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公子无耻+番外 by:维和粽子(上)(13)

更新时间:2019-07-19 标签:
随着他的尾音,沈知离的心不自觉的沉了几分,挣扎良久,抿唇不言。
苏沉澈的呼吸有些紊乱,声音却很清楚:“不用。”
“为什么?”花久夜诧异。
“因为不需要。”眸光涣散了一瞬,复又清澈。
花久夜低笑出声:“你还真是很喜欢我师妹啊,不过……”
 
“走!”
在说出这个短促的词语后,沈知离手中突然暴起一嘭烟雾,接着拉起苏沉澈的手腕就朝着水榭跑去。
花久夜一见便知不对,袖口扬起风尘,驱散烟雾。
沈知离已经带着苏沉澈钻入了密道。
花久夜的冷笑一声,打了一个响指,身边跟着的巨蟒便嗖一声游曳进未来得及合紧的密道。
刚想下去,花久夜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指腹抵唇,一声短促尖锐的哨声。
巨蟒的头刚刚探出密道,只听一声巨响!
爆!
整个密道被硬生生炸毁,坍塌入地下!
被炸的灰头土脸,花久夜神色瞬间y-in沉。
 
******************************************************************************
 
天色昏暗,一轮弯月自天边升起。
潮s-hi的地面柔软而s-hi润,泥土的气息钻入鼻中,睫羽轻颤着睁开,漫天繁星倒映入眼瞳中。
“这是哪?”
沈知离刚一起身就觉得浑身酸痛……死定了,还不知道这次身上有多少伤,要养多久才好!
过了良久,也没人回答她。
手撑着地面刚想要坐起来,整个人却忽然愣住。
 
触碰到的并不是地面,而是已经有些冰冷的手臂,还有血液黏稠的触感。
沈知离忽然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钻入密道,她想也不想从石洞拿出了炸药,点燃丢了出去。
没有料想到炸药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巨大的冲击力犹如火焰涌了出来,苏沉澈把她扑倒在身下,她便什么也记不得了。
可她现在并不在那个石洞里。
那么……
她用一种很可怕的眼神转过头,手颤抖着搭上苏沉澈的手腕,脉搏已经趋近于无。
微风掀起他的发,露出依然清朗俊逸纤尘不染的面庞。
是他把她背出来的?
 
还好。
还好她是神医沈知离。
只要还活着,就没有她治不好的伤!
 
******************************************************************************
 
半月后,
“苏姑娘真是医术高明啊,我孩子这病从小就跟着她,没想到能有治好的一天。”
妇人的兴奋简直溢于言表,“这点小东西说什么您也要收下,千万别不好意思,权当是您的诊费了!”
说着塞给她两个j-i蛋。
沈知离看着两个蛋,陷入了一瞬间的沉默。
她的……诊费……
僵硬了一下,沈知离才缓缓道:“谢谢。”
 
“哦,对了。”妇人似想起什么,从怀中取出一块绣了花的手绢,窃笑道,“苏姑娘,这是我家二丫送给你哥哥的,请一定记得转交,切莫忘了哦。”
她的……哥哥……
见沈知离呆呆接过,妇人又掩着唇笑:“哎呦,如今瞧瞧苏姑娘如此清丽可人,又识字又通医术,真真是不错,妇人这里刚好有几桩好男儿家,不知苏姑娘可有意让我为你搭个线。”
 
门帘被蓦然掀开,白衣男子用指节抵了抵鼻梁,温文笑道:“舍妹尚幼,恐怕暂时不用,多谢夫人好意,还望夫人不要生气。”
他的笑容温和谦逊,配上那副村中少有的白皙清俊面容,直看得妇人直了眼睛,只一味愣愣点头:“苏公子说的是说的是,这有什么可生气的,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待妇人走后,沈知离才夹着那块手绢,不辨喜怒道:“你又出去勾引良家姑娘了?”
“我怎会……”苏沉澈一改方才的落落大方的神情,坐到沈知离对面,琥珀色眼眸忧伤的能碎了人心,“知离,把哥哥改成夫君不行么?”
沈知离:“……不行。”
苏沉澈苦恼:“可是,每天我一出去就有好多姑娘来搭话……”
沈知离:“……你是在炫耀么?”
苏沉澈沉默了一下:“……不,主要是想刺激你。”
沈知离怒:“被人养活的小白脸没资格说话!”
苏沉澈委屈眨眼:“你答应嫁给我的。”
沈知离挑了挑眉,冷哼道:“你真好意思说!反正一无人证二无物证,你奈我何?”
 
这话得从他们刚逃出密道说起。
密道出口连接着的是个小村落外的树林。
沈知离忍着身上的伤痛,找人将苏沉澈抬进了一间屋中借宿,用药解了他的毒,又配了伤药替他处理过所有的伤口。
看着苏沉澈伤痕累累的身体,沈知离心里愧疚的一塌糊涂。
别人对她再差,她都能泰然处之,偏偏若有人对她好,最是让沈知离受不住。
因为别人的好,她总会想着要还。
 
沈知离守在苏沉澈的榻前三天,苏沉澈一直在半昏迷状态中,她又是喂水又是擦身,衣不解带的照顾了他三天。
第四日沈知离终于撑不住,瘫倒在苏沉澈的床上。
醒来时,苏沉澈仍然合着眸子,眼瞳下覆盖着一片漆黑的y-in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