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长生界 by:辰东(四)

更新时间:2019-04-18 标签: 长生界 辰东
第228章 五巨头
    
    通天,一个让诸神胆寒的名字,四把凶剑完全是用神血祭炼而成的。
    此刻,通天教主的四把凶剑,竟然齐现在天空之上,立劈而下,顿时让天空上的众人心胆皆寒。诛仙、戮仙、绝仙、陷仙四剑皆长达千米,像是四座大山一般砸了下来,无匹的剑气直接震碎了虚空。
    “我cao!”
    “通天疯了!”
    实力强大的修者,在第一时间……跑了!亡命一般,想远离那片空间,这四剑的威力,震动天地,没有几人能够接的下,想要活命就得避退。
    但更多的人没有那个实力,想要逃出四剑笼罩的空间,都不可能,只能等死。
    强绝的威力,让大Cao原上许多普通的修者直接瘫软了在地上,天空中的四剑直将那片天空震的粉碎,似乎想要将那里化成混沌。
    不过,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预想中的血染长空的惨烈景象并没有出现,通天四剑没有斩向众人,而是控制的恰到好处,只是将祖神有巢氏的遗宫给震碎了。
    三年来都未被攻陷的天宫,在这一刻化成了废墟,发出隆隆之响,瓦砾不断坠落下天空。
    对祖神遗宫如此不敬,也就是通天敢如此,其他人纵然是寻宝而来,也不敢如此肆无忌惮。
    对此,没有人敢说什么,通天不敬天、不礼地,只尊本我,在那遥远的过去更是直接挑战过祖神有巢氏,有如此做法也算不得什么。
    四剑快速缩小,向漂浮在无尽虚空中的瓦砾石块穿行而去,毫无疑问想要攫取祖神异宝。
    并不是所有人都惧怕通天,一只彩蝶翩翩然,出现在废墟中,无惧通天四剑。像是在万花丛起舞一般,自顾在废墟中飞行。与此同时。七宝妙树腾空而起,也进入了废墟内。孔宣更是化成五道神光,冲了过去。
    场外有不少人,但是却没有几个敢冲过去,进入废墟的人都是传说中的狠角色,一怒血杀千里的狂人,现在冲过去与他们争锋。那纯粹是找死。
    很显然,通天已经知道有巢天宫中镇封了何等至宝,没有片刻停留,四剑横斩。让许多在别人看来是灵宝的刀、剑化成了尘埃。“叮”的一声脆响,绝仙剑斩到了一宗器物,并没有将之击毁,反而让凶剑本身一阵颤动。
    其他三把凶剑立刻围了上来,将那宗器物困在当中,四剑想要护持着它就此飞遁而去。
    那是一把古朴而又简陋的“石匕”如果不细看根本看不出一点匕首的样子,长不过多半尺。似刀非刀,似剑非剑。像极了茹毛饮血地古人用的粗陋石器。
    没有一点能量波动,纵然是通天知道这里镇封了何等至宝,也不能感应到,完全是用四把凶剑斩出来地。
    七宝妙树一直在虎视眈眈,看到通天四剑寻到了石匕,化成一条彩芒,席卷了上去,想要争夺过来。
    诛仙四剑猛烈震动,混沌剑气冲天而起。向着七宝妙树扫去。七宝妙树连续刷动。阻挡剑气,迂回推进。
    旁边。五色神光齐动,孔宣冲了上去,但是戮仙剑猛烈摇颤,刹那间就将五色神光震碎了,就连孔宣的人形真身都险些显现出来。
    另一边,一只彩蝶,轻轻扇动翅膀,突破诛仙剑气,绕过绝仙剑芒,竟然生生闯了过去。这个变故,让所有观战者都大吃一惊,彩蝶是何来历?竟然可以连过通天教主两剑,实力难以揣测。
    远空,睚眦、狻猊、貔貅三大蛮兽,皆露出震惊之色,嗜血的睚眦道:“居然有人可以抗衡通天……”
    狻猊目露神光,道:“如果你知道他的来历,就不会惊讶了,那是庄周。”
    庄子,无己,无功,无名,逍遥天地间。虽然成道较晚,但是却被认为最有可能达到祖神境界的人之一,忘掉自己,忘掉一切,追求无束缚,自由而逍遥的散人。
    其法,虽仅流传于世半部,但却对修炼界影响重大无比。汪洋辟阖,仪态万方,晚周诸子之作,莫能先也。庄子是超尘脱俗的,真正做到了,物我两忘,天人合一。
    若论精神层次地修炼,这个世间他可能是最接近祖神的人。他已经真正达到“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精神层次。
    下方大Cao原上,萧晨心中激动无比,如果说他真正敬佩过一个人,那一定是庄子。其所构建的修炼思想体系,那绝对是超越时代地,即便其r_ou_体力量不敌通天等人,但以其精神境界来弥补,绝不会弱上多少。
    庄子也来了,立刻震动了所有观战者,连续闯过诛仙、绝仙两剑,化蝶的庄周翩然而退,似乎并不想夺那石匕,这让所有人都有些不解,不过刹那间又明白了,这才是真正的庄子,从来都是逍遥天地间,绝非是为祖神至宝而来,恰逢其会,逍遥一游罢了。
    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庄周,化蝶而来的他,不理场中的激战,独自在废墟中飞舞,似在凭吊祖神遗迹。
    对于庄子方才的进攻,通天教主并不在意,他知道对方并不是在挑衅,天x_ing自然,本x_ing如此,随心而动,如此而已。且,这不过是庄周的精神所化,并非其本体,就是现在他动用诛仙四剑杀过去,也伤不到对方地本体。
    诛仙剑、绝仙剑困住石匕,陷仙剑、戮仙剑破空飞去,继续在废墟中劈斩,没有人比通天更清楚,当年他曾经挑战过祖神有巢氏,祖神有两把兵器,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
    一把粗陋地石匕,一个不算圆润的石球,虽然打磨的粗糙无比,甚至有些可笑,但是威力不可想象,且根本不能以神念探寻。因为它们没有点滴能量波动,如果丢入石堆中。根本无法分辨出丝毫出奇之处。
    陷仙剑与戮仙剑粉碎一切阻挡,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发出“叮”的一声脆响,一个拳头大小的粗拙石球被斩了出来,强绝无匹的戮仙剑未能在上面留下丝毫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