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我在古代画同人漫 作者:游千仞(78)

更新时间:2022-01-18 标签: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穿书 古代 主受 重生
  傅灏输人不输阵,拉紧缰绳往前走:“算你逃过一劫。”
  高位上的皇帝一声令下,少年和将士们便骑着马往林子里跑,脸上的神情都对着白狐手到擒来,自信又生动。
  程澄看着傅浔的身影渐渐消失,转身进了营帐。
  程澄:系统,你知道傅浔将那半块玉佩放在哪里的吗?
  系统对程澄识时务完成任务而喜悦:根据系统检测,傅浔将玉佩藏在了枕头下面。
  程澄掀开被子,手往枕头下面一探果然碰到了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果然是残缺的半块玉佩,他问系统:确定是这块吗?
  系统非常无比肯定地说:是。
  程澄握着玉佩,他总觉得这块拿的太过简单,对傅浔那么重要的玉佩他藏在他俩一起睡觉的枕头上面,不知道是对他的太过信任还是觉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心里有一丝不安。
  程澄又在帐篷里等了一会儿,到了和李成蹊约定好的时间才缓步走出去,将外面守着的人找了个缘由遣开。
  李成蹊是皇帝的宠臣,自然没有去打猎反而帮着皇帝处理事务,皇帝对李成蹊总是有一份由衷的信任,不然李成蹊也不会成为最年轻的丞相还成为凭天国第一异姓王。
  不仅因为他的强大实力,还有皇帝的绝对信任。
  程澄想,这可能就是血脉的强大力量,皇帝冥冥之中觉得这是他的亲生儿子。
  可是李成蹊真的不恨皇帝吗?心里毫无芥蒂吗?
  不,他是恨的,他可能比傅浔还要恨,不然他后面不会和傅浔联手推翻凭天国,他是凭天国最信奉的成王,有无数的迷妹迷弟,他是真心想为这个国家好的,不然他不会改革,励j.īng_图治。
  而这些都只能是在他知道身世之前。
  程澄想着原书中的剧情并与现在进行逐一补充,感觉一瞬间豁然开朗,原书中一些无法解释的bug被完善了,所以说现在他只要好好完成剧情,然后找到杀死傅浔的黑衣人就成功了。
  剧情现在已经进行过半,他剩下的剧情就是将傅浔推下悬崖……然后等傅浔黑化归来将他丢进万蛇窟。
  程澄想到这,心里悲戚,来回拍了拍自己的左右脸:不准想,不准想。
  他要狠下心肠,做一个真正的反派。
  程澄握着玉佩,在两人约好的地点来回踱步等了半天,估摸着时间,按理说李成蹊此时应该到了,怎么还不见人影。
  心里有个不好的想法升起:艹,今天……
  系统的声音在脑海中幽幽响起:宿主,李成蹊此时遇险,需尽快完成帮李成蹊挡刀的任务,距离挡刀剧情点时间仅剩三分钟。
 
 
第49章 挡刀
  李成蹊身边全是危险,从穿书到至今不知道为他挡了多少刀,救了他好几次,真要不是原主对他情根深种,就他这招仇恨的架势,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只剩三分钟,程澄叫系统定位李成蹊的所处的地方。
  系统:往前500米,左转,在往前300米,右转……到了。
  程澄赶到的时候看见李成蹊被他的侍卫们重重包围着,外围一群黑衣人不断挥舞着剑,按李成蹊这个被重重保护的架势是怎么被刺刀的,外围的黑衣杀手根本突围不进去,完全碰不到李成蹊的衣袖。
  程澄:系统,李成蹊是怎么在这重重包围下被刺刀的啊!外面的人根本碰不到李成蹊好么!
  李成蹊显然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程澄,皱了皱眉,口语叫他离开。
  系统没有回答在脑海中不断倒数时间。
  下一刻程澄就知道剧情有多么强大,硬生生从重重包围下露出一点缝隙,一名黑衣杀手握着剑直直朝李成蹊刺去,所有人都像是没发现一样的依旧对付着其他刺客。
  剧情发展简直能让所有人都能瞎了眼。
  千钧一发之际,噗嗤——刀剑没入胸膛的声音响起。
  李成蹊看向挡在身前的人,双瞳急缩,连忙接住倒下的人:“程澄!”
  那名突围进来的刺客也在瞬间被侍卫解决了。
  胸膛上鲜红的血急急涌出,将胸口处的大片衣服浸s-hi成了血红色,程澄的呼吸由急切变得薄弱,嘴角处也泄露出鲜血不断滴落。
  李成蹊将人双手抱住,不至于让人滑落倒地,长睫低垂让人看不清神色,伤心、震惊、触动好像都有又好像都没有。
  程澄想着按照李成蹊看着温柔实则薄凉的x_ing子肯定是没有伤心的甚至还觉得是理所应当。
  心里唾弃道:渣男!
  程澄手无力地颤抖着从怀里掏出那半块玉佩放在李成蹊手中,鲜血从嘴角不断涌出。
  “我知道你觉得我为你死是理所应当,但是李成蹊……这是最后一次,”因为失血过多,声音变得嘶哑虚弱,眼神不断闪过黑影,他撑不了多久了,但他必须把这句话说完,这是代原主说的,“这是最后一次,我不爱你了。”
  用命抵消爱意,以此获得新生。
  程澄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李成蹊低垂着头,嘴唇紧抿成一条线,眼眸终于不再是平淡无波的死水,海啸翻涌搅乱了平静,李成蹊环住人的手,慢慢地,颤抖地,不相信地按压在程澄的流血的胸口处。
  直到手里感觉到一片s-hi热后,猛然惊觉将手慌乱地移开。
  等侍卫们解决完那群杀手后,回头看见他们的头儿紧紧环抱着一个人跌坐在地上,看不清神色。
  侍卫们的头儿叫了一声:“主子。”
  侍卫们发现主子状态不对,走近定睛一看,晶莹的泪珠不断滴落在怀中人的脸庞上。
  侍卫们心里一惊,他们从未见过主子哭过。
  李成蹊:“他不爱我了,他怎么能不爱我呢?”
  “他应该是最爱我的。”
  ——
  那把虽刺向了左胸的心脏处,而在有系统的助力下他挡刀的时候稍微偏了一点,造成了可能救不活要死的假象其实还有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