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银手指修尸手册 作者:溫奶茶【完结+番外】

更新时间:2020-02-11 标签: 仙侠修真 女强
  虚假的文案:
  唐萤发现这个美少年凉透了,决定带去河边……
  真实的文案:
  天姝的原女主唐萤在不知情下,被穿越女配夺走了所有机缘,又在不知情下,捡尸了那个会成为灭世殭尸王的男二,修仙金手指变成修尸银手指,雷霆浩气的修仙之路就此成了鬼影幢幢的修鬼炼尸之路。
  复活后的傅莲看到小心翼翼照料自己的少女,美貌的少年转了转潋滟的眸珠,决定继续装没脑子的活尸。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萤 ┃ 配角:傅莲 ┃ 其它:鬼捉人竞技赛有
 
 
第一章 傅莲
  傅莲死了。
  唐萤反复确认了他冰冷的尸体。
  少年面容惨白,下巴染着零星的血花,脖子以下已然血r_ou_模糊,胸口位置隐约可见断裂凸出的骨刺。本来漂亮的皮囊都成这样,底下的心脉不用看也知道是碎得不能再碎。
  傅莲很优秀,唐萤一直很清楚,他是九极门流雪涯梅贺道人的嫡传弟子,灵根资质百年难得一遇,不过十三便已筑基,与有小紫瑶仙子之称的安如瑶,承风阁的少年剑君季少寒,并列为九极门三位最年轻的筑基少君。
  印象中他不是与安如瑶并肩而行,便是和季少寒龙争虎斗。
  唐萤一个外门子弟,曾有幸与他搭上一话。
  那温雅秀丽的少年公子只是轻浅一笑,没做任何声音,不知过了多久,微风拂面,翠叶婆娑,旋起一阵C_ào木的清凉,撩起额前细发,少年温和的目珠灵动一转,像是突然才看到站在原地的少女。
  他依然惜字如金,又是ch.un暖花开般的一笑,清艳疏离的眉眼却清楚透露着:“你怎么还在?”的不耐。
  七分秀慧三分高傲,这是唐萤对傅莲唯一的印象。
  但在苏合鬼姑开启杀阵的那一瞬间,安如瑶和季少寒都跳上飞宝一跃千里,只有他一人留了下来,挺身保护七名低阶弟子,同时又耗尽力气把站在最前面的自己拉到身后。
  腥热的珠子从手臂滴滴答答滑落,失血的晕眩让唐萤从回忆中醒神。
  鬼修本就是邪道中最稀罕、y-in毒的一路,更何况是那幻丹期的妖婆,相当于金丹期的人修。苏合鬼姑光是威压一放,伴随而出的滔天怨气就将少女低廉的法衣划成条条破布,露出雪白的肌肤血痕累累,
  不过筑基的少年虽然一人挡住了幻丹期鬼修的杀阵,却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唐萤顾不得身上的伤势,她再度瞻仰了一眼救命恩人的遗容。
  少年的面容异常平静,依旧是那般眉眼秀丽,薄唇轻闭,不露半分齿色,少女试着从上头看出对方死前最后一个念头,后悔?恐惧?绝望?不,什么都没有。
  如果无视胸前血淋淋的大洞和惨白如纸的脸色,少年娴静的脸庞看上去似乎只是睡着了,唐萤看着看着都忍不住放轻呼吸,好似怕吵醒他。
  但沿着优雅纤长的脖颈,袍领本来袖着j.īng_致的银丝如意云纹,如今被鲜血浸透,成了一圈绕颈而烧的红莲纹,给少年苍白的美貌添了几分栩栩诡艳。
  傅莲的确死了,为了救她而死,死得不能再死。
  “我不会把你丢在这里。”
  唐萤伸手按下少年的眼皮,记忆中少年眼睛极美,灵动有神韵,似流转着ch.un露秋波,哪怕目露高傲也明亮动人,如今却灰败一片,混浊如鱼目,彻底失去了往r.ì令人惊艳的神采。
  那个像ch.un光般明媚高傲的少年就这么死了。
  唐萤愧疚之余,还有些哀伤,但眼下可不是哀悼的好时机。她依然嗅得到那股暗含血腥气息的苏合香。
  “我要带你回九极门。”
  少女避开伤臂,半扶起少年,用腰间一枚的储物袋给少年收尸。
  “我会去找菩提塔给你点圆灯,就算要威胁方大师,我也要逼他给你点,让你来世投个好人家。”
  唐萤自顾自地说着,哪怕知道不会得到任何响应。
  对方与自己非亲非故,却救了她一命,如若自己任由他的尸体被乌鸦野狗啄食,甚至沦为那鬼婆的魁儡,那她还不如死在当时的杀阵算了。
  唐萤紧紧记得外门的赵师姐告诉自己的警语:若无法得道成仙,至少也要做个问心无愧的人。
  伤臂一晃,就在少女没注意到的那一秒,一颗颤巍巍的血珠滴入少年半开的眼珠,瞬间,澄艳至极,燃起一抹艳火。
  琉璃灯瓶闪烁了几秒,几颗火花落入围观的众人眼底,似明亮有生机,但很快,火星如昙花乍现,琉璃灯再度湮没回一片死寂的黑暗,同时有人绝望地倒抽一口气。
  随着星火殆尽,灯瓶下的金莲座开始缓缓合并,在其附近还有无数个相似的灯瓶,座下有开着金莲、银莲、铜莲、铁莲,塑材不一,但无一不大放光明。
  唯有这盏漂亮的金色灯座湮没在灰暗中,曾经盛放的金莲已经合拢成一颗小小的金花苞,似要落叶归根,回归母胎。
  弃r_ou_胎之污浊,托莲身之无垢,九极门的子弟一经炼气清窍,积清筑基,便正式从凡尘踏入修门,由各峰长老带领,点燃一盏属于自己的本命莲灯。
  人在灯明,灯灭花谢,本命灯熄灭也是主人死去,代表灵根已逝,莲身枯萎回归尘土,之后便是重入轮回,再塑r_ou_胎。
  “……傅莲的本命灯已灭,将这盏灯收入百寿堂吧。”
  说话的女子生得剑眉修目,俊俏英气,一根珊红簪子斜c-h-ā螺旋髻,做道姑打扮,生得一副怒容菩萨的美貌。
  她是九极门的北峰主,流雪涯的贺一梅,也是傅莲的师父。众人见她出面,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宽慰的话,只能先使人拿下傅莲的莲灯。
  不过他们其实是多虑了,贺一梅修至元婴,曾经的亲友死的死散的散,甚至也曾亲眼见证一位化神前辈殒落于面前。傅莲绝非第一,更非最后,顶多就是让爱才如子的她感叹一句天妒英才罢了。
  所以在知道傅莲殒落后,她神色平淡,彷佛只是听到一个许久未见的晚辈过世,只是当看到那盏合苞的莲灯,想起徒弟的名字,还是不禁幽幽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