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公子无耻+番外 by:维和粽子(上)(70)

更新时间:2019-07-19 标签:
她跑出去还不到两步,前头忽然有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沈知离抬头,几个兜帽黑袍的男子正站在她面前,当先一人用僵硬的汉话道:“你就是沈知离?”
 
来者不善,连答也没答,沈知离扭头就朝着苏沉澈消失的方向跑去。
 
然而没跑到一步,她只觉脑袋眩晕,眼前一黑,整个人都不再是属于她自己的了。
 
在失去意识前,隐约间听见几个男子细碎的声音,他们说的是苗疆话,仓促之间沈知离只能分辨出几个关键词。
 
王、管用、蛇、杀掉……
 
……这些词合起来为什么这么令人毛骨悚然。
 
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一间古怪的房间。
 
是的,站在。
 
沈知离迅速反应,她不是被打晕,只是被下蛊麻痹了一段时间的意识。
 
这实际上比直接被打晕还要可怕。
 
而此刻,那个可怕的人似乎就坐在她面前,她不得不打起精神。
 
显然是因为cao作的不熟练,茶盏轻碰,发出清脆声响,对方干脆将杯盖投掷地上,瓷质的杯盖瞬间四分五裂,碎成无数小块。
 
他这个举动让沈知离也紧张了起来,手不自觉的摸上藏起的银针。
 
那头的人也缓缓转过脸来。
 
兜帽黑袍,黑发如瀑流泻肩头,秀丽的面容端的是面如皎月、色若春花,只是那双眼睛里一片深沉的漠然,根本让人无法看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他说:“我叫歌吹,是南疆的蛊王。很抱歉请你来,恐怕你要跟我们一起回南疆。”
 
依旧是那种奇异的语调,冰冷,没有半分情绪。
 
越是这种人越是让人不安。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他要从你身上得到什么。
 
沈知离回了一个笑:“我也很抱歉,我暂时没有跟你们去南疆的……”
 
她的话没说完,歌吹突然俯身,拾起地上碎裂的瓷片。
 
但是瓷片实在太多,也太过锋利,没多时歌吹的手指就被瓷片割裂流出鲜血,他却像是浑然未觉,依旧收拾着地上的瓷片。
 
沈知离默默看着瓷片将歌吹的手指割得鲜血淋漓,叹了口气,没忍住,掏出块帕子把歌吹的手裹起来道:“瓷片太锋利的没必要用手,用笤帚扫掉就行,不然容易伤到手。”
 
歌吹转头,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她。
 
沈知离:“……”
 
好吧,都是她多管闲事!
 
紧接着她发现……她好像真的是多管闲事,歌吹的手指上迅速覆盖了一层灰质,待灰质褪去后,那双手又一次光洁如初。
 
好令人羡慕嫉妒恨的体质啊,好羡慕好羡慕!!
 
她嘴唇上的伤口到现在还没好啊!!
 
歌吹将瓷片收拾好,才问她:“他好么?”他似乎并不在意她说什么。
 
沈知离莫名:“什么他?谁?”
 
歌吹思索了一下,才道:“他的汉文名字是花久夜,但我更喜欢叫他夜蛇。”
 
……果然是冲着花久夜来的么!
 
知道意图就好,沈知离松了口气,道:“他很好。不过,如果你是为了花久夜来抓我,恐怕会失望,我们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分道扬镳,他恨我还来不及,不会为了救我……”
 
歌吹:“你身上是我亲自培育的媚蛊。”顿了顿,又道:“它很霸道,种进去之后一般的蛊再难附身,所以刚才给你种的傀儡蛊才会这么快脱落……他很在乎你。”
 
沈知离:“……你这到底是什么逻辑,给人下蛊就是在乎么!”
 
歌吹:“蛊很珍贵的,不在乎的直接杀掉就好。”
 
沈知离皱眉:“那你给花久夜……”
 
歌吹供认不讳:“下过很多次,至少有十几次。”
 
沈知离喷:“十几次……你是有多在乎他啊!”
 
歌吹:“我是很在乎他。”
 
尽管他的语调平稳冰冷毫无感情,但沈知离还是忍不住想歪了……
 
沈知离颤抖:“很在乎是有多在乎……你不会是看上花久夜了吧……”
 
眼前这个长得再漂亮,那也是男人啊男人啊!!!
 
而花久夜也是男人啊男人!!!
 
歌吹微疑惑:“什么是看上?”
 
沈知离颤抖着解释:“就是你对一个人很有兴趣,很想得到他,很想跟他做一些【哔……】【哔……】【哔……】的事情。”
 
歌吹还是有些疑惑:“那【哔……】【哔……】【哔……】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