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公子无耻+番外 by:维和粽子(上)(76)

更新时间:2019-07-19 标签:
过了许久,才迎来了第一个病人,那病人歪着脖子,一只手还抖着,极其凄惨的模样。
 
一见沈知离就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诉,沈知离简单的用手推了推,又检查了一下,最后手指连点,刺激几个大x_u_e之后,双手错骨分筋一般将脖子一拧手腕一推。
 
“咯吱”一声,那人脖子也不歪了,手也不再抖了。
 
那人活动了几下手脚,仰天大笑。
 
接着猛然跪地,抱住沈知离腿,口气恭敬崇拜,仿佛看见了观世音下凡:“大夫,您真是我的大恩人啊!我这病缠了我好些月了,药不知吃了多少,都没好,如今真是……对了,诊费诊费……”
 
沈知离将他扶起,用一种高深莫测的口气道:“举手之劳,你是我第一个病人,诊费什么的就算了也罢。”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有人不屑,却也有人蠢蠢欲动。
 
第二个病人处理起来更快,几乎只看了看,沈知离就迅速写好方子,当场抓药喝药,效果立竿见影,立即便有了第三个第四个……
 
沈知离的诊费较医馆还是低上一些的,再加上她看诊速度奇快,开方干脆而且大都是低廉药材,无论怎样的病症到她手里都似乎只是小病,那份气度委实让人信服,病人也越积越多。
 
眼见天黑,沈知离又接连开了几张方子,将那行字一抹道:“今日看诊就到这了。”
 
众人遗憾散去,沈知离归还桌椅,数了数银子,忍着巨大的r_ou_疼,取了一半放进女子手中,又塞给她一张药方,强笑道:“去买药吧。”
 
女子握着银子,双眼含泪,带着孩子就准备要给沈知离跪下:“大恩大德小女子柳瑟感激不尽……”
 
沈知离扶住她,刚想说话,肩膀被人拍住,“那个,姑娘,银子……”
 
面无表情转身,沈知离将数好的银子塞给他。
 
那人迅速将银子揣进怀里,小心的看看左右,伸手道:“姑娘,我这刚才表演这么卖力,你又赚了这么多,就不多给点?”
 
沈知离果断道:“没有了。”
 
那人还是不依不饶,哭丧着脸:“我上有老下有小家里还有十几口,你就多给点当积德嘛……”
 
待那人骂骂咧咧走了,柳瑟才惊叫出声:“你不是方才那个,那个歪脖子抖手的……”她捂住嘴,看向沈知离。
 
沈知离点头:“嗯,他是我找的。”
 
柳瑟:“你这不是……”不是诓人么?
 
沈知离奇怪:“干嘛这么惊讶,不然怎么会有人上门看病?我医术真的不差啊,这不过是些……呃,招徕病人的小方法嘛。”
 
说起这种坑蒙拐骗的事情还是师兄教她的,某年师兄拐她出谷玩,两人在路上丢了银两,又不甘就这么回去,干脆在镇口摆了个小摊看诊。
 
她当时一脸怀疑,因为两人那个年纪看起来实在没有半分信服感,师兄小下巴一挑冲她淡定的邪魅一笑……
 
当然,事后除了被怂恿的,还有一堆冲着师兄美貌而来的大媳妇小寡妇……
 
师兄那张邪气凛然的脸啊,真是比什么都好用……
 
******************************************************************************
 
明月当空,夜雾缭绕。
 
人潮散去,南疆的夜晚同中原并无太大的分别,也会有摊贩叫卖,也会有各色行人如织,就连月也都是一样的皎洁明亮。
 
揣着银子,沈知离心里有底气的多,在小摊点了两碗垂涎已久的河粉,豪气万千道:“我请你。”
 
柳瑟:“……多谢。”
 
她怀里的已经不疼了的小女孩看了一眼,撇撇嘴道:“小气鬼!”
 
不等沈知离说话,柳瑟便拉着女孩怒道:“说什么呢,快跟恩公道歉。”又歉疚道,“都是我以前娇宠了,所以难免……恩公不要放在心上。”
 
柳瑟谈吐斯文,气质颇佳,并不像山野村姑,沈知离料想应是家道中落,客气道:“无妨,夫人独自养女已不容易,千金仍能如此天真无邪,贵夫君泉下有知也定会觉得欣慰。”
 
柳瑟咳嗽一声,道:“……我夫君他没死。”
 
沈知离一愣,随即猛地拍桌,怒道:“这混蛋没死居然让娘子闺女这样被欺负!这算什么男人!”
 
河粉端了上来,小二瞟了她一眼,警告道:“桌子别乱拍啊,拍坏了要赔的!”
 
柳瑟捧着大口海碗,长睫垂下遮盖住眼眸,看不清是羞怯、苦涩还是愤怒,最终叹然道:“我已好久没见过夫君了,夫君他、他……失忆了。”
 
……原来是失忆么。
 
……失忆!!!!!!
 
沈知离脑中第一个蹦出的就是那张既欠扁又无辜的清俊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