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逐出家门后,我又被娶了回去 作者:裳小柠(上)

更新时间:2022-01-09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宫廷侯爵
文案:
  雍容腹黑老男人攻X天真无邪小漂亮受
  ★祁知年自小便知,自己是个尴尬的存在。
  生于、长于英国公府,金尊玉贵,却与家主毫无血缘关系,全因十六年前母亲以私情挟迫厚着脸皮才赖上英国公祁淮。
  祁淮人称史上最风雅,当世真君子,并不为难他们母子二人,却也从不见他们一面。
  这并不影响祁知年的孺慕之情,他从未见过祁淮,却无法避免地崇拜他、关注他,他努力读书,严格克己,期盼和渴望得到祁淮哪怕半点的回应。
  直到当年谎言被识破,他和母亲被齐齐逐出家门,也没能见到祁淮一面。
  ★人人皆知,英国公祁淮识人不清,做了京中第一接盘侠,替人白养十六年的儿子,好惨一男的。
  好在老天有眼,白吃白喝的两个包袱被一脚踢出,满京里谁人不能赞一声痛快?
  面对各式言论,祁淮无动于衷,却在某次闹市中瞧见个漂亮小家伙。
  小家伙生得一副富贵公子的模样,却穿得破破烂烂,满身狼狈,手中还宝贝地抱着个满是纸张的书筐。
  可怜又可爱。
  风过纸落,散了一地,祁淮看着那漂亮小人,不由挑眉,轻轻地“啧”了声。
  他翻身下马,上前,捡起那纸,递给少年,淡笑:“字不错。”
  ★雪地梅林,八角小亭,茶香轻烟,祁知年雪衣乌发,端坐于桌前,笔下不停。
  身后有人贴近,宽厚高大的身躯覆上来,握住少年纤细的手指:“我教你用我的字体,写我的名字,可好?”
  祁知年忍不住抖了下,下意识想起自己多年以来隐秘的心思,豆大的墨点落在纸上,染了一大片。
  “好。”
  #和古代老男人学习如何将乖甜漂亮宝贝成功娶回家#
  #捧我的宝贝去至高无上处,接受万人景仰,包括我自己#
  1.攻受没有血缘关系,长辈之间的恩怨也都会在文中一一说明!
  2.年上,年龄差16岁。
  3.可能会生子。
  立意:相信自己,积极面对生活,终能获得爱与圆满人生。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情有独钟,天作之合,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知年,祁淮|配角:预收《顶流的小娇妻揣崽跑了(穿书)》|其它:预收《亡国后六岁的朕穿到现代了(古穿今)》
  一句话简介:雍容老男人vs乖甜小漂亮
 
 
第01章 神仙小郎君
  一夜大雪后,整个京都银装素裹,丝丝儿地透着寒凉。
  午后,太yá-ng露了脸,晴光漫天,大街小巷都是出来看雪、玩雪的人。
  临近皇宫门前御街的十喜巷中,向来安静的英国公府,也难得热闹起来。
  家里大小主子都不在,小丫鬟也好,刚留头的小厮也罢,都嬉嬉闹闹地在外头玩雪,就连经年的管事嬷嬷们瞧见了,也是满眼笑意,索x_ing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任他们玩去。
  正所谓热闹也分大小,此时的国公府,最热闹的地儿当属清音居。
  清音居是府里小郎君祁知年的院子,整个院子种植的腊梅不下百株,每逢冬r.ì花期,腊梅清幽,粉雪簌簌,花香缠绕雪落的声音,那叫一个妙极,仿佛仙音自天上来,因此,清音居才得了这个名儿。
  不过这个院子当然并非特别为祁知年所建,祁知年今岁才十五,过一个月,翻了年儿才十六岁,英国公府却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祁氏一族更是已绵延千年,是出了名的世家望族。
  甚至,在国公府内,清音居其实很有些偏僻,当年造了这个院儿,只是为了冬r.ì赏梅用。
  由此也足以看出,其实祁知年在英国公府内的位置颇有些尴尬,他生在、长在府中,与娘亲名义上只是暂居。但他娘亲又与英国公祁淮有过那么一段传闻,他目前还姓祁,府里没有国公夫人,再尴尬,好歹还是把清音居给了他。
  祁知年却是很喜欢清音居,除腊梅之外,清音居内遍植花木,ch.unr.ì时是海棠、杜鹃与牡丹,夏r.ì时屋后有一池粉荷,窗下更有茉莉、紫薇与芭蕉,秋r.ì时满院木樨、红枫与银杏,冬r.ì里更不必多说,四季都是景。
  祁知年自小在这里长大,看了这么多年,都还没有看腻。
  作为国公府内唯一的小郎君,身份再尴尬,府里也不敢有人怠慢,左右英国公祁淮常常不在家,家里最大的主子就是祁知年,因而府里最漂亮、最能干的小丫鬟和小厮,都在祁知年的院子里。
  这会儿,祁知年的丫鬟们就笑闹着,钻在梅林中,用竹夹在腊梅树上采那黄嫩嫩的花朵。
  树枝、花上的雪纷纷落下,钻进人的脖颈里,又凉又有趣,丫鬟们更是笑成一团,远处急急跑来个小厮,大冬天的竟是满头大汗,人未到声先至:“还闹着呢,快些的吧,小郎君回来了!”
  立即就有丫鬟问:“小郎君今儿不上学了?这才上午。”
  “先生说今r.ì雪景好,放咱们小郎君回来歇息,顺便作幅雪景图,先生自己也邀了好友去城外赏雪去了!”
  丫鬟就笑骂:“这老头,回回仗着咱们小郎君x_ing子好,我看明明是他自己想去玩儿吧!我们小郎君过些r.ì子可是要去考童试的!可别被他给耽误了!看我回头告诉纪嬷嬷!”
  她是祁知年屋里的贴身丫鬟,叫小雅,一向嘴尖舌利。
  小厮作揖:“姑n_ain_ai,快些吧!”
  小雅白他一眼:“还用你说!屋里什么都备得好好的,咱们在这儿采梅花,也是小郎君早上出门前吩咐的,小郎君要晒干了亲手做花笺呢。”
  小厮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远处已有人声缓缓传来,丫鬟小厮们纷纷放下竹夹与竹篮,整整衣裳,从梅林中走出来。
  清音居一入月亮门就是几株腊梅,往内走,一路上,道两边植的也都是腊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