了你……”
  少年无所谓的点点头,目送老人家离去,又看了眼还在定身中的黄毛。
  黄毛被这一眼吓得直接尿了裤子。
  少年厌恶皱眉,轻轻一弹,“滚回去等死吧!”
  黄毛只觉被一股大力掀了好几个跟头,浑身哆嗦爬起来,吓得涕泪横流,嘴里直嚷着:“妖、妖怪……妖怪!妖怪!”然后就连滚带爬的跑走了。
  少年也懒得再看,他本来是迷路了,所以才在树下打个盹。现在也不想再等了,干脆随意选了个方向,悠悠闲闲走了。
  离这里不远的一座山里,一行十几人正簇拥着中间的男人往山下走。
  走在中间的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左右,身着没有半分褶皱的深色西装,容貌硬挺俊朗,金丝边眼镜遮住了过分冷漠的双眸,但依然显得气势冷冽。
  旁边一位相貌普通的男人陪笑道:“承包区区一座山,还要劳烦盛总亲自走一趟,实在是过意不去……下山之后,我略备薄酒,还请盛总一定赏光……”
  被称为盛总的男人微微皱眉,没有开口,他身后一个长着一双眯眯眼的年轻男人就笑道:“真是不巧,盛总今晚还有其他安排,还请王总勿怪……咱们来r.ì方长嘛!”
  “那是那是!”王总点头哈腰道:“盛总r.ì理万机,应该的、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