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虫族之幸运星 作者: 整天闹哄哄

更新时间:2022-01-13 标签: 强强 异能 西方罗曼
简介:
  安德烈:“这么弱的雄虫我一根手指就可以让他哭很久。”
  赫尔曼:“lū 猫,lū 猫,lū 猫。”
  后来。
  安德烈:“雄主不爱我,只是喜欢玩我。”
  赫尔曼:“真香。”
  内容标签: 强强 西方罗曼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赫尔曼,安德烈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真香
  立意:lū 猫lū 猫lū 猫
 
 
第1章 
  恭喜赫尔曼·翠西雄子娶安德烈为雌侍,祝你们新婚愉快,早r.ì生下雄子。
  --婚姻管理局
  附件:安德烈的个虫信息、家族关系与财务状况
  赫尔曼看着终端上的信息,第一个念头是这是恶作剧,兴致勃勃地追查地址后觉得可能是婚姻管理局的系统出错。
  “这应该不是出错,”谢德里瞟一眼赫尔曼的惨不忍睹的c-h-ā花作业,再看看自己可以直接拿去参赛的作品,“在生理上的未成年雄虫的婚姻关系上犯错处罚可是很严重的。”他从来不知道花可以这样张牙舞爪,从某种意义上说,园艺教授说的没错,作品折s_h_è内心。
  赫尔曼并没有意识严重x_ing,还在百无聊赖地继续堆花:“我都不知道他是谁。”从窗口投s_h_è的晨光给雄虫渡上金边,乌黑的头发显得更加柔软,雄虫懒洋洋地撑着下巴,琥珀色的眼睛看起来分外无辜,一点都不像能揍跑雌虫的虫。
  “附件里应该有介绍,已婚雌虫的一切个虫信息都得向雄主坦白的。”
  谢德里看见赫尔曼缓慢地抬起头,丢开手里的残枝,再次点开消息,点开附件,然后一瞬间跳开,离自己有三米远。明显防备的动作让谢德里有些不满,但这样的弹跳力也让谢德里再次感叹:“你真的是雄虫吗。”
  赫尔曼没理他,捂住终端,笑了一下:“我好像要有猫了。”因为雄父的原因,赫尔曼和雌父的养猫之路困难重重,赫尔曼做梦都想养一只猫。
  谢德里觉得赫尔曼想猫想疯了:“你娶了一只猫?”
  赫尔曼停顿了一下,觉得再怎么这种错的概率也太低,于是撤开手认真看那张照片。
  碧绿的眼睛,银色长发,表情严肃,但这无疑是一只雌虫,而不是猫。赫尔曼露出失望的表情。
  谢德里再次凑过去,这次赫尔曼没有躲开他,他已经完全失去兴趣。
  “是一个少将,长的还可以,你眼睛是不是有问题,第三军团,”谢德里往下滑,“劳德森家主的雌侍生的雌虫,雌父已死亡......他的财产被冻结了?!”
  “也就是说他要花我的零花钱?”赫尔曼无所谓道,“我的零花钱还挺够的。”只要雄父不生气。
  “赫尔曼,”谢德里已经对这个未成年虫的常识不抱希望了,“首先,你未成年。”
  赫尔曼撇嘴:“你不用强调这一点,我知道已经成年的你有一个雌君八个雌侍还有一只猫,而且即将......”
  谢德里打断他:“所以你的婚姻关系是由雄父代理的。”
  赫尔曼瞪大眼睛,琥珀色的眼睛里都是莫名其妙,很久开口:“我的雄父......帮我娶了一个雌虫?”
  “没有其他解释,”谢德里继续说,“军雌的财产只有军部有资格冻结,所以你的雌侍现在可能面临军事法庭的指控......你是没缓过来,还是不相信我?”赫尔曼的雄父果然如他所说与众不同,毕竟谁会替自己的雄子娶一只有犯罪嫌疑的雌虫呢?
  赫尔曼不会质疑谢德里·索科洛对法条的熟悉程度,他只是没有想到雄父能对弱小的虫崽做出这种事。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和雌侍离婚也很容易。”
  “我需要给雌父一个通讯。”
  “哦,没长大的虫崽要找雌父告状,那我去找我的一个雌君八个雌侍还有一只猫了。”赫尔曼给家里通讯总是躲着虫,谢德里觉得他是怕丢脸,毕竟未成年雄虫总是被保护过度。
  赫尔曼思考过自己会以怎样的方式离开父亲们,最好的一种当然是成功渡过迟迟不到的觉醒期,正式成年独立去养猫;最坏的一种就是雄父终于忍无可忍把他赶出家门那他就跟着猫一起流浪。
  而眼前的情况不属于他以为的任何一种,他的雌父穿着军装,在家里,往常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军队。如果谢德里见到光屏里的银发雌虫,就会立马认出这是第二军团的军团长莱德斯·翠西,是成功成为皇储雌君的闻名帝国的平民之光。
  莱德斯说:“情况比较复杂,中午回家告诉你。”
  赫尔曼终于有了大事不妙的感觉。
  “你们替我娶了一个雌侍?”这一切毫无征兆,让赫尔曼很难相信。
  被虫崽盯着却事不关己织毛衣的凯lun:“你雌父给你找的,他喜欢得不行。”
  如芒在背的莱德斯解释:“本来不是......”
  “本来是你雌父为我准备的雌侍。”凯lun冷笑着打断,弱小的虫崽和冷静的军团长登时齐齐打了一个寒战。
  雌父脑子坏掉了。赫尔曼抱住身旁比他足足高了一个头的雌父:“我会永远爱你的。”
  凯lun终于舍得放下毛衣,出手将雌君拉到自己身边按下:“我的,你的还在监狱里。”
  “不是监狱,是雄保会。对,赫尔,我们去接安德烈。”莱德斯想起来目前最重要的事是先救安德烈,“雄主,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尽快回来的。”
  凯lun想起自己还在生气,撇一下头不理他,只是对赫尔曼说:“你趁这个机会独立吧,小挖掘机。”
  莱德斯叹气,带着懵懂的虫崽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