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穿到异世我被叼走了 作者:须有酒

更新时间:2020-03-10 标签: 甜文 奇幻魔幻 欢喜冤家 古穿今
文案:
王绵绵在昆仑山修习了几百年的道法仍然一事无成。
师父嫌她愚钝给了她一件法器一脚把她踢下了山。
绵绵看着法器——一把理发用的大剪刀。
干脆开了一家理发店。
门前立着广告牌:不烫不染不造型。
不洗不吹只剪发
不要九万九不要九千九只收九百九
路过的行人:你抢钱哪?
之后剪过的人,纷纷发现霉运没了,好事接踵而来。身体好了,吃嘛嘛香!
最后众人捂着脸加钱求剪。
都说莫氏总裁年轻有为英俊又多金,是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但是莫朗却有严重的厌女症。
听说自己的地盘上来了一位天敌
莫朗决定就算是不给对方弄个缺胳膊断腿也要让她后悔来人间走一遭。
但是这天敌身上的味道为什么这么好闻让他闻了还想闻。
王绵绵:离我远点!不然拿剪刀戳你!
莫朗:戳吧,只要戳不死,别想让我离开你!
真香预警!
多金傲娇领地意识强烈大妖怪男主/修仙不成只靠一把剪刀稳赢的吃货女主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欢喜冤家 古穿今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绵绵 ┃ 配角:预收《虐了反派大佬之后》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谁说修道之人与妖是死对头
==================
 
  第1章 
 
  “徒儿你该上路了。”
  “……”
  还没反应过来的王绵绵就被她的师父青山道人一脚踢下了悬崖。
  王绵绵打死也没想到自己会以这个方式下山,等到了山下她会不会被摔成r_ou_饼?
  最终她没有变成r_ou_饼,也活的好好的。只不过师父啊,您能不能告诉徒儿这里是哪里?
  王绵绵望着灯火通明的高大建筑和身侧一个个呼啸而过的铁皮怪物,一脸懵逼。
  她不会是没睡醒吧?使劲掐了一把自己,王绵绵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她本是昆仑山青山道人座下最小的徒弟。
  王绵绵小时候是被青山道人从雪堆里捡回来的。
  青山道人一共收了九个徒弟,前八个都是男弟子,王绵绵排第九,是唯一的小师妹。可想而知,她自然是被千娇万宠着长大的。
  不过也就是因为师父与众位师兄的宠爱造就了她修炼了几百年了仍旧连一只最下品小妖都捉不到的修为。
  几百年了但凡是稍微上点心也不至于这般差,但是谁让她自己不上心哪?
  也不怪她对自己的修为不上心,用二师兄的话来说,绵绵根本就不用修炼,自然有他们来保护。所以即便修为一事无成她依然不以为然,反正还有师父和师兄们。
  她幼时连端杯水都被师兄们大呼小叫地怕她累着,修炼这么累的事师兄们看着更是心疼。
  “外面yá-ng光大,绵绵回去歇着吧。”
  “绵绵r.ì后只需修炼到筑基就可,到时师兄把自己一半修为渡给你。”
  “以后这种事,放着师兄来就可,绵绵哪能吃的了这种苦?”
  ……
  所以修为低下这件事真的不能全怪她。
  如今师父因为她的修为迟迟提不上去而惩罚她下山历练,顺带着替师父寻找他丢失的定情信物。话说直到今天王绵绵才知道原来她也是有师母存在的。
  她一直以为自家师父是一个万年老光棍。
  王绵绵站在马路中央,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路上的行人衣着怪异,许多个铁盒子快速地穿梭着,速度竟然比她御剑飞行还要快,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似乎并不是自己原来的世界。
  正当王绵绵打量着周遭各式各样飞驰而过的铁盒子时,刺耳地鸣笛声响起,吓得她回过神来立刻摆好了防备的架势。
  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停在了王绵绵的正前方,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带着一副墨镜吊儿郎当地从一辆黑色的小轿车车窗户里探出头来,“嗨,美女。”
  这女孩身上是汉服吧?为了博眼球现在的女孩还真是花样百出,估计是专门等在这里就为了堵他们。
  看王绵绵无动于衷他摘下墨镜上下打量一眼王绵绵玩味一笑:“手段倒是挺有新意人也长的不错。”说完他摸着下巴冲着车内挑了挑眉戏谑道:“要不试试这个?”
  王绵绵捏紧了手里的乾坤袋绷紧了神经,这只妖说的什么,她听不大懂,但是她却从对面这个铁盒子里感受到了强大的妖气。除了这个眼睛有问题的妖里面还有一只大妖。
  好大胆的妖竟然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人群中,但是这妖气……她打不过。
  不过她打不过不要紧,临来的时候师父可是把他的宝贝乾坤袋给她了。据师父说这乾坤袋里的可是放着他最厉害的法器。而且师父修道这么多年宝贝定不少。
  软件不行,就用硬件来凑,就是砸她也能把面前这两只妖砸死。路上人来人往,显然不这时候不是是动手的好时机。
  王绵绵向前走了两步偷偷在铁皮盒子上贴了一张追踪符。
  车内一身黑色西装懒散地靠在后座上的年轻男子早已没了耐心,他皱着眉头薄唇轻启:“绕过去。”
  “好。”驾驶座上的李鸣转动着方向盘就要拐弯。
  方向盘被坐在副驾驶的墨镜男一把摁住,他意犹未尽地看着车前的王绵绵,“等会,这小姑娘长的还挺好看我再逗逗她。”
  知道这人毛病又犯了,后座上的人冷冰冰地开口:“谢千秋,别让我现在把你踹下去。”
  遗憾地收回手谢千秋看着后座上闭目养神的人忍不住腹诽,这么些年前扑后拥的女人这人竟然没有一个看上的,真是太不会享受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