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我在古代画同人漫 作者:游千仞(42)

更新时间:2022-01-18 标签: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穿书 古代 主受 重生
  他急地快哭了……
  “但……但是,我忘记他是谁了……”
 
 
第26章 情深
  程澄抬手敲了敲脑袋,“我怎么就不记得了呢?”
  傅浔感觉到颈肩一片濡s-hi,他将程澄从背上放下来,抓住他的手不让他打自己的脑袋,轻声安慰道:“忘记了就忘记了,没关系的。”
  程澄像小孩一样茫然求知地抬头看向傅浔,脑海努力想起可尽头全是白花花的一片,“可我感觉他对我很重要,我怎么能忘记重要的人呢?”
  傅浔微微叹一口气,答非所问地说:“你觉得今晚的月亮怎么样?”
  程澄抬头望,身子毫无重心地站在地上,摇摇晃晃的,不确定地说:“很漂亮?”虽然脑子里是一团浆糊,可潜意识告诉他不要这么肤浅的回答,接着说,“很圆很大……”
  边说,眼睛边注意着傅浔的神情,只是程澄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带你去摘月亮。”话音刚落,傅浔环住程澄的腰,将他带上宫墙房顶上,此时值班的人少,而且僻静,没有人发现宫墙上站着两个人。
  程澄醉酒后本来就头重脚轻,站在不平稳的瓦砾上,身子就更不稳了,幸好傅浔将他一把揽在怀里,没有掉下去。
  程澄站在屋梁上往下看,便觉得脑海里一阵头晕目眩,但他又不忍扫傅浔的兴致,只好一直忍着恶心,闭上了眼,尽量不往下面看。
  傅浔的怀抱很暖和,环住他的手臂力量感十足,程澄窝在怀里,觉得十分有安全感,恶心感稍退,但醉意更加熏然。
  两人就这样安静抱了一会儿,享受着夜色静谧。
  傅浔的手从宽大的袖子里伸出来,五指舒展伸开对着月亮,双眸注视着程澄,里面蕴含着深沉的情愫。
  醉酒后的程澄感受到炽热的视线,食指点了点傅浔的眼皮,大着舌头说:“你眼睛好漂亮,我快要陷进去了……”
  傅浔握住他的食指,将他的手与自己对着月亮的手j_iao叠,轻声道:“我给你摘个月亮好不好?”
  程澄歪了歪头,疑惑地看着他,双眸看着正指着月亮的手,大脑缓慢地运作着,过了片刻,连忙反握住傅浔的手将之放回来,藏进他的袖子里,小心翼翼地说:“不要用手指月亮!”
  “会被天上的神明划耳朵的!”接着,另一只手抓住自己的耳朵朝傅浔示意,“到时候会流很多的血!会很痛的!”
  傅浔嘴唇蠕动,却半晌说不出来一句话,握住程澄的那只手止不住地颤抖,双眸通红,像是按捺着极致的感情波动。
  程澄疑惑地看着这变化,疑惑地开口:“你怎么了……”
  只是还未等程澄说完,剩下的字全堵在了口腔里。
  程澄蓦然睁大双眼,看着近在咫尺地傅浔,天旋地转,大脑瞬时快速转动,却只能感受到一片茫茫的空白,片刻后,才想明白:傅浔,是在亲他吗?
  紧接着,一双手遮住了他的视线,堕入一片黑暗,感官却放大无数倍。
  “接吻的时候要闭上眼。”
  傅浔低沉的嗓音在程澄脑海里炸开,喝酒没上脸,反而这句话让程澄的脸红透了。
  含糊地字眼吐出:“为……为什么?”
  傅浔一只手蒙着程澄的眼睛,另一只手攥紧比他小一号的手,双眸深深注视着眼前的人,眼瞳很黑,滚烫的激烈的情愫在眼中翻涌,像是要把程澄一起带入深邃的黑暗中,最后化为的动作却是很轻柔,像是呵护着珍宝。
  感受到程澄呼吸越来越急促,傅浔才缓缓松开,身体向后退了一步,但手却一直盖着程澄的双眸。
  “我怕吓到你。”
  --------------------
  作者有话要说:
  原谅今r.ì的短小,忙着迎新时间有点不充足。
  我也终于写到第一个吻啦,满足!
 
 
第27章 破裂
  “夫人,该起来了。”
  程澄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帅脸,宿醉后整个人都懵懵的,自然也没有注意到傅浔的称呼。
  他捂着头坐起来,环视一圈这房间,他不是在万花巅吗?什么时候回到了东宫?拼命回想,仍然是一片空白,“我怎么在这儿?”
  傅浔将人从床上抱起来,走到洗漱的地方,“不然夫人想在哪儿?”
  傅浔抱着一名成年男人,却连气都不喘一下,甚至一只手将能将程澄抱住,另一只手拿了个s-hi手帕。
  程澄自己接过手帕,嘟囔:“你好久都没抱我洗漱了,今儿怎么又开始了?”细听,还含有一丝抱怨。
  傅浔:“好,以后我一定天天叫夫人起床,抱夫人洗漱。”
  s-hi手帕抹了脸,感觉意识清醒了很多,这时才注意到傅浔话里的称呼,瞬间结巴了:“你……你怎么,这么……叫我。”
  傅浔不答,将手帕放好,又拿过一个软布,示意程澄:“啊——,张开嘴巴。”
  知道傅浔要给他刷牙,心在胸腔如擂鼓,虽然觉得不好意思,但还是顺从的张开嘴巴让傅浔把手指裹着软布探进去。
  傅浔的双眼深邃专注,视线逐渐向下,到高挺的鼻梁,红润的薄唇,很软,热热的……
  程澄蓦然瞪大双眼,脸一下就红透了。
  啊啊啊——,他怎么想起了这么少儿不宜地画面。
  等到两人用膳的时候,程澄脸上的热度还没有消散,倒是傅浔像是没事人一样,还时不时给他夹菜,尤其是吃饭的时候,腻歪的眼神让程澄不禁撇过脸,“你别这么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