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公子无耻+番外 by:维和粽子(上)(75)

更新时间:2019-07-19 标签:
 
不等苏婉之反应,苏沉澈立时便走。
 
刚走到门口,温柔的男声响起:“你这是要去哪?”语气里却隐隐有几分不怒自威。
 
苏沉澈弯眸无害的笑:“姑父怎么也来了。”
 
门口处站了一个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气质却极其出众的男子。
 
他的姑父,北周皇帝陛下,曾经的北周第一美男子姬恪。
 
他回了苏沉澈一个更加无害的笑:“要带你回去你姑姑一个人怎么够?院子外面已经围满了禁卫军,你大可以冲出去试试看。”
 
苏沉澈:“多少人?”
 
姬恪道:“不多,一万二。”
 
苏沉澈:“……为什么比上次多了一倍?”
 
姬恪笑道:“难得带你姑姑出来玩,安全最重要。只多了一倍而已,去吧,姑父看好你!”
 
苏沉澈反手握剑,闭眼,往外冲。
 
苏婉之走出门担心道:“会不会有事啊?”
 
姬恪揽住自家妻子的腰,在她的发梢轻吻:“不用担心,最多躺半个月而已。正好我们可以到处逛逛。”
 
苏婉之靠着他的肩膀,幸福的“嗯”了一声。
 
就算没有苏沉澈,日子还是要继续过,马车也还是要继续行驶。
 
苏沉澈对她而言,不过只是个过客,沈知离默默的想。
 
可是……再没有人在她面前撒娇耍赖无耻卖萌吃豆腐,她默默透过破落的窗户望向马车外,为神马觉得有点寂寞呢,才不过几天而已啊……
 
一定是习惯作祟。
 
嗯嗯!
 
改掉就好!
 
可是不想苏沉澈她好像也没什么可想的,看管她的人压根不会汉话,j-i同鸭讲无法交流,却又守得死紧,半句话不让她和别人说,什么都不让她触碰,弄得她连本医书都弄不到,整天吃了睡睡了吃。
 
不想苏沉澈,难道去想花久夜,要不,还是去想师父好了?
 
沈知离反复纠结,坐在马车上默默的回忆,那点破事半天不到就回忆完毕,第一次她开始为自己狭隘的交际圈感到羞惭。
 
终于,在沈知离已经无聊到数手指的时候,南疆到了。
 
虽然是被迫,但这也确实是沈知离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只可惜,坐在马车里她还没欣赏够南疆的风光,就被歌吹一声令下塞进了蛊王殿里。
 
蛊王殿很大,随便一间房间里住下沈知离都绰绰有余,但是,蛊王殿仍旧没人。
 
歌吹暂时没有虐待她的打算,可也没有带她出去的打算,简而言之,她被彻底软禁。
 
沈知离郁结的挠墙,虽然衣食无忧但是真的好无聊啊……
 
而且,她很清楚,歌吹留着她的原因是为了引花久夜过来,无论如何,她不想连累花久夜。
 
亏欠太多,总归需要还。
 
默默记下监视她的人换班时间顺序,沈知离装病骗了几种药汁,收集药渣整理配药。
 
守了几日,万事俱备,用药弄翻替她送药的小丫头,换上她的衣服打扮,沈知离偷偷摸了出去。
 
过去多日,毕竟她不算重犯,守备也渐渐松懈,她的逃跑计划意料之外的顺利。
 
低垂头轻手轻脚走出殿外,大口呼吸,似乎也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擦过人群沈知离悠然的朝外走,却没留意到身边一个黑袍行事匆匆的男子。
 
裹着黑袍的男子手抱木盒,大半容貌被黑袍遮掩,只露出不自觉紧抿的薄唇。
 
遥望着不远处的蛊王殿,男子的眸危险的眯了起来。
 
只唇角一个弧度,便显得妖异非常。
 
 
 
三四章
 
“这方子真的管用?”
 
沈知离微微抬下巴,语气很平和,但莫名有种令人信服的笃定:“不管用你再来找我,下一个。”
 
长队蠕动了一下,沈知离扭了扭酸痛的腰,天边夕阳已经只剩残晖。
 
看了一眼手边逐渐堆叠的银子,沈知离油然而生出一种满足。
 
所谓知识就是金钱,实在是至理名言啊。
 
沈知离用腰间配的铃铛做抵押,找邻近的小摊借了破木桌凳,就在医馆对面摆了摊,痛定思痛,写下一行字:看诊,一次一两。
 
来围观的人多,求诊的一个没有。
 
沈知离老脸皮厚泰然自若坐着,倒是那个抱住女孩的女子显得有些局促。
 
闹嚷之下,还有人劝道:“小姑娘,你还是换个地界摆吧,摆在这里没人会来的。”
 
沈知离淡定固执道:“多谢了,不过我就想摆这。医馆里能看的病我都能,看不了的我也能。”
 
那人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沈知离,长叹一声摇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