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海王渣攻他怀孕了 作者:苓心(上)

更新时间:2022-01-09 标签: 爽文 强强 生子 豪门世家
文案:
  陈烨是个渣攻,情人无数,最近有个前任男友知道他脚踩多条船,和陈烨分手后勾搭上了他舅舅,陈烨心情不好喝醉了跟发小睡了,
  数个月后陈烨和发小有矛盾打架,打进了医院,陈烨发现自己怀孕。
  发小想要孩子,陈烨一脚踹开人,继续出去海,结果走到哪里身后都有条疯狗跟着,
  直到某天发小疯狗为保护陈烨躺进医院,看到男人可能脑死亡,陈烨说:“你要是醒来,我就生这个孩子。”
  发小直接诈尸:“老婆!我没事!”
  陈烨把装死的人打得有事。
  立意:患难与共的爱,相知相守
  内容标签:强强,生子,豪门世家,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配角:|其它:狗血,豪门世家,古早
  一句话简介:渣攻他怀了发小孩子
 
 
第001章 把发小睡了 陈烨,我可以对你负责
  穿着一件浴袍坐在沙发上,陈烨整个人几乎是窝在沙发里,两条笔直有修长的长腿也弯曲,踩在沙发边缘,他后背贴着柔軟的沙发椅,视线看着窗户外。
  这个酒店外面是一个私人花园,会员制的,不过很多时候,可能有钱都不能进去,陈烨倒是可以随便进,花园的主人看到他都是谄媚的笑。
  过去陈烨很喜欢这个花园,经常到花园里逛逛,但现在,陈烨看到窗外的花园,一点愉悦的心都没有了。
  后脑勺往后仰,整个脑袋都搁在靠背上,眼睛直勾勾看着天花板,陈烨沉沉呼了口气出去。
  右手指尖夹着一支烟,只是点燃后就没有抽过,一直在那里自燃着,烟雾袅绕,陈烨没有烟瘾,不像很多人,只要沾染后一天不抽就难受。
  陈烨这人,基本对任何事物,上瘾的时候都很少。
  唯一热衷点的,大概就是喜欢养点小情人。
  也正是这个爱好,让陈烨有了今天,浴室那边水流声一直在响,里面的人在洗澡,对方的习惯,喜欢早上洗。
  陈烨也想再洗一下,昨晚倒是洗过了,可总觉得浑身都黏糊糊的,在泥浆里滚过一样。
  但是又太过疲惫,不只是身体,心也是。
  陈烨伸手把烟头给拧灭,抬起手盖在眼帘上。
  嘴角缓缓上扬,无声笑了起来。
  浴室里的水流声停下陈烨这才拿开手。
  有人从里面出来,先是开门声,随之而来的是脚步声,逐渐靠近沙发的脚步声。
  男人就站在陈烨身后,低垂着眼,用深暗尖锐的视线盯着陈烨,陈烨却没有回头,反而扭了扭脖子,脖子上一个小小的伤口,拉扯到陈烨嘶了一声。
  抬手去摸,轻轻一摁,细微的疼痛就弥漫开。
  陈烨又抬起手,看到手腕也有个伤痕,是被咬出来的痕迹,齿印都还能看见。
  妈的,狗东西!
  陈烨在心底骂了一句,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个发小陆泽居然是条狗。
  还是条疯狗,专门往他脆弱的地方咬。
  被陈烨骂做疯狗的男人,就是身后那个,陆泽目光锐利又幽邃,一直盯着陈烨,眼皮都不带眨的。
  可两人一站一坐,半天过去了,谁都没有说话。
  房间里充满了低气压,像是掉根针都会发出声音。
  陈烨也感觉到了,可是不当一回事,拿起手机翻看娱乐新闻,昨天的一个事,今天头条占据着。
  新闻里的人,露出幸福笑容的年轻小演员,是陈烨过去的一个小情人,不久前分手,对方发现陈烨原来还有其他很多情人,不只他一个,对方伤心离开,觉得陈烨背叛了他,可是陈烨从来没和对方说过爱,只是喜欢,喜欢宠物那样的喜欢,是小演员自己蠢,居然觉得和他是真爱。
  分手后陈烨立刻就找了新的漂亮的人,早就快把小演员给忘记了,可谁知道就在几天前,居然收到了小演员的结婚请帖,对方倒是够厉害,勾搭上的人竟然是陈烨他舅舅。
  陈烨打电话过去,舅舅还直接告诉他以后少点联系,免得他爱人会不高兴。
  自己的家人,转头成了前任的老公,陈烨实在难以接受,又没办法去拆散他们,只能自己出来喝酒。
  这一喝,喝出了事,把发小好友给拉到了酒店。
  陈烨倒是无所谓,他向来对这种事都无所谓,大家玩玩,玩高兴就行,然而这次的人不是过去那些小情人,是陆泽。
  作为多年好友,陈烨知道陆泽的x_ing格,看起来和善好相处,实则不然。
  陈烨翻看了一会手机,放下,身后的人始终站着,似乎陈烨不出声,他都不说话,彻底要变成哑巴一样。
  陈烨舔了舔嘴唇,嘴唇也有点微疼。
  狗东西!陈烨又暗骂了一声。
  转过头,陈烨看向了陆泽,男人也穿着和他一样的浴袍,一根细带系着,不得不说陆泽身材相当好,九头身,肩宽窄腰大长腿,比陈烨任何一任情人都还要优秀。
  如果是别人,说不准陈烨还能继续玩玩,可偏偏是陆泽。
  他这人有个规则,就是不吃窝边C_ào。
  陈烨挑起眉头:“是要钱还是要我负责?”
  极其轻浮的语气,陈烨是真不在乎,哪怕这里的人不是陆泽,他也是这个态度。
  而就是知道这一点,陆泽眼底的幽暗才更加深邃。
  “你都知道了?”知道他对他什么感情。
  昨天陈烨喝醉了,但是他没有,以陆泽的力量身手,陈烨赢不了他,所以两人能一起在同一个房间醒来,最为主要的还是因为陆泽。
  但凡陆泽离开,就不会有今天这个情况。
  “知道,又怎么样?”难道要他给回应了。
  他是真没想到,陆泽居然早就对他有念想了,以前倒是会演,滴水不漏。
  “那你呢?知道吗?”
  知道他的回答,陈烨问陆泽。
  “陈烨,我可以对你负责。”陆泽表明态度,他的手落在身侧,拳头紧紧攥着,指甲往掌心里面陷,一股钻心的痛,让他可以稍微控制,而不至于被陈烨漫不经心的态度给激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