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逐出家门后,我又被娶了回去 作者:裳小柠(下)

更新时间:2022-01-09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宫廷侯爵
第49章 嘚瑟
  半个多时辰后,床上的帐子才又被揭开。
  祁知年软成个糯米团子,团在祁淮怀中,眼睛紧闭,脸颊贴在祁淮的颈侧,已是睡了过去,手还抓着祁淮的手,祁淮使了极大的劲,才将手从他手中抽出。
  就这样,睡着的祁知年还很不满地扭动几下,嘴唇蹭在他的颈边,却又睡得更香。
  祁淮低头瞧他这模样,忍不住用手指点点他的鼻子,低声道:“小没良心的。”
  看着自己的掌心看了片刻,他才拿起为祁知年准备的一件新的寝衣,慢条斯理地,一根一根手指地擦干净,他扬起被褥,将祁知年裹起来,抱起直接下床。
  祁知年不满哼哼。
  祁淮笑:“小猪猡么。”
  嘴上这般说,手上却又将人抱得更紧,出了卧房,侍女们急急上前,他伸出手臂直接挡住祁知年的脸,说道:“我与他去泡个澡,床上东西都别碰,再拿一床新被褥来放到榻上即可,随后你们便可退下。”
  “是。”侍女们福了福,立即转身去忙碌。
  走到温泉边上,扔了被褥,直接抱着祁知年浸入水中。
  似是感受到周遭环境的改变,祁知年往祁淮怀中贴得更紧,嘴唇更是蹭来蹭去,祁淮被蹭出满身的火,他只好将祁知年单独放在一旁,撩起水往他身上泼。
  他吐出口气,坐得离祁知年远远的。
  这般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睡着的祁知年又要往水中倒,他只好又坐回去,见祁知年小脸泡得红通通,怕他要难受,索x_ing又抱着他从水中出来。
  将人再抱回卧房,经过穿衣镜,他又迅速退回来,照了照镜子,竟然在颈侧发现有道嫣红印记……
  而那是祁知年先前亲了好几下的地方。
  国公爷都不禁“啧”了声,单手抱住祁知年,单手抚了抚自己的脖颈。
  再低头看祁知年这个小糯米团子,看起来软是软,没想到牙这么尖,不愧是属老虎的。
  他将小老虎送回床上,低头看着,却是心有不甘。
  方才小家伙迷迷糊糊地,尤其到那关头,劲儿还挺大,亲了他许多下,还在他颈子上弄出印子。
  然而他又知道,小家伙确实是把他当作父亲。
  他又怎好行那禽兽之事?且小家伙还喝醉了,毫无辨别能力。
  再者,小家伙到底是在亲谁?
  这么一想,他又想到当初上元节时捞到的那盏花灯,上头写的什么“愿他心想事成”,只不知那个“他”又是谁?
  难道小家伙酒醉时,以为亲他便是亲的那个“他”?
  哈!
  祁淮心中想到这些,心中不甘全部化成怒火。
  再看糯米团子睡得越发软乎乎,祁淮伸出手捏捏他的脸,就这般,祁知年也未曾醒来。
  看着祁知年雪白的颈子,祁淮到底是弯下腰,用力在他颈侧吮了个绵长的吻。
  再起身时,晕黄灯光下,那处也多出个嫣红印记。
  祁淮体内恶劣的那面终于得到满足。
  这叫有来有往,他得意地看着,直到越看自己越不对,他才拿起先前小家伙的几件衣裳,匆匆离去。
  后来,国公爷孤孤单单地在开满海棠的院中练了一夜的剑。
  秋雨越下越凉,ch.un风却是越吹越暖的。
  祁知年睡得香香饱饱的,早晨的暖风钻入帐中,他在风的抚摸下缓缓醒来,打了个哈欠,他揉揉眼睛,揉着揉着脑袋才逐渐清醒过来,但也已经完全想不起昨晚的事,只记得自己被那梅花酿给辣着了。
  他摸摸身上,是新的寝衣。
  是谁帮他换的?
  不知为何,总觉得身上有些不对劲。
  他爬起来,从床帐子里探出个脑袋,正候着的侍女立即笑着走来:“小郎君,您醒啦!”
  “……”祁知年差点要缩回去,又想,他有什么好慌张的?四处瞄了眼,他小心地问,“我昨晚是不是喝醉了啊?”
  “是呢,是郎君抱着您回来的。”
  又被祁淮抱了啊,祁知年觉得很丢人,再问:“后来呢?是谁帮我换的衣服呀?”
  “也是郎君啊,您喝醉了,郎君抱您去泡了会儿温泉。”
  “哦。”
  听起来合情合理,似乎没什么不对的?
  祁知年在脑袋中努力找寻昨晚的记忆,还是找不着,这时外头又传来脚步声,祁知年立即期待地抬头,后又发现这脚步声极其欢快,想也知道不可能是祁淮,他又冷静回来。
  “小郎君!”小雅跑了进来,高高兴兴地跑到他身前,满脸激动。
  身后还跟着小颂:“你慢点!一点规矩也没有!”
  “哎哟,小郎君还不知我是什么人呀!”
  “小雅!小颂!”祁知年看到二人,自也是高兴。
  她们俩福了福,小雅笑道:“今儿一大早,郎君便叫人回去接我们来啦!纪嬷嬷在后头,国公府里还有事情要j_iao代,稍后便能到!”
  原本温园里的侍女也不打扰她们,笑着退下,让他们说话。
  不说这个还好,既是说到,祁知年才想起今r.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他转身就去找衣裳穿,两姐妹立即上前来帮他穿衣。
  帮他整理领口时,小颂的手蓦地顿住,“怎么了?”,祁知年不解,小雅也抬头看了眼,惊吓道:“天哪!这是什么虫子咬的呀!”
  “虫子?”祁知年走到穿衣镜前,撩开j_iao领,果然看到颈侧深深的红印子,他嘀咕,“这个季节便有虫子了么……”
  小雅去找药膏:“哎呀,此处临水,这几r.ì天热,说不定就是从哪里跑出来的毒虫子,您还是赶紧去咱们事先备好的院子里住吧,此处泡泡温泉即可,住是不能长久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