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我在古代画同人漫 作者:游千仞(23)

更新时间:2022-01-18 标签: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穿书 古代 主受 重生
  程澄接着说:“傅灏,这合作你做不做,你可要想好,我身后站着谁,就算你有皇后支持你,可朝廷形势你不会看不清吧?”
  程澄停顿片刻,给傅灏思考的时间,“再者后宫皇子多,你不想做自然是多的人巴巴求着我合作。”
  说完,程澄起势要走,傅灏连忙出声止住他:“等等,你能保证一定能帮我坐上太子位吗?”
  “能。”掷地有声。
  傅灏:“行,我相信你,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程澄迈步跨出门槛,留下一句:“我要你做什么的时候,自然会来通知你。”在离开视线的一刻,回头缓缓一笑,“合作愉快。”
  接着脑中系统滴滴地提示音响起:恭喜宿主剧情任务完美完成。
  等他出了听雨楼,便瞧见小羽站在门外,“你怎么在这儿?”
  “公子。”小羽见程澄出来,先是惊喜而后脸色又慢慢垮下来:“我没有完成公子的任务,没有抓到那个小偷,我跟他j_iao手,那小偷功夫实在了得。”
  程澄安慰地拍了拍小羽的头:“没事,那小偷暂时放一边去,他只要没将画稿内容流出去就好。”
  “这么晚了,咱们先回宫去。”程澄见天色已晚,便招呼着小羽回去。
  系统也在脑海里提醒:宿主,剧情错乱的惩罚即将开始。
  提及此,程澄便来气,次次碰见那小偷就没什么好事,见三次有两次导致剧情错乱害他被电击,抓不到人他又只好将气压进肚子里,没好气道:你开始就开始,还提醒我做什么。
  程澄话音未落,身体内部便有无数电流流窜,他的身体的肌r_ou_不由自主的痉挛和颤抖,那种疼痛是直击灵魂深处的,他停下,勉力保持身体还能站稳。
  小羽见公子停下脚步,关心的上前询问:“公子,你还好吗?”
  程澄将手搭在小羽的肩上,借着力支撑身体,喘着粗气说:“就肚子有点疼得厉害。”
  “肚子疼?”小羽着急道:“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公子我们快回去找太医瞧瞧,你在坚持一会儿,万花巅马车管理处就在前面了,我们马车就停在那里的。”
  小羽见程澄冷汗直冒,一把便将程澄背起,语气关心又着急:“公子得罪了。”
  ——
  “等你好久了,你怎么现在才来?”一句话犹如平地惊雷般。
  程澄抬眼望去,便瞧见那名小偷堂而皇之地坐在自己的马车上,手上把玩着玉佩,神色满是嚣张和不耐烦。
  程澄从小羽的背上跳下来,虽然他现在还在遭受电击,但输人不输阵,那小偷敢堂而皇之地找上他,自然是量着程澄不敢动他。
  程澄斜睨了一眼,冷笑:“你倒是还敢出现在我面前。”他注意到那少年手中把玩的玉佩,心下终于明白,“这才是王建三的真正玉佩吧,你倒是好计谋,把我也算计进去了。”
  少年面色苍白,低笑了一声,显得倒是多病的脆弱模样,手将玉佩朝程澄抛来:“他打了我那么多顿,我不得找他讨要些利息?”
  又接着说:“我先是偷了他的玉佩,又拿一个以假乱真的玉佩替换,我要不这样做,刚才我就要被他一口咬到拖进刑事处了,不然我现在怎么能好好地站在和你说话呢。”
  程澄只是冷笑,刚才那副怯弱的模样全是伪装,只觉得自己的善意喂了狗,他接过抛来的玉佩,问:“你这是干嘛?”
  “这就当你我二人好好坐下商量的筹码,如何?”
  程澄翻看手中的玉佩,质量的确是上乘,只是他这东西还入不了他眼,又抛回去,说:“我可看不上别人的东西。”
  少年像是知道他会这样说,又从怀中掏出一东西,亮了亮:“这个呢?”
  程澄瞳孔蓦然放大,少年手中拿的显然就是他的画稿,忍住想暴打他的心思,问:“你想和我商量什么?”
  他此时正经受着电击惩罚,还要分出心思说话,显然额头上爆出的青筋和不断冒出的冷汗,也让少年注意到了。
  脑海中响起系统2002的提示音:电击十分钟,惩罚结束。
  少年跳下马车,皱眉问道:“你身子不舒服?”
  程澄将计就计,低垂着眼,装作一副疼得难以忍受的模样,瞧见地上的影子慢慢朝他靠近,少年的手碰了碰程澄身子:“喂,你没事吧?”
  就是现在!程澄立马动手抢少年手中的画稿,谁知少年的动作更快,一下闪过。
  少年边闪避着程澄的攻击边说:“这东西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
  “你说呢?”这画纸要是被少年流出去,他的马甲何在?再加上他的尴尬的身份,在万花巅向李成蹊告白,又跟傅浔结了婚,这三角身份,程澄不知道会发酵成什么样子?
  小羽见状也帮着程澄,加入了攻击少年的队伍,虽说二打一胜之不武,可是这少年武功高强,二打一他也没有落向下风。
  “你就算抢到这张画纸也没用,我早已经吩咐好,要是我今天没回去,那些画稿便会流传到各个大街小巷!”
  程澄立马住了手,向小羽示意,也停了手。
  程澄整理了自己的衣服,保持仪态,淡声道:“说吧,你想和我商量什么?”
  少年也拍了拍自己破烂不堪地衣服,抬眼向程澄看去:“终于愿意和我好好聊聊了?”
  程澄颔首,脸上满是不耐烦:“有屁快放!”对上个无赖的小偷,自己又有把柄在他身上,两个人打他一个又势均力敌,别提心中有多憋屈了。
  这口气不上不下的,程澄开口讽道:“有这功夫不去边疆打仗为国奉献,倒是成了个无赖小偷。”
  少年慢条斯理地将画纸折好,放进兜里,漫不经心地说:“是啊,我这人可不就是没什么宏图伟志,就喜欢干些偷j-i摸狗的事,烂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