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樱桃大佬他又甜又软 作者:言笙笙

更新时间:2022-01-13 标签: 甜文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文案:
  陶苒是棵妖j.īng_,没错,不是一只妖j.īng_,他论棵的。
  伪装人类时,陶影帝爱岗敬业,热心公益,唯一能被黑粉攻击的点就是:
  他每年六到七月都要去度假,出道以来雷打不动,据说影帝其实早就隐婚生子,这是去陪孩子过暑假。
  影帝:谢邀!孩子已脱销!自花授粉不想要对象!只想找块土,好好补一补!
  作为一棵活了两千年的樱桃树,陶苒r.ì子过得顺风顺水,除了每年摘果都如同身体被掏空,要变回原型扎进土里好好修养。
  这次的假期有些不同。
  他发现一块格外肥沃的土地!
  陶苒擦了擦口水,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一头扎进土里,然后他看到了……
  两根龙角!
  陶苒:妈妈!我大受震撼!
  后来,有狗仔在影帝的后院看到个神秘男人。
  这男人拍着一棵水灵灵的小樱桃树,冷声道:“太热的话就抱我,我是冷血动物。”
  树叶哗啦啦的响,打咩打咩,还是热!变成小树最消暑!
  男人指尖摩挲树干,又问:“还是你想让我也变回原身,盘你身上?”
  陶苒:……
  第二天娱乐头条:
  震惊!影帝陶苒神秘男友正面照曝光,疑似智力障碍人士!竟在庭院里对树说话!!
  被智障的迟九渊冷笑一声,扛起某影帝踢开卧室的门。
  封印千年出土就破产的穷鬼黑龙攻×怂萌但能打的土豪樱桃树受
  【食用指南】
  1.架空世界,历史背景、娱乐圈背景都有私设。
  2.不长的小甜饼子,攻受双洁。
  立意:昨r.ì不可留,努力向前看,在成长中学会爱和宽容。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欢喜冤家,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苒,迟九渊|配角:|其它:预收文《协议j.īng_分[穿书]》求收藏,文案在后面,么么~
  一句话简介:影帝是棵树,他男友是条龙
 
 
第1章 我想把这玩意儿染成绿的!
  “这才晚上七点半,为什么拉着窗帘啊?说不定有情况啊……”
  瘦小的男人带着鸭舌帽,蹲在绿化带里,手里捧着望远镜,盯着A6栋别墅小声嘀咕。
  绿化带里蚊子很多,这么一会儿他就做了个免费的丰唇,但这些只会嗡嗡叫的大夫显然都是庸医,也不管对不对称,一针下去,嘴都给他叮歪了。
  能在京市三环内有这么栋别墅,小区里的业主自然都不寻常,他在绿化带里蹲了半个小时,已经驶过去了三台豪车,其中有一款还是全球限量的跑车。
  安保也不含糊,训练有素的保安队巡逻了两次。
  幸好他为了拿到第一手新闻,仔细做了一番研究,这才能避开监控和保安,从别墅区东面的健身会所摸了进来。
  狗仔露出得意的笑,又抬起望远镜盯住了那扇窗。
  这是陶苒的住处,这位娱乐圈里最年轻的影帝前几天刚在金梧桐电影节上又拿了个最佳男配角的奖项,并且和获奖电影里饰演女主的演员时白薇传出了那么点暧昧绯闻。
  今天是陶苒的生r.ì,他收到那么一点小道消息,说时白薇会来给陶苒庆生,这进门的照片一拍,不就坐实了两人的恋爱关系了吗?
  想到这条新闻能有的热度,男人激动的手都有些抖了。
  望远镜晃动的视线里,遮的不太严实的窗帘仍是静静的垂着,别说时白薇了,蹲了一个多小时,腿都麻了,他连个长头发的鬼影都没看见。
  他正有些丧气,视线里突兀的爆发出一阵强烈的蓝光,光华流转着穿透窗帘缝隙,在刚刚亮起的路灯映照下仍是十分引人注目。
  狗仔:来了!!!
  他赶紧打起j.īng_神,举起相机蓄势待发,可他等了足足有二十分钟,屋里除了各色光芒乱闪,宛如大型酒吧终于到点开张,除此之外,他还是什么也没看到。
  狗仔:???
  这怎么回事儿?影帝一个人在家蹦迪跳广场舞吗?
  这是个什么爱好?!
  ……
  陶苒穿着件白色法兰绒的居家服,坐在卧室的地毯上,表情和衣服上那只满头问号的北极熊一样困惑。
  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张黄纸,其上画着扭曲神秘的纹路,陶苒看了一会儿,酒红色的眼睛半眯着,忍不住又抓了抓细软蜷曲的头发。
  身前的泡沫箱子刚装满,用胶带封好了,盖子上用马克笔写了四个小字:冥君颂椤。
  “这箱是给颂椤的,他去年给的传送符到底是不是这张来着?”陶苒托着下巴自言自语,翻来覆去的看手里那张符,最后仍是不能确认,干脆自暴自弃的拍了上去。
  “不管了,寄错了自己找去吧,谁让他白嫖还不做好标记。”
  蓝紫色光晕骤然亮起,只开了夜灯的卧室里溢满流光,陶苒侧身去拿下只箱子,放的有点远,他像只没睡醒的猫,就是不想动,懒洋洋抻着腰的蹭过去,伸长手臂去勾。
  地毯上的箱子在蓝光里消失,陶苒拎着下只箱子,看了眼箱子侧面的名字。
  凶兽穷奇。
  给玄绮的,那就不用传送符篆了,玄绮就在隔壁市,发顺风方便。
  陶苒打了个哈欠,眼底一片s-hi润,从床底下拖出一只果篮,里面装着数十个婴儿拳头大小的果子,用s-hi纸巾擦干净后,挨挨挤挤的码进了泡沫箱子里。
  圆润的果子呈现暗红色,在朦胧暖光下泛着水润的色泽,装箱子的青年眼神慈爱的像个将要送孩子出远门的老父亲,挨个摸了摸,最后在箱子里夹了张“寒霜咒”,扣上了盖子。
  做完这一切,陶苒又爬回了床上。
  身为一棵樱桃树,每年摘果都感觉身体被掏空,陶苒摊平,打开手机搜索哪里还有深山老林,他要找一块不被打扰的净土,好好休养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