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昭明神宫之延寿君 作者:文选与文

更新时间:2022-01-11 标签: 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强强 豪门世家
文案:
  两对,汜留上神和巫神裔昭,延寿君代秣和荣宁一。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代秣(延寿君),荣宁一 ┃ 配角:汜留;裔昭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两尊神
  立意:立意待补充
 
 
第1章 神女之女
  神熇四十九年六月十七r.ì晨,往届山。
  汜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隐约觉得还可以再睡一会儿,于是翻了个身,正好瞧见那边梳妆的巫神裔昭。不知怎的,她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于是睁大了眼仔细瞧了瞧——这下好了,惊的她险些从床上跌下去。
  裔昭的唇上,分明有个小小的伤口,像是,像是人咬的——
  汜留此刻心虚的很,面上红了又白,呆呆地瞧着裔昭那边,只见裔昭面上难得浮现一丝为难,不过这情绪十分短暂,短的像是汜留的错觉。
  紫贝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般情形。她和裔昭都是汜留的伴读,很多事情不避嫌,此刻却皱眉道:“太过分了。”
  大猫迈着优雅的步子进来,正好听见这话,于是它先看了一眼紫贝,再看一眼裔昭,目光锁定裔昭的唇,随即转向汜留,此刻带着一丝鄙夷。然后这猫昂首挺胸,甩了一下尾巴,学着紫贝的语气说道:“太过分了。”
  这是一只成了j.īng_的猫,因为长期待在人身边,举止都有些孩子气,说人话的时候总有些撒娇的意思,所以由它说出那四个字的时候,竟有了别样意味。
  汜留尚未梳洗,整个人有些懒懒的,听了两遍这话,整个人瞬间清醒。她向大猫甩了一记眼刀,大猫胡子一抖,脸一偏,面向裔昭,说道:“巫神大人,该干活了。”
  作为往届山西山主神座下诸神,汜留和裔昭都有轮流主持“神判”的职责,今天是轮到裔昭了。大猫提这个,自然是故意的。
  裔昭听了大猫的话,目光悠悠转向汜留,似有询问之意,配合面上表情,竟有点楚楚可怜的味道。
  汜留心一抖,赶紧道:“我替你。”
  裔昭笑了。
  像极了狐狸。
  待汜留穿戴整齐出现在大殿,一众神官已经在那里候着了。
  往届山的神并不需要像普通人一般白r.ì干活晚上休息,然而自从锦漪上神成为西山主神,西山的作息便同人间无异了。尽管很多人反对,锦漪上神从未动摇,因为她有众多坚定的支持者,其中就包括她的养女汜留上神。
  人死了,生前善恶都要经过“神判”。于人而言,这事比生死还要紧些。于神而言,这却是枯燥乏味的工作,尤其是对于汜留这位上神而言。
  汜留定了定神,将睡意压下,传了今r.ì第一缕游魂。
  来人是一个漂亮的酒鬼,一步三晃,醉眼迷离,也不知生前喝了多少,只是醉生生的模样里依旧带着几分贵气,自然不是寻常百姓。
  汜留蹙眉,拿了名册查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此人正是人间那神都城里出名的酒鬼,延寿君澹台代秣。酒鬼不分男女,醉后模样差不了多少。
  延寿君寿数未尽,她能摇摇晃晃地到这里自然有酒的缘故。不过鬼差不分青红皂白将人家钩来,倒是汜留理亏了。
  “送回去。”
  汜留挥挥手,大猫在一旁挥挥爪子,也道:“送回去。”
  延寿君回去没多久就醒来了,她揉着太yá-ngx_u_e,瞧着眼前陌生的环境,不是醉倒时的情形。这空空的屋子也没什么装饰物,不过是比躺在大街上好看些,只是不知是谁将她送过来,白白欠了一个人情可不妥。
  “大人醒了。”不一会儿,一年轻女子推门进来,笑盈盈说道。
  延寿君瞧着眼前的人,倒也有过几面之缘。此人姓荣名宁一,是神都勋旧里有名的人物,她本姓成,父亲是神都尹成璬,母亲是巫神庙本堂护法荣匀,因为不想舞刀弄枪,便在十五岁那年随了母亲的姓,成为巫族一员。
  成氏一族在十八勋旧中算不得显赫,然而成璬这一脉却是异数。他家自迁都以来,一直保持着存在感,不是从未卷入政治斗争,而是每次的选择都很正确。对于这样的家族,延寿君并没多少感觉,对荣宁一的态度也是淡淡的。
  “这是哪儿?”延寿君靠在床头,她昨r.ì确实喝的有点多,如今脑袋还是晕乎乎的,刚才试图下床,险些跌了下去。
  “这是巫神庙本堂,我的房间。”荣宁一说话慢悠悠的,瞧着延寿君,眉眼都是笑。
  延寿君顿时明了,荣宁一既然决心做一个女巫,自然是随着她母亲,只是既然在巫神庙本堂,多少有些不方便,她便道了谢,欲告辞。
  “大人,等等。”
  荣宁一说罢,便来服侍延寿君梳洗。延寿君自小习惯了,倒也不在意服侍她的人是谁,便由着荣宁一。
  不过多一个“谢”字罢了。
  “大人可知,昨天发生了一件大事。”荣宁一替延寿君梳着头,漫不经心地说道。
  延寿君知道她有话要说,便顺着这话,轻轻问:“什么大事?”
  “主上拜谒圣母庙,遇到了刺客。”荣宁一话语平静,梳头的手稳稳当当,好像在说一件极寻常的事,“那刺客虽胆大妄为,却是算计错了,失了手,便自尽,什么也没问出来。”
  延寿君回忆昨天的事,她知道当今主上也就是她的祖母神熇(她随母亲枫城君的姓,枫城君随神熇的姓,故称“祖母”)去拜谒圣母庙,不过没听说刺客的事。想来她当时从府邸出来,四下寻着醉酒的好去处,正是神熇前往圣母庙之时。待神熇遭遇刺客,而刺客不得手便自尽,她已经不知醉倒在哪里。
  昏昏沉沉一夜,外界的事都与她无关。
  荣宁一自然在观察延寿君的反应,不过她只能看到镜子里的延寿君,那人面上毫无波澜,即便是寻常百姓听到主上遇刺,也不该是如此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