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我在古代画同人漫 作者:游千仞(70)

更新时间:2022-01-18 标签: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穿书 古代 主受 重生
  又是一阵寒风,程澄猛地打了一个喷嚏,有点冷,起身准备离开,他可要回去换身衣服了,不然等会要感冒,本来刚才傅浔和母亲就叫他上心自己的身体,上午说的下午就风寒感冒,估计就不是揪耳朵的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程澄刚起身,手忽然就被拉住,他回头便看见瘦弱的少年眼里泛着泪光,有点急切地说:“我……认识……你。”
  少年声音嘶哑干涩,说话语调奇怪,像是很久都没有说过话了一样。
  程澄听见人说话还有点吃惊,他还以为这人是个哑巴,应该是x_ing子孤僻自闭不喜欢说话?只是刚才生命都受到危险了还不说话,这人也太奇怪了。
  程澄:“原来你会说话,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眼泪猝不及防地掉了下来,泪水涟涟:“我……没有名字。”头伤心地低下,像是不想让程澄知道他的难堪似的。
  程澄感到手被紧抓着的疼痛,低头一看少年抓着他的手指尖都泛红了,可见是用了多大的力气,这个人太奇怪了一边好像在若有似无的推拒着他,一边又紧抓着他的手,好像他在用尽全力的留下自己。
  他见不得人哭,说:“没有名字就没有名字,你进了程府自然有管事给你取一个名字,别哭,带你先去看大夫。”
  没有名字,哪里有人没有名字呢?应该是不喜欢自己的名字,想跟过去的自己一刀两断吧,希望他在程府能有新的人生,新的名字。
  少年身子又轻轻颤抖了一下,不像是被寒风冷到的寒颤,倒像是一种极度兴奋状态下的战栗,开口说道:“能不能……你给我取一个名字?”
  程澄看着眼前瘦弱可怜的少年,整个人落进了水里,身上还有水珠滴落在地上,披着他宽大的衣袍不知道为何这一幕让程澄的心蓦然轻轻抽痛了一下。
  “叫忘水如何?”程澄一向厚颜不知耻,听见人这么说真就当场给人想了个名字。忘水,忘水,掉落水中差点丧命就要忘记水。
  谁知,少年摇了摇头:“贱名单字水就行。”
  程澄也知道凭天国地方的习俗,被卖身为奴名字只取一个单字,比如小羽就只有一个单字羽,这也算是对奴仆的一种j.īng_神压榨,他将人扶起来,微微笑道:“那我以后就叫你小水,好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分享我跟基友的r.ì常:
  我:好困,我想睡觉,可是我今天还没码字。
  基友:睡吧,你不会码字的。
  我:不行,我要r.ì更,我要r.ì六,r.ì万。
  基友:加油,你做不到的。
  我:我保证!
  基友:别保证了,这个月你每天都在保证,每天都在断更。
  我:……你说得对,我是个废物(哭)
  哈哈哈哈哈,我跟我基友相爱相杀的r.ì常。
  这篇文本来说是要准备月底完结的,因为懒拖很久了,应该会在十一月完结的,然后开新文了。
  嘻嘻嘻,我要r.ì六!感谢在2021-10-2417:52:46~2021-10-2700:56: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方丈喝茶jpg2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4章 晚了
  “你们在干什么?”一道厉喝声传来。
  程澄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回过头一看,惹祸的两人竟然找的帮手是傅浔!看着傅浔怒气冲冲,眉眼间似乎都带着郁色,内心发笑:这人不会是吃醋了吧?
  程澄解释道:“刚才我在亭子里看到人落水就救了起来,人家身子弱刚经历了生死腿有点软我扶他起来罢了,你想什么呢?”
  傅浔双眸紧盯着程澄扶着的那人,走近亲自从程澄手中扶起那人,“是这样啊,你叫什么名字?”
  小水在傅浔凑近的时候身子有点颤抖,只是程澄没有察觉,他的视线早已看向了一旁站着刚才陷害小水的两人,“你们知道今天犯了什么错事吗?都跟我去领罚。”吼完,转头看向傅浔,声音立马就温柔了许多,“你带他去大夫那里看看,我先去处置一下这两人。”
  两人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公子,我们错了,公子,是我们鬼迷心窍。”
  程澄转头的时候正好听见傅浔询问少年名字,看着少年怯弱的模样,笑了笑表示谅解直接帮人回答了:“他叫小水。”接着问,“刚才我跟你说的你同意吗?”
  傅浔垂下眼睑,看向身旁的人,眸中泛起冰冷的凉意直直的看着小水,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哦,原来叫小水啊。”冲程澄点点头,“答应你,答应你,你放心吧,我一定一定好好将他带到大夫那里去,小水好可怜啊,夫人你真太心善了。”
  程澄:……
  不知为何,傅浔最后说那句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他,比起夸他来说,怎么更像是在……骂他?
  程澄点点头,j_iao给傅浔他放心,随即转过头冷眼看着不停跪下磕头的两人:“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去管事那里领罚。”
  等程澄带着两人离开了之后,傅浔收回扶着小水的手,长睫垂落,眼底像是压着暴戾y-in暗的因子,嘴角勾起的一抹笑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危险。
  傅浔出声:“你想干嘛?”
  小水身体瑟缩了一下,双眸迷茫像是完全听不懂傅浔在说什么,只是疑惑的看着这个在自己面前和在程澄面前巨大反差的两面人:“你……你说什么,我听……听不懂……”声音颤抖像是带着巨大的害怕。
  傅浔冷眼看着这个熟悉的躯壳,明明这具躯壳以及另外的两具躯壳已经死了,明明这一次他想全部解决掉这一切,他不想再在这个看不见生命尽头的世界里继续演下去了,疯下去了,最后这一次他只想是自己,只想是傅浔这个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