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宝莲灯同人)[戬心戬]前妻套路深 作者:辞舣

更新时间:2020-02-06 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破镜重圆 生子
  文案:
  无聊写个小短篇,弥补一下宝前戬心的遗憾
  注意事项:
  CP:杨戬×寸心×杨戬,无x_ing转,只是寸心比较主动所以这么写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寸心,杨戬 ┃ 配角:玉鼎真人,八妹,杨婵,哮天犬,玉帝 ┃ 其它:宝莲灯前传,宝莲灯
 
 
第1章 1-4
  【1】
  新天条被沉香一斧头劈了出来。
  一时间,这条新闻把整个天庭闹得沸沸扬扬,但其实并没能在凡间翻起多大浪,虽然说获益的主要对象是凡人。
  他们不会知道自己已经在昔r.ì天庭的绝对威压之下抬起了头。
  也不会知道大晚上的,居然有条粉色的龙从西海溜了出来。
  这条龙在西海上空来来回回上上下下转了几圈,终于还是向着灌江口飞去了。
  一路上她进行了一番思考:首先,杨戬不可能这么快就下凡,因为他好歹是司法天神,新天条出世,他肯定要在天上忙活一阵;其次,如果她早点去灌江口蹲着,或许可以在他回来的时候来个不经意的浪漫偶遇;最后,她还得准备一下小礼物小惊喜什么的,毕竟杨戬是个毫无自觉的直男,当年哄她,来来去去只会摘花来送。
  呵,花有什么好的,又不能吃。看她这回给他做个教科书式的示范!粉龙——哦,其实我们可以称呼她为敖寸心,简称寸心——略带郁闷地回想了一下当初,杨戬捧着一束丁香花半蹲在她面前,眼底含笑,说了一段不怎么样的情话……
  粉龙突然烧成了红龙。
  杨戬这个男人不解风情到了一定境界,他能说那么长一段情话,一定不知道打了多久的腹稿,而且字字句句都是发自肺腑。何况,何况……寸心咽了一下口水,其实杨戬比那丁香花好看多了。
  唉,唉,可惜都是想当初。现在他们和离了,连个最起码的名分也无……如果那时候她能有今天的觉悟,或许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
  想着想着,灌江口就到了。寸心啪叽落地化人,居然看见杨府已经被搬回来了。
  杨府……她正仔细端详着这两个字,眼前那黑沉沉的大门蓦然打开。
  杨戬愣在了原地。寸心也是。
  但寸心毕竟做过心理准备,反应快,迅速从旁边摘了一束野花捧在胸前,顺便脸上绽开一抹灿烂的微笑。
  刚刚谁说的摘花是不解风情来着?!
  【2】
  晨光熹微,花瓣上还带着露水。
  清凉的露水顺着花瓣下垂的角度,缓缓滴落。
  灌江口太安静了。寸心似乎听见了露珠落地的声音。
  两人之间相距几丈,也相距八百年光y-in。
  杨戬比从前还要瘦一些,眉宇间没有从前那惯见的点滴忧虑,却被这清晨的淡薄r.ì光衬得有些冷清。
  可惜寸心看不到自己。如果她能看到,或许就会发现,他们这对曾经的怨偶,如今的表情十分相似。
  冷清而淡然。
  这是八百年和离,带给他们的愁绪。尽管寸心自己强作快乐,但其实这愁思,早就在她心中生根发芽,潜移默化中纠缠着她,未能有片刻放松。
  寸心犹豫少许,向杨戬迈出了第一步。
  这一步,就是开始。
  新的开始。
  【3】
  寸心在杨戬跟前驻足。
  杨戬凝视着她,看着她越走越近,视线随着她的停步而稍微低垂几分,只把她看得脸颊飞红。
  他若是无视她,或者扭头就走,或许寸心还知道该怎么对他撒泼打滚求抱抱。但是他没有,他只是深深望着她。
  深邃的目光,仿佛穿过了八百年岁月,停留在了西海诀别的那个凄凉的黄昏。
  寸心只能低了一下头,抿着唇,将那一束野花抬高一些,做出了一个看似非常虔诚的献花的动作。
  同时别开一点视线,语气中不无别扭:“还……还记得我是谁吗。”
  你要是敢说不记得,我今天就把你杨府闹得j-i犬不宁!寸心对自己的本事很有自信,毕竟她曾经就是这么闹的。
  然而杨戬却没有回答她的话。
  寸心眼睁睁看着杨戬把花接过去了。
  他一个大男人,传说中的三界第一战神,现在手里捧着一束乱七八糟的野花,竟然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还令人看着,觉得他分外好看。
  颜控寸心秒秒钟沦陷了。她猛然想起,当初她看上杨戬,最早就是看中了他的皮囊。
  虽然以貌取人很浅薄,但这偏偏就是最现实的爱情来源。
  之一,哼。
  没办法了,这个男人竟然该死的美好。
  正发呆时,杨戬稍微偏了一下身子,给她让了一条路出来。
  他说:“进来坐坐吧。”
  【4】
  阔别近千年,杨府的摆设依然如故,除却一点曾作为真君神殿的冷酷痕迹,比如院中花C_ào尽数被拔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但愿杨戬也是。
  寸心看着他把那一束不怎么好看的野花c-h-ā进花瓶,然后给她倒了一杯茶水。
  她只好磨磨蹭蹭地跟着他在桌边坐了下来,却避开了主位。
  其实杨戬身边的那个位子才是她以前坐惯了的。今天重回杨府,却已经身份大变。
  身为一个客人,她当然不应该坐在主位。只是如今想来,纵使当初曾有过千万般难解是非,她也还是意难平。
  便干脆不加言语,从善如流端起茶杯,闷头慢慢抿着。
  寸心也不是很有勇气直视杨戬。略微抬起一点视线,但见那束野花在花瓶里安分得有些拘谨。
  一时间氛围有些尴尬。西海囚禁八百年,寸心想过很多话要对杨戬说,可是到了当口,却一句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