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公子无耻+番外 by:维和粽子(上)(5)

更新时间:2019-07-19 标签:
死人或一心求死者不救。
恶贯满盈罪大恶极者不救。
 
回春谷从不涉及江湖争斗,只要不违反这三条命令,给足银子沈知离马上就救,管你是仇敌见面分外眼红还是失散多年兄弟相逢,都得乖乖排队看病。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得罪谁也绝对不能得罪大夫。
所以就算魔教的人明知十二夜公子就在回春谷,也不敢明目张胆闹上门来。
 
沈知离仔细看过每一个医童,确定方才见到的那个并不在其中。
抚了抚额,看来怕是魔教的人潜了进来。
这就有点棘手了,无论如何拿了银子,至少她要保证病人在回春谷的安全。
“小姐,你手上的伤。”蝶衣扁扁嘴,取了药囊替她涂抹包扎。
沈知离这才留意先前被烫的手指已经肿起,这点疼痛实在微不足道,便也没有在意,她的体质不好,一旦生病受伤总是格外严重。
 
出门时,青荇还等在门外,背对着她抬起手指,一只盘旋的白鸽缓缓落下。
“咳咳,青堂主……”
青荇从白鸽脚下抽出纸卷,苦笑道:“沈谷主,托您的福,这几日我只怕要被花堂那些家伙咒死了,您可否给在下开张收银证明。”
“这个没问题,不过……”沈知离看了一眼啄自己毛啄得正欢的傻白鸽,“用飞鸽传递讯息不是很容易被捕捉到?”
 
“不会。”青荇对她笑了笑,将手中的鸽子向上一抬,接着手指作弹弓状凌空一击,鸽子登时翅膀一滞,小腿一抽,直挺挺的摔了下去,落到地面上,两只爪子反复抽搐数次,眼仁一翻,不再动弹。
沈知离上前动手试探了一下,竟然真的像只死鸟。
“我们的鸽子都受过专门的训练,一旦有危险,立刻装死。”
沈知离看着刚才还显得傻头傻脑的鸽子,顿时有些肃然起敬:“这方法是谁教的?”
青荇顿了顿:“我家主上。”
沈知离:“……”
……真是人不可貌相。
 
青荇又咳嗽了一声:“沈谷主,我思考过,主上的失忆是因为脑部收到重击……”
沈知离诧异道:“你是打算让他再被重击一次么?呃,虽然是有点危险,弄不好把脑壳砸开的话再想愈合会更麻烦,不过也不是完全不行……”
边说她边摸着下巴思忖,倒像是认真考虑的模样。
 
青荇急忙打断沈知离可怕的念头:“不是!这次主上醒来只怕将沈谷主当成了那个妖女,我的意思是沈谷主不妨模仿那妖女的所为,试试能不能唤醒主上的记忆……”
出乎意料沈知离倒没有马上拒绝,只道:“过些日子再说罢,明日我下山有事。你家主上的伤只要按时喝药就好,也暂时不需要我了。”
“可是……”
沈知离微笑:“还有魔教的人似乎潜进来了。”她拍了拍青荇的肩,“为了你家主上和回春谷的安全,尽快走罢。回春谷里有卖马车的,报上我的名字,可以给你九九折。”
 
******************************************************************************
 
揉着烫伤久久不退的手指,沈知离坐着马车一直到了附近的镇上。
刚刚入秋时分,阳光落在青石板路面显得有些倦懒。
街上的店铺都已经开了,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叫卖声不绝于耳,马车缓缓停在镇口一家酒馆。
“哎,谷主,就知道你要来,小的早早便准备好了。”
沈知离拍了拍酒坛,递给身边的侍女,正待叫人付钱,一只手拦在了前面,递过去一锭五两的银子。
她侧眸,是一张极好看的笑颜,温润谦和带一分讨好。
沈知离忍了忍,看向他身后一脸无辜的青荇。
“能不能解释一下。”
却是苏沉澈先温声道:“知离,不关青堂主的事……是我实在不放心你一个人出来,若是遇上什么危险怎么办。”他的声音柔和,眉头微皱,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谁说我一个人出来了?
我身边这些侍女都是死的么!?
还有……
“谁让你叫我知离的?”
苏沉澈一愣:“难道以前我不是叫你知离?那不然是……阿离?离儿?知知?离宝贝?”
“……我有姓的,你直接叫我沈知离就好。”
沈知离转身忍耐道,“还有,这个镇子是回春谷的属地,很安全,你也不用担心,赶快回去……”
 
刚走了两步,发现苏沉澈像是根本没听懂他的话,又亦步亦趋的跟在了她身后。
“你就……”
苏沉澈垂了垂眸,有几分受伤:“是因为我什么都不记得,所以不方便带我去么?”
又来!
他除了装可怜装受伤,就不会别的么!
不过,这样的贵胄公子……
沈知离嘴角勾起一抹笑:“去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确定想跟我去?”
苏沉澈惊讶抬眸,忙不迭道:“确定!”
 
一间陈旧的宅子出现在视线中,除了大,无论位置还是周围环境都让人生不起一分住在这里的愿望。
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的环境更加的超乎想象。
几百个年纪不超过十岁的孩子挤在一个大院里,有的在念书,有的在打闹,但更多的在挑拣处理堆满了院子的药材。
人挤人的味道堆叠起来,无疑是一种难闻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