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我在古代画同人漫 作者:游千仞(22)

更新时间:2022-01-18 标签: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穿书 古代 主受 重生
  程澄边向小羽吩咐:“抓住他。”
  边在脑海里跟系统j_iao流:什么意思,剧情错乱?
  系统2002:宿主,你还记得书中马车撞人的剧情。
  程澄沉思了一会儿,得出结论:所以说马车撞人的剧情发生在今天,但今天马车撞的是那个小偷,救人的是我,所以导致今天剧情错乱。
  系统2002补充一点:是宿主乱入剧情,导致剧情错乱,因为今天男主没来万花巅但是剧情仍旧在发展,剧情会将缺失地方自动补足,而剧情错乱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宿主昨天和男主吵架了,男主今天便不想出门。宿主破坏剧情,根据惩罚……
  程澄连忙打断:就因为昨天我搬出偏殿,男主伤心了,所以不想来万花巅,所以剧情错乱?你觉得这逻辑你自己说的通吗,就因为这样,剧情错乱?
  系统2002依旧以冰冷的电子音说道:宿主,我给你提醒过,这是高危世界,虽然这是书,小说,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剧情,但是每一个人都是活生生的人,并不是纸片人,没有思想,不会改变,相反只要一点变化,那么这个世界就像骨诺米牌一样,崩塌,瓦解。
  系统2002继续道:系统判定剧情错乱,惩罚宿主电击十分钟……
  程澄连忙道:停停停,我接受惩罚,不过惩罚能延迟吗?这正在大街上,好歹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吧,而且我今天还要跟傅灏搭上线。
  系统顿了会儿,像是判断程澄的话可不可行,最后才道:好的,宿主。
  程澄内心舒了一口气,起码能延缓惩罚了,不至于在大街上哭的痛哭流涕,现在首要任务是要去听雨楼找傅灏,也不知道小羽追那小偷到哪儿去了。
  程澄想,小羽抓到人应该会回去等他,自己先去听雨楼找傅灏。
  程澄一到听雨楼门外,便听见百转千回的戏曲唱腔,越过门槛,正厅便搭建了一个戏台子,台下坐着不少戏迷,正鼓掌叫好。
  程澄进去便招呼了一名小二询问:“请问今天有没有一个叫傅灏的人来这儿听戏。”
  小二点点头说道:“傅公子此时应该在后台,你且去后台看看吧。”
  程澄闻言,又问:“那后台在哪儿?”
  小二抬手指了一个地方。
  可等程澄走到后台时,木门正虚掩着,里面还传出细微的,还有人轻声讲话的声音。
  “慕生,等我成为……我定三媒六聘……”
  声量小,程澄也听不太清,模模糊糊捕捉到了几个字眼。
  他眼往里瞧,不由看见让他震惊的一幕。
  程澄惊讶地后撤一步,后台东西杂乱,他这一动便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柜子,这动静立刻惊扰到了里面的人。
  “谁?!”
  程澄见被发现也不用藏着身子,恢复镇定,淡定地推开门,笑:“是我,打扰到三皇子雅兴了。”
 
 
第13章 男宠
  傅灏见来人,先是皱眉,而后又慢慢整理好身下人的衣服,才是抬眼看向程澄:“怎么是你?你想干嘛?”
  程澄踱步进门,这才看见傅灏身下人的脸,面色苍白,整个人显得十分憔悴,但挡不住颜色艳丽是惊世的美人胚子,只是这越看他怎么觉得越熟悉呢?
  傅灏见程澄一直盯着人,身形一挡,深呼一口气:“皇嫂,管好你自己的眼睛,有时候好奇心太多了并不是好事。”
  半是威胁半是警告的话语,程澄心下明了,这是傅灏的心头宝,收回视线,“三皇子,我来找你,只是想跟你合作而已,别这样对待自己的合作伙伴。”
  傅灏似乎也是惊讶程澄这番话,只惊讶了一秒便又恢复原来的淡定神情:“你想谈什么?”
  程澄看了看傅灏身后人,说:“他听着没关系?”
  傅灏毫不犹豫,斩钉截铁地说:“直接说就是,他是我的人。”
  程澄在后台找了个椅子坐下,手中的折扇装模作样地扇了扇,才缓缓说道:“把你送上太子位置,如何?这个合作做不做?”
  傅灏一时半会儿没有说话,程澄也知道这个信息量有点大,傅灏一时半会儿答不上来,他也不急,四处打量后台的摆设,实则眼睛核心还是放在那位名叫慕生的身上。
  程澄敲了敲系统:这个慕生……是剧情人物吧?
  系统2002肯定地回答:是的。
  剧情人物……《天下》是本大男主的买股文,人物都是为男主的成长做铺垫的,有反派,有红颜,可程澄把书中剧情想了个遍还是没想起书中有个叫慕生的人,还跟傅灏有关联……
  恰时,傅灏开口了:“你认真的?你可是太子妃,帮我夺位,有这么好心?说吧,你想要什么好处?”
  程澄点点头,“我非常无比的认真。”原主是一个炮灰反派加恋爱脑,他也只好往这儿上面靠,“我实话跟你说吧,我非常厌恶太子妃这个身份,也非常讨厌傅浔,就傅浔那个软弱无能的样子,多看他一眼,我都恶心。”
  “而且……”程澄顿了一下又缓缓说道:“我一直倾心的都是成王。”
  程澄说了一大串话,傅灏声也没发,还在思考他话中有几分可信。
  程澄见傅灏迟疑,决定再添把火:“你不想要太子位吗,按我说当今皇上也没几年好活,到时候你便可以顺理成章的登上皇位,到时候你想做什么不可以,更何况是迎娶一个戏子,三皇子,你觉得呢?”
  身后人身子抖了抖,傅灏连忙将人轻声安慰了几句,又转头看向程澄,眉眼凌厉:“你听见了多少?”
  程澄双手举起,无辜:“天地良心,我就听见了最后一句,后来我想听,那不是被你们发现了吗?”
  程澄边说边打量这位慕生,可真是傅灏放在心尖尖上的人物,一句话没说,傅灏的大半注意力便在他身上了,只是x_ing格未免太软弱了些,感觉比傅浔还要软弱,他刚才就实事求是说了几句话,好像就惊扰到了这朵娇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