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如何饲养一只饕餮 作者:月下书白

更新时间:2020-02-04 标签: 甜文 种田文 美食 魔法幻情
  文案:
  三千年前,域外天魔入侵,有诸位大能舍身献祭,堵住了两界的缝隙,换来了修真界的和平,其中献祭的人中就包括以食入道的五味真人。
  五味真人临行之前,深知自己这一去前途未卜,担心自家毛茸茸之余,便将它留在了凡人界。
  三千年后,只是路过的乔则已便被化形的毛茸茸一把抱住了大腿。
  “……饿……”陶喋喋泪眼汪汪,抱着乔则已的衣服不撒手。
  于是乔则已拿出了辟谷丹……
  “……我要吃饭……”小姑娘饿的想吃 人,哭的更凶了。
  无可奈何的乔则已放下手中的剑,拿起了菜刀,只是他找了半天只找到一把折耳根。
  他看看陶喋喋,陶喋喋看看他,小姑娘再也忍不住,崩溃的“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如何饲养一只饕餮,成了乔则已最头疼的问题。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美食 甜文 魔法幻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喋喋,乔则已 ┃ 配角:新文预收《飞升飞过界》 ┃ 其它:
 
 
第1章 
  “……你还有什么愿望吗?”说话的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白衣广袖,容颜清冽,声音又如空谷幽兰,明明说着关心的话,面上却是冷如冰雪,不见半分涟漪。
  “……愿望吗?”被问话的男子苦涩一笑,只见他背靠着大石块,有气无力的跌坐在黄土地上,唇角还有未干的血迹,一袭青衫也没有往日的整洁,只是气度温润如玉,不像是个修真者,反而更像一个出来游玩的贵族少年。
  “小玉啊,你这小小年纪,怎么活的如此老气横秋。”青衫男子招了招手,白衣女子以为他还有人什么话要交代,便下意识的弯下了腰,却没想到得了对方轻轻弹了下额头。
  大抵是这一弹指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男子的手最终心不甘情不愿的颓然砸在了自己腿上,“你看此处风景独好,能在死前看到这样的风景也算是一件幸事。”
  回应他们的是越发暴烈的罡风,将他们的衣衫吹的烈烈作响。此处不见日月,却亮如白昼,而所谓的风景,则是无论近处远处皆是寸C_ào不生的黄土,唯一不一样的则是他们面前的天空有处黑洞,洞里如熔炉般流淌着滚滚岩浆,不时有黑烟试图穿过岩浆越出天空,却都被封印在此处的阵法给打了回去,“之前跳进去的是青霄,现在马上就要轮到我了。”
  说完青衫男子长长的叹了口气,曾经的他手段通天,自创厨修道统,在人世间是半步飞仙的存在,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光耀万丈,如今却只能在天道的注视下静静等死,身边只有一块不爱说话的石头,说不甘心,那是假的,但是再不甘心又能如何,在这煌煌天威之下,皆是蝼蚁:“我这人怕疼怕死,你等我死后再把我扔进去吧。”
  白衣女子依旧没有回答青衫男子的话,只是低头看着这个大坑,若有所思,她本就沉默寡言的x_ing子,即使一句话不说也没有关系。
  此界名为天元界,而此处则是最接近天道的墟无之境,这个洞其实便是此界的裂缝,而那些黑烟,便是此界之外试图通过裂缝穿越而来的域外天魔。
  自从此界出现此裂缝开始,为了修补这个裂缝,已经填进去不知多少个大乘修士的身家x_ing命,越是高阶修士,他们的神魂越是对修补裂缝帮助越大。
  他们这些大乘修士在人世间也算是半步仙人,没想到在天道之威下,却不得不充当修补裂缝的燃料,说不憋屈,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如今他受了云山老祖一掌,勉强撑了几日,怕也时日无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看着受了他一口心头血的小玉在他面前,一点点长大,终是不忍了。
  “待我跳进去,这个裂缝应该也要修补完了。”青衫男子这边自言自语的念叨,“之后你便离开这里吧,你既然得了青霄的无情道心,四方剑宗也算是你最好的去处。”
  本来此处裂缝在青霄剑尊跳下去之后,应该轮到云山老祖跳的,之后才轮到他,却不想云山心魔深重,引来了域外天魔夺舍,妄想先发制人将他打进裂缝。
  还好当时一柄开了灵智的小剑及时出手,护住了他,却还是让他受了重伤,一口心头血喷在剑身,让本该修炼数千年才能化形的小玉也因此得以化形。
  此间因果循环,不足为外人道也。
  “……那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小玉又问了一遍一开始的问题,说话间依旧面无表情,语气冰冷。
  但这也不能怪她,玉石本无心,是青霄剑尊将她的本体雕刻成小剑,并给了她全部的传承,而男子的心头血又给了她化形的机会,否则她原该静静地待在这世间某处沉睡。
  “我在人间有一处洞府,不过方寸大小,名唤灵沼。”说话间,青衫男子虚咳了两声,元婴溃散的速度比他想象中得更快,只得加快交代后事的速度,“那里安置着我的两只爱宠。”
  “你若有心,便替我好好照顾那两只小东西吧,免得将来离了主人,反而被人欺负。”男子试图起身向她描述他那爱宠样子,奈何全身灵力耗尽,连手都不无法抬起,只好放弃。
  “它们是什么样的宠物呢?”从诞生灵智到如今化形,白衣女子的世界如同白纸,只等着将来有人去涂抹上色彩。
  “……很可爱,也很调皮。”青衫男子难得调皮的眨了眨眼,“你见到它们就知道我所言非虚。”
  “那若是有来世呢。”白衣女子问了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青衫男子难得沉默了很久,毕竟像他们这般身殉天道的修士,本就是以神魂修补裂缝,哪来的所谓今世来生。
  “……若有来世。”男子心头百味繁杂,无论他刚刚说的如何洒脱,终究无法掩饰心头的不甘,“若有来世,那便做一条闲鱼吧,开家店,养只宠物,闲适一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