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万道剑尊 作者:三寸寒芒(一)

更新时间:2020-05-20 标签: 甜文 相爱相杀 灵异神怪 无限流
 
简介:千年前,天辰大陆最惊艳的天才意外陨落,千年后重生归来,却惊人的发现,原来前世自己的陨落,竟并非偶然与意外!惊人的剑道天赋,恐怖的阵法大道,完美的炼丹术……全能才是王道!任你惊才绝艳,不敌我随手一剑!剑锋所指,无人能阻。化身修罗,成就修罗大道,我非仙,却要戮仙伐神!
 
第一章 天才重生
  大乾国,江宁郡。
  一道道闪电划破夜空,将少年的脸照的惨白。
  暴雨倾盆,躺在山崖下的少年“咻”的睁开了双眼,眼中带着一丝茫然,紧接着脑海刺痛,一股潮水般的记忆涌来。
  “我竟然重生了?现在是……千年之后?”少年眼中露出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
  燕长风,本是天辰大陆上古世家燕家少主,亦是千年前天辰大陆的第一天才!
  他天生道种,不到三十岁便修炼到无数人毕生都只能仰望的生死大境,创下天辰大陆亘古未有的奇迹!
  并且,他j.īng_通万法,对剑道的领悟更是超越前贤,被人称为剑神转世。
  而当所有人都认为他将再次打破神话,成为天辰大陆亘古以来最年轻的至尊的时候,他却陨落在了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唐梦溪手中。
  唐梦溪,乃上古世家唐家的天之骄女。
  天辰大陆群雄割据,强族林立。
  上古燕家与上古唐家皆为古yá-ng帝国中的强族,两家乃是世家,素来关系紧密,携手共进。
  燕长风与唐梦溪指腹为婚,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情投意合。
  但燕长风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唐梦溪竟然会设计杀他!
  “唐梦溪!枉我将你当成挚爱,你竟为了区区一颗道种杀我,好狠的心!”燕长风心中浮起滔天怒火。
  “可惜!我燕长风命不该绝!此番我大劫不死,接下来,该是你的大劫到了!”燕长风眼神冰冷。
  将心中的愤怒收敛,燕长风迅速冷静下来,脑海中卷起一股记忆狂潮。
  “原来你竟然也叫燕长风!身为林家唯一的一名异姓少爷,地位与嫡系无异,竟被区区几个旁系子弟生生打死?”
  燕长风快速的融合了身体原主人的记忆,眼中陡然s_h_è出一道寒芒。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燕长风,是林家最强客卿长老燕云龙之子。
  十三年前,燕云龙为避仇家追杀,带着年仅三岁的燕长风来到林家,凭借强大的实力,帮助林家渡过一场灭族大祸,并助其从朝yá-ng城的一个三流小家族,迅速壮大成为朝yá-ng城的三大家族之一!
  因此,燕云龙在林家地位极高。
  林家家主甚至与燕云龙结为异x_ing兄弟,燕长风也因此成为林家唯一一个异姓少爷,地位与林家嫡系少爷无异。
  但这一切,都在燕长风十岁那年改变。
  燕云龙在林家休养生息七年,在燕长风十岁的时候离开林家寻找灭族仇敌,一去不返。
  燕云龙离开之后,燕长风的地位动摇,时常遭到林家子弟欺负,不但林家下发的修炼资源一再遭到克扣与掠夺,就连燕云龙留给他的一些修炼物资也都被抢走。
  原本以他的天赋与实力,若是强势一些,断然不可能遭受这般欺凌,但前身自幼遭逢家族变故,生x_ing懦弱,面对林家子弟的欺负素来不敢反抗,这才使得自己陷入这般境地。
  而他的懦弱,让这些人更加的变本加厉。
  就在今天上午,林浩伙同另外几个旁系子弟,将燕长风掳到城外,为逼他j_iao出其父燕云龙留给他的一件宝物,对其一顿狂打,不曾想竟直接将其给打死,这才有了燕长风的借体重生。
  “原来是修炼资源都被抢走了,难怪你到现在都才淬体境一重的修为。”
  “不过,虽然前一世你活的窝囊,但现在既然我接管了你的身体,那么你的仇,就由我来为你报吧!”
  燕长风自言自语的说道。
  随后,他将神识沉入身体当中,想要仔细打量一下自己如今的这具身体,突然灵魂一震!
  在他的神识海中,一朵七色道莲漂浮盘旋,非常神圣。
  “这是……我的无瑕道种?由一颗嫩芽,长成了一朵道莲?”
  燕长风心中震惊,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颗前世与他伴生的道种竟然与他一起来到了千年之后,并且长成了一朵道莲!
  前世这颗道种还只是一点嫩芽的时候,就让他在短短二十年内问鼎生死大境,成为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如今当年的嫩芽已经长成一朵完美的道莲,其功效必然更强!
  “唐梦溪!你千方百计的想要夺我道种,可惜终究只是徒劳!”燕长风冷笑道。
  “少爷……”
  “少爷你在哪里?”
  就在这时,一道嘶哑的声音夹杂在淅沥的雨声中传来。
  燕长风循声看去,一道瘦弱的身影紧缩着身子,撑着一把破旧的油纸伞在远处的雨幕中浮现,口中不断的发出嘶哑的呼喊。
  “梦儿,我在这里!”燕长风目光如炬,即便隔着如墨的夜色,依旧认出来人,快步走了过去。
  这个瘦弱少女名叫苏梦儿,比燕长风年长三岁。
  八岁那年前身偶然见到饿的奄奄一息的苏梦儿,便与燕云龙一起将她带回了燕家,之后她便一直留在了燕家,成了前身的丫鬟。
  八年过去,即便燕长风如今在林家地位变迁,她也依旧一如既往的跟随在燕长风身边,忠心耿耿,不曾背离。
  “啊!少爷……”
  苏梦儿听到燕长风的声音,竟激动的摔了一跤,小腿撞在乱石上留下大片淤青,却浑然不知,一瘸一拐的冲向燕长风。
  “少……少爷,对不起,是梦儿没用,没能保护好你,让你受了委屈……”苏梦儿将手中的油纸伞撑到燕长风头顶,眼圈泛红,低着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