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我在古代画同人漫 作者:游千仞(83)

更新时间:2022-01-18 标签: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穿书 古代 主受 重生
  “程澄”也回望李成蹊,笑容里甚至带了一分羞涩。
  身体内的程澄自然能感觉到外面“程澄”看着李成蹊的眼神,他觉得恶心、想吐。
  他问系统:占据我身体的是不是原来的程澄。
  系统给予肯定的回答:当初分了原主程澄的一丝元神在你的身体里,以备不时之需。
  程澄只是冷笑,看来系统早有准备,可能早就有料到这一天。
  李成蹊的指腹擦拭着“程澄”眼角的泪,眼神温柔好像天地间他再也看不到其他人。
  他说:“阿澄,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李成蹊不知道什么算喜欢,只是他夜夜回想起程澄为他挡刀的那一幕心里便不断泛着痒意。
  程澄倒在他怀里对他说这是最后一次的时候,他承认心里是慌乱的。
  小时候和程澄相处的每一场景都历历在目,叠加在那一刻,爱意顺势攀岩疯狂生长。
  “程澄”眼眸中闪烁着欣喜抬眸,像是不可置信,也像是苦苦追逐的旅人终于寻得归途。
  只是下一刻,程澄眼眸中的欣喜、激动瞬间褪去,看着眼前人带着厌恶,冷冷回答:“你的爱如果是因为我帮你挡了刀而来。”
  “那么我想说你的爱,可真廉价。”
  --------------------
  作者有话要说:
  原著“程澄”爱的是李成蹊,程澄爱的是傅浔,“程澄”为保护李成蹊向系统献出身体,而李成蹊是因为程澄挡刀救了他说了那句话才动心。
  而原著里的“程澄”只会默默甘愿挡刀并依旧爱李成蹊可不会说那句话。
  所以李成蹊爱的是程澄,不是原著里的“程澄”。
  快到我最想写的情节了,斯哈斯哈……
  小黑屋……
 
 
第52章 匕首
  李成蹊的爱怎么不廉价,在程澄看来他的爱简直像是自我感动以及不愿失去的产物。
  恶心的令人作呕。
  李成蹊真的爱他吗?不见得。
  失去一个永远坚定选择他的人的恐慌,想要留住这人,远远大于爱。
  系统也是有意思,像是故意的,在原著“程澄”快要答应的时候把他又重新放回了身体。
  系统:我不是,我没有,只是他的元神撑不了了而已!
  李成蹊听见程澄的拒绝,也不恼像是看着一个使x_ing子闹脾气的小孩,摸了摸他的头:“好,你说如何就是如何,我先带你去看看朱塔倾。”
  程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刚才的傅浔,头一偏想要避开李成蹊的手,系统恰时出声警告:宿主,你不能回去找傅浔,跟李成蹊找朱塔倾,违背剧情你会后悔的。
  程澄下颌收紧,愤恨地咬牙,抬头看向李成蹊扬起一个笑容:“走吧,我也很好奇你要跟我说什么秘密。”
  他心里猜测着李成蹊能对他说什么关于朱塔倾和傅灏的事情,无非就是朱塔倾被傅灏关起来吧,可是这件事他通过系统早已经知道了。
  但是李成蹊不知道他知道了这件事,所以他只能装作不知道。
  程澄想通了这来龙去脉心里也松了口气,他的确想去看看朱塔倾,他后退了一步回头看了一眼,街道依旧繁华,只是没有万千绽放的烟花,塔巅,眼里装着他的傅浔……
  李成蹊带他上了一辆马车,程澄撩开一边的车帘看向车外,马车逐渐驶离喧闹的万花巅到达空寂无声的郊外。
  马车慢悠悠地停在一个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宅子外。
  程澄下车打量了四周,空旷偏僻因为这一处就只有这一所宅子,宅墙上各处有着斑驳的黑渍和掉落的墙漆,是上了年头的老宅子。
  还没等他打量个仔细,宅子大门打开朱塔倾从里面跑出来,兴奋地叫道:“程澄!”
  程澄体贴地将人抱住,看着朱塔倾身上没有一丝伤痕,脸上也没有一点乌紫的淤痕,心里些微放下心来。
  李成蹊打断了两人的叙旧:“进去说吧。”
  两人进了大厅,一路走来程澄发现这个宅子看起来小甚至有点破烂,但是内里却别有洞天,干净整洁路上栽种了不少花卉十分漂亮怡人,该有的居室一样不少。
  三人围坐在一张圆桌上,李成蹊抬手将人挥退,房间内只剩下三人,气氛有些微微凝滞,朱塔倾一直不停看向程澄显然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苦于李成蹊在场无法说出来。
  李成蹊微微一笑:“程澄我叫你来就是告诉你这件事,朱塔倾公主前段时间被太子囚禁了,近几r.ì我才将公主救出来,”他压低了声音,“我怀疑傅灏想要谋权篡位。”
  程澄一愣,还用你说,他和朱塔倾都是掌握小说剧情的人,早已经知道傅灏谋权篡位只是迟早的问题。
  程澄和朱塔倾两人相视一眼随后皆露出惊讶的表情。
  程澄:“你怎么会将这件事告诉我们,你应该将这件禀告给皇上。”
  李成蹊掀起眼皮,意味不明地笑了声,挑了挑眉像是很震惊程澄会说出这样的话。
  程澄心里一咯噔,李成蹊是不是知道他知道了他和傅浔是双生子,随即自我否定了这个想法,怎么可能呢?他没有在李成蹊面前露出什么马脚吧。
  还有李成蹊为什么要将傅灏的事情告知他们两个,他有什么y-in谋?深入剧情他才发现小说中身为男主左膀右臂知己的男二野心不小。
  他难道也想做上那个位置!
  这个想法倏地冒了出来,程澄只觉得身体冷的发抖,也就在这时一名侍卫破门而出,语气急促:“不好了,主上,有刺客!”
  朱塔倾瞬间脸色一白。
  李成蹊看向两人说道:“我出去看看情况,你和公主就呆在房间里。”还从怀里拿出一把匕首j_iao给程澄,他知道程澄身为将军之子自然会些武功,“保护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