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我在古代画同人漫 作者:游千仞(36)

更新时间:2022-01-18 标签: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穿书 古代 主受 重生
  程澄扭头吩咐道:“我带太子回东宫,你去太医院请太医。”
  小羽点点头,小跑着离开了。
  程澄扭头看见傅浔一直往后看着祠堂,心里疑惑却像是没看见一样的转过头。
  待两人慢慢离祠堂越来越远,直至看不清时,程澄感觉左肩一沉,温热的鼻息洒在脖颈上,瑟缩了一下。
  傅浔声音沉痛,像是有化不开的忧伤,他说:“我以前从没踏进过祠堂,天天给皇祖母守孝只是想把母后的那份也加上一起。”
  傅浔的生母早薨,甚至母系家族全家都受到残酷的处置,程澄知道他不用问,现在沉默才是最好的回答。
  傅浔接着说:“我的母后在我六岁那年便去世了,罪人之名,祠堂都不能入,早已经找不到牌匾了,每年节r.ì的时候我想尽孝机会都没有,于是我想……把欠母后一起补回来……母后和皇祖母他们都离开我了……”
  程澄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甚至脖颈处的冰凉让他身体僵硬,心却化成了一滩水。
  顿了片刻,傅浔脸朝脖颈处埋了埋,声音有点闷闷的,“我只有你了,你会离开我吗?”
  j_iao付全身心依赖,让程澄不由沉醉其中,可是心里还有一道防线拉扯着他,想清楚自己的任务,想想自己的反派身份,结局是不可逆的……
  心里忧思多,但现下程澄毫不犹豫地摇头,说:“我不会。”
  他也想毫无顾忌地抛弃狗屁剧情一次!
  背后的傅浔笑了,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很怪异,像是猎人终于抓住了心爱的猎物,并找到了猎物的致命弱点,笑的很满足。
  ——
  太医掀开傅浔衣服查看伤势的时候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掩藏在衣服底下的是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遍布着密密麻麻地伤痕,青紫纵横j_iao错。
  太医上药的时候都不由一抖,主要是太子妃如有实质要杀人的目光实在是令人害怕。
  程澄在小说中就知道这段剧情,太后死后的r.ì子里是傅浔最难过的一段时间,没有势力还占着太子位是很多人的眼中钉,可又不能把他除去,只能让他自我毁灭,看这段的时候,程澄泪s-hi枕头,太多想穿书挡在那个还只是少年的身前。
  可是当他真的穿书进来时,他为了任务,思量太多,反而最初的初心没了,自以为是的想这是傅浔成长的路,是作者安排好的路,是必不可少的,带着一种自我的上帝视角,可傅浔现在不是纸片人,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傅浔的脸埋在被子里。
  程澄很后悔,他有什么资格来决定傅浔的人生呢?
  程澄按下心里翻涌的情绪,指腹轻轻摸着那些伤痕,问:“疼不疼?”
  傅浔摇摇头,露出半张脸,声音欢快,“太子妃陪着我就一点都不疼啦!”
  程澄心里暗道:笑得真傻。
  一旁目睹全程的太医恶寒地抖了抖身子,年纪大了看不得这些小情小爱。
  太医上好药,开了些药方,程澄叫小羽带人领赏钱去了,卧房里只剩下傅浔和程澄两人,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
  傅浔裸露着上半身,伤痕累累的背部暴露在空气中,蝴蝶骨突出,有一种独特的战损美,脸从被子中露出半张,就一直盯着程澄看。
  程澄找了个凳子坐下,感觉到傅浔□□裸的炽热的视线,对视了一秒便扭头,装作看房间里的布置,有些东西他看着感觉很熟悉。
  比如挂在墙上的一幅竹子画。
  “这幅画……?”
  傅浔视线也转移到那幅画,程澄不由松了口气。
  傅浔:“那幅画是你画的,我找人高价买下来了。”
  原主以前也十分擅长画画,尤其擅长风景物画,而自己可能没有那么高雅的情趣了,程澄敷衍一笑准备揭过去。
  而傅浔像是没打算过,反而整个人都亢奋了,“你画的画真的很好看,我很喜欢,这幅画是当时被别人买去的,我想着你要嫁给我了,婚房肯定是两个人共同生活的地方,需要有你的东西,所以我就把买回来了。”滔滔不绝说了一大堆,后观察到程澄的神色,一愣,小心翼翼地问:“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样做?”
  程澄摇头,“没有,不要多想。”刚才他跟系统聊了一会,有点跑神。
  系统告诉他:有些事情不是程澄能够阻止的。
  程澄的确不该干扰这段剧情,但他为他做过的事情不会后悔,就算他的结局最终走向是被傅浔丢进万蛇窟。
  但那又如何呢?现世他早就因以心脏病死亡,现在多活那么久不是赚了吗?
  傅浔小心翼翼的紧张神情松懈下来,“那就好。”紧接着,黑眸闪烁着崇拜激动的光,问:“你能给我画幅画吗?”
  说完,傅浔又着急忙慌地解释:“因为一直都是一个人住,所以我想这间房间需要你和我象征着羁绊的东西,我这个人有时候就是会贪心不足,愿望很多,要是你不想画,也不要紧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料定程澄会拒绝他一样,脸上布满了沮丧。
  “没问题,我明天就给你画。”程澄不由失笑,立马就答应了。
  羁绊,这个词,他很喜欢。
  程澄走近,坐在床榻边,摸了摸他的头,“还有什么愿望吗?我今天都能满足你。”
  傅浔双眸立马就亮了,“真的吗?”将脸又全部蒙进被子里,傻笑了几声:“赚了呀。”
  程澄点点头,后面傅浔说的那句话他没听清,“你说什么?”
  傅浔又露出红红的半张脸,摇摇头:“没什么,那明天能和我一起去祠堂守孝吗?”
  “行,还有,你可以不用问我。”
  “每天晚上都要陪我去看月亮。”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