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我在古代画同人漫 作者:游千仞(25)

更新时间:2022-01-18 标签: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穿书 古代 主受 重生
  程澄今天刚背着傅浔跟傅灏达成合作,又迫不得已在外面养了个男宠,现在多对视男主一眼,心里便生出掩不住的心虚。
  他将手避开,自己下了马车,颔首表示歉意,语气却不冷不热:“让太子久等了。”
  傅浔的手尴尬地伸在半空,笑了笑,像是无事一般将手收了回来。
  程澄示意小羽:“叫步辇来。”
  傅浔抬手止住小羽,对程澄说道:“太子妃,我们今r.ì散步回宫吧?”
  程澄现在对傅浔内心有愧,虽然自己不断说要戒除男主对他不知从何而来的依赖,但是对上傅浔的双眼便无法拒绝他的要求。
  程澄点点头,两个人便并肩走了起来,小羽自觉的先行离开,把空间留给两个人。
  空气凝滞……
  程澄实在不知道对傅浔说什么,多说多错,反而选择默不开口。
  倒是傅浔先开口了:“太子妃,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让你不喜。”
  程澄一哽,“没有,是我天生不喜与人亲近。”
  欲哭无泪地想:男主你真的什么错都没有,是我有任务在身,我有愧啊,我是个反派,我与你不相容的!
  傅浔转过头,看着程澄的眼睛,问道:“是吗?”
  作为一个反派必须兼备强大的心里素质,程澄也转过头,眼睛直直地对上傅浔的眼,语气平淡:“是。”
  两人对视了片刻,像是谁也不服输。
  傅浔从怀中拿出一个红色的荷包问:“太子妃还记得这个吗?”
  程澄眸光闪了闪,他自然记得,这荷包是古芝亲手绣的,里面还放着他给傅浔画的Q版人物像,“记得,你拿出这个干什么?”
  傅浔避而不答,反而语气中带着怀念:“我还记得,这是第二天我去提亲你给我的回礼,你将荷包j_iao到我手上……”说着说着,眼中就泛出点点晶莹,“你我自小便有婚约,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你以前对成王心有崇拜,可我想你总归是要嫁给我的,过往我可以既往不咎,只要婚后你心在我这里就好,可我现在发现,是不可能的。”
  程澄看着傅浔眼眶中将落未落的泪珠,内心叹口气,男主怎么这么爱哭呢?而且我是反派啊,还想和我将心比心,这届男主不太好带啊……
  程澄:姐妹,你说这男主脑子是不是不太好,是不是你见过最差的一届男主。
  系统2002:我也是第一次,不知道是不是最差的,但是的确恋爱脑严重,现在看清你渣男的真面目,起码后面你背叛他的真相揭开他不会太伤心。
  程澄:是嘞,趁早打消男主对我的幻想!
  程澄故作冷漠,一心说着渣男发言:“随便你怎么想。”
  “随便我怎么想……”傅浔轻声着重复,随即转头,避开了程澄的双眼,抬头看向天空,目光涣散地定在一点。
  八月仲夏,马上将要到中秋节,月亮倒是又大又圆,周围繁星闪烁,衬得月亮越发皎洁耀眼,两人就像是站在月亮的正底下,一抬头便能看见,好像月亮已经把两人裹住了。
  傅浔轻声问:“你觉得月色好看吗?”
  程澄点点头,古代空气清新无污染,连带着夜色都是现代工业城市下难以企及的。
  傅浔伸手指了指月亮,“那月亮呢?”
  此话一出,程澄有点摸不着头脑,这月亮有什么好问的,好看啊,又圆又大。
  傅浔一直观察着程澄的表情,等了片刻后,眉心一蹙,像是不可置信,说道:“算了,月亮也没什么不同。”
  说完,将荷包j_iao还到程澄手中,“物归原主,这荷包的主人应该不是我吧。”
  傅浔最后一眼,眸中水盈盈的,蕴满了失望,离开的背影显得孤寂又落寞,程澄的视线从上而下,到脖颈时眼睛被微光一晃,眨眨眼,转瞬又看不清了……
  程澄见背影远去,视线向下看着手里红色的鲜艳的荷包,挠破了头也没有想通,就因为他没答出来一个月亮如何,傅浔就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程澄迷茫地问系统:姐妹,就因为一个月亮,傅浔就这样?现在的男主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系统2002:宿主,可能并不是月亮如何,很可能就是想你说点什么,你没说,也怪不得你母体solo。不过如愿以偿地让男主摆脱恋爱脑,宿主可以好好做任务了。
  程澄:请不要人身攻击我的情感生活!
  程澄捏了捏手里的荷包,说点什么?他唯一想说的就是傅浔拿手指月亮的行为,会被月亮神划耳朵的!
 
 
第15章 酒鬼
  程澄半举着茶杯,已经叹了不下十口气了。
  一旁的小羽见程澄如此,开了口:“公子,你为什么出来玩还要叹气啊?”
  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糕点,小羽每个盘子都雨露均沾地吃一口,恨不得一口塞下一整个盘子,吃货的脑子里只有吃和美食,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面对着这么多好吃的还能无动于衷地叹气。
  程澄心里苦,自从那晚月下散步后,他已经快五天没见到傅浔的正脸了,虽然都在东宫,可是却很少碰面。
  程澄又叹了口气,放下茶杯,拿起摆在一旁的筷子也准备尝一块糕点,正所谓心烦的时候来一口美食,他也想试试一下吃货的终极奥义。
  可程澄刚夹起来,就被另一端的筷子截胡,小水就在他火辣辣目光的注视下,把糕点送进嘴里,笑的很贱,“这糕点真好吃啊!”
  程澄又夹了几块,毫不意外地都会半途被小水截胡,将筷子往桌上一拍,“不吃了!”
  又眼含怒火的看向小水:“说吧,今天找我来干嘛?”
  小水放下筷子,身子微微前倾,语气暧昧:“这不是我来进行男宠的义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