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拜托,别碰我呀! 作者:一宸【完结+番外】(下)

更新时间:2020-03-15 标签: 甜文 校园 萌宠 异闻传说
第49章 
  迟漾不知怎么回事, 突然眼前一花,接着又进入了那片熟悉的浓雾之中。她只稍愣了一会儿,就立刻反应过来了, 也不那么害怕了。
  如果按陆景骁的说法, 其实他们是被心魔困住, 难道她的心魔是一团雾?
  迟漾站在原地没动,闭上眼静静回忆了一下被困前的情况。
  那道昏黄的光芒她是有印象的, 当初幻境开启时就出现了那道光, 也就是说她很大可能被困在了小温制造的幻境中。
  迟漾这次倒是没怎么慌, 毕竟经历过了, 再面对相同的情况就会冷静很多。
  她闭上眼站在原地, 尽量少动,在摸清状况前, 不要虚耗体力。
  闭上眼后,放松j.īng_神,迟漾脑中灵光一闪,骤然想起了什么。
  她一点点集中j.īng_神, 慢慢分辨着空气中的气味。虽然不知道这次的幻境为什么会开启,但之前都是靠着魂魄碎片的力量在维持,也就是说,在这个虚构世界, 她应该是可以感知到魂魄气味的。跟随着这股气味,说不定可以找到小温。
  她第一次进来时,太过紧张害怕, 完全没有注意去分辨气味。
  虚构的世界,也需要能量支持,那就逃不脱兔妖的气味。
  她闭眼凝神,果然在空气中捕捉到很淡很淡的一丝气味,她努力抓住这丝气味,并不睁开眼,以摒弃一切杂念,专心捕捉这丝气息,凭着气息的带领往前走。
  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只觉得气味逐渐变得浓郁起来,着代表着她逐渐靠近力量中心了,也逐渐靠近小温。
  气息已经非常浓重了,此时,即使闭着眼,迟漾也能感知到周围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她停下脚步,深吸了口气,稳定心神,缓缓睁开了眼。
  眼前的场景跟她的意料完全不一样,这是一片开阔的绿洲,脚下绿C_ào如茵,远处青山如黛,不远的山峦上有瀑布飞流而下,瀑布下一汪寒潭,水流从寒潭流出,在绿洲上蜿蜒而过。
  完全是让人心旷神怡的世外桃源。
  迟漾有些心神d_àng漾,但只一瞬就警觉了起来,也许这是自己的另一个幻境,千万不能沉迷其中。
  就在她闭眼稳定心神时,远处响起了一阵窸窣声,像有东西摩擦着C_ào地逐渐靠近了。
  她倏然睁开眼,见一个少女走了过来。少女穿着一身古装,长发及腰,身姿娉婷,悠然从C_ào地那头走过来,如一阵清风拂过。
  迟漾看清了她的脸,不由吃了一惊,眉眼轮廓跟她有七分相似,尤其是笑起来时,带着一股莫名安抚人心的力量。
  少女走到跟前,打量了她一眼,笑道:“我说怎么有人走进来,原来是你啊。”
  两人从未见过,却对对方的身份心知肚明。
  小温深吸了口气,“你身上居然没有相同的气味?”
  她说完,低头看见了迟漾手上的龙鳞镯,然后嘻嘻笑了起来,“原来你就是那条龙舍不得出去的原因啊?怪不得跟你有关的那个画轴具有那么大的能力。”
  小温跟外界几乎没有什么接触,并不知道画轴里困着魂魄碎片,只知道画轴有极其巨大的能力。而使用那股能力,她可以化成现在这般模样,跟眼前的少女十分相似,她也就猜到了那股能量跟眼前的少女有关。
  “姜砚在什么地方?”迟漾听到她提起姜砚,瞬间心就提了起来,急切地上前两步。
  小温浅浅笑着,“急什么?我可没关着他,他自己不愿意出去的。”她说着,摇了摇头,“他可真痴情,宁愿困在梦里一遍遍受折磨,都不肯醒。
  “你别用那种惊讶的神情看着我,你的小龙心里那点执念我都看了好几遍了,他也在梦境里将那些痛苦反复承受很多遍了,但他就是舍不得醒。”小温歪着头笑,“这可不怪我。”
  迟漾看着她,这个少女跟自己长得很像,身上除了古画原本的气味外,还有助她化形的魂魄碎片的气味,几乎跟自己的气味一样。
  但除此之外,小温身上似乎还有一种异样的东西存在,但很模糊,迟漾一时不敢肯定是什么。另外,她现在满心想的都是姜砚,根本无心多想其他。
  “告诉我,姜砚在哪儿?”
  “他不就在房间躺着么?”小温笑得无辜,一双眼弯起来,竟异常好看。
  迟漾心中焦急,一时无计可施,一双眉蹙了起来。
  小温仔细观察着她的神情,闲闲道:“我可以带你去找他,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
  “我不知道你跟画轴中的能量之间有什么关系,但我倒觉得你这个身体很适合我,而且既然跟那股能量有关系,并且能通过能量的气味找到这里来,你跟那股能力必然是相融合的,所以你这具身体肯定也能跟我融合。”
  “你什么意思?”
  “我说的还不明白?我进入你的身体里,作为你活下去,而你代替我,永世被困在这幅画里。”
  迟漾看着她,半天没有说话。
  “怎么,不愿意?”小温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笑,“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爱情,只有利用和背叛。我见过那么多男人,没有一个愿意留下来陪我。他们只会在孤独空虚的时候来找我,等得到满足后,又回到原本的世界,过着光鲜亮丽的生活,娶妻生子儿孙满堂,好像我从未出现过。”
  迟漾努力让自己不要着急去想姜砚,冷静观察小温,看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
  她尽量冷静道:“所以你就把他们都吸干了?你不觉得自己太狠毒了?”
  “狠毒?”小温大笑了起来,“你也应该尝尝永世被困在一个地方的滋味!时光漫长无涯,只有你独自一人,所有喜怒哀乐都只有自己承受……哈哈哈哈哈,我说错了,永世被关在这样一个鬼地方,怎么会有喜怒哀乐呢?早都麻木了!大概就像现在人说的抑郁了,还能有什么情绪呢?”
  迟漾有些怜悯地看着她,“可你现在在愤怒,你还有情绪,你对自己的一切都不满意。可你连宣泄情绪的对象都没有,只能自己为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