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病美人皇帝深陷修罗场 作者:原叶原

更新时间:2022-01-13 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穿书 宫廷侯爵
文案:
  姜昭重病不治,却穿进了书中成了同样命不久矣的病弱皇帝。
  原身胆怯懦弱无能,是个傀儡皇帝,身边有被迫为他吊命的太医,玩弄权术的首辅,手握兵权的摄政王。
  来都来了,姜昭决定当个乖顺听话、不惹人厌的皇帝,享受最后的帝王待遇。
  面对苦涩药汁,一饮而尽,姜昭:江太医辛苦。
  面对冷眼讥讽,笑脸相迎,姜昭:首辅大人说得对。
  面对严厉训斥,眼神真挚,姜昭:摄政王教训得是。
  满天冰雪中,宇文绪拥着病发的姜昭,第一次知道什么是绝望;江奉京翻遍医书典籍,一夜白发,却束手无策。
  萧从妄背着睡着的姜昭,一步步往山顶而去。
  皇上说,他想看r.ì出。
  萧从妄一生恪守家训,心中只有国家、百姓,皇帝在他心中是谁无所谓,只要是个好皇帝。
  可后来他才明白,若是没有姜昭,这国与他何干。
  病弱乐观受VS冷肃忠犬攻
  【这是一本小短篇】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昭 ┃ 配角:萧从妄、宇文绪、江奉京 ┃ 其它:预收《全星际的毛茸茸都宠我》
  一句话简介:皇帝成了万人迷
  立意:人生总会有希望
 
 
第1章 
  “江大人,皇上为何还未醒来?”略微有些低沉的男音隔得不远不近,声音平静无波。
  “这就不好说了。摄政王也不是不知道,皇上时不时就要试探一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这个声音里满是讥讽的冷意,“难不成咱们皇上这就醒不过来了?我记得龙体在江大人的调理下,还撑得住。”
  “皇上无碍,只是旧疾复发。”这又是另一个温润的声音。
  他只觉得身上像是有银针被拔掉的感觉,温润的声音继续说道:“皇上马上就会醒的。”
  姜昭已经醒过来了,可脑袋又昏又疼,脑海中有画面闪过。
  疼痛渐渐减轻,脑中渐渐清晰——他穿书了,穿成了一个跟他同名的炮灰皇帝。
  原身姜昭不过是先皇姜纬成的远房侄子,真皇子姜舟至今流落在外,他才是本书的主角受。
  先皇子嗣艰难,或者说整个姜家都子嗣不丰,且姜家男丁皆都体弱短命。
  先皇有一女两子,两子皆夭折,唯有一长公主留存血脉。后来再也未有皇嗣出生,不得不在族中过继了姜昭作为继承人,继承姜家的皇位。
  可姜昭的身体也并没有多强健,先皇驾崩之后更是每况愈下。
  此书讲的便是,真皇子姜舟被寻回宫中,在摄政王和首辅共同的辅佐下,开启了一段帝王传奇,以及与众多被他魅力折服的男人们的缠绵感情。
  最终,这位帝王俘获了一众男人为他的宏图霸业冲锋陷阵,他们和平共处,像是都得到他又像是都没得到他,唯独这位帝王,熬死了所有情人,才结束了他传奇的一生。
  姜昭还是被一位小护士安利了这本书的,因为同名的缘故,小护士建议他全文背诵,他还笑了。可姜昭只看了这一段霸气的简介,以及开头的一章,便沉沉睡了过去。
  没想到一睁眼,他就穿书了。
  想来,方才说话的人应该就是摄政王萧从妄和首辅宇文绪,还有一位在给他诊治的应该是太医江奉京。
  这些都是拜倒在主角受姜舟龙袍下的男人。
  姜昭醒了便也不再装了,反正来都来了。
  他缓缓地睁开了眼。
  寝宫里即便四处都点着灯,光线也有些几分迷蒙昏暗,龙床上的人闭着眼,唯有这时才会显露出几分姜家天生的姿容。
  姜家人长得好,历代都出绝色,无论男女皆是世间少有的倾世容颜,或许就是因为容颜过盛,盛极必衰,姜家人都体弱多病活不久。
  可但凡这位便宜帝王睁开眼,便生生让那绝色的容颜打了折。
  那双形状好看的眼眸里,只有懦弱、害怕、恐惧,胆怯……让他整个人看着都极为的不顺眼不舒服。
  那张脸就像是被贴上去,偷了别人的脸一样,亵渎了那张完美的容颜。
  姚喜是伺候在皇上身边的贴身太监,昨夜是他当值,半夜皇上忽然发病,吓得他立刻去叫了江太医来,情况十分凶险,没多久摄政王和首辅大人也入了宫。
  如今三人已经在寝宫里待了快三个时辰,眼瞧着皇上总算是要醒了,姚喜心里松了口气。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皇上,忽然见皇上缓缓睁开了眼,他惊喜道:“皇上醒了。”
  姚喜在皇上身边伺候了好几年,初见皇上之时他震惊得久久不能回神。
  他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人,比那画中仙还美得不似凡人,可皇上那双眼,生生把这幅仙人之姿拉入凡尘。
  而此刻,龙床上的人眉目如画,五官j.īng_致挺立,因着病中那双薄唇唇色极淡,然而最让人注意的却是那双眼尾淡淡勾起轻眨的桃花眼。
  他穿着一身白色丝缎中衣,系带松垮,露出脖颈下一片比丝缎更加白的肌肤。
  姚喜对上那双眼的惊喜还挂在脸上,就这么愣住了,他甚至不敢眨一下眼睛,唯恐惊吓了那人。
  好像只要他一动,那龙床上的谪仙,便会缥缈而去。
  姜昭的双眸缓缓眨动了一下,像是才看清站在龙床前居高临下的三人,他们并没有露出什么表情,似乎只是愣了一下,随即便眼神淡漠的看着他。
  一位身穿玄色金边的男人,头发高束全部包裹在银色发冠之中,面目英俊硬朗,浑身散发出凌厉的气势。
  这位一定是摄政王萧从妄,手握兵权。
  他身边站着一位神情十分冷淡的白衣男子,他容颜俊美可冷淡的脸上带着一抹极淡的讥讽,他的墨色长发用玉冠半束,即便如此也没减弱他身上一分的上位者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