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公子无耻+番外 by:维和粽子(上)(102)

更新时间:2019-07-19 标签:
 
男人道:“已经几乎被那些外来人控制,我引进来的是他们领头的,那女子似乎不会武功,男子的武功倒是……”
 
“够了,孤知道了。”
 
南疆王躺在铺着兽毛的榻上,神情森然。
 
男人不着痕迹的看了看一侧被捆绑着生死不知的花久夜,眼眸闪了闪,到底什么也没说。
 
翅膀扑朔的声音隔空传来。
 
两人同时神色一凛,只听一声巨响,深处的石门被整个炸开。
 
灼热的热浪俯冲而进,掀起滚滚浓烟,两个身影逐渐显现。
 
“知离,我说我的剂量不会用错的,夸我一下嘛!”
 
“好,夸你夸你……这应该是最后一间了罢……师兄!”
 
女子短促叫了一声,就朝着花久夜的所在快步走去。
 
南疆王眉头一皱,正要阻拦,就发现身前多了一把剑,抬头,是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庞。
 
解开绳子,沈知离小心的把脉。
 
还好,虽然微弱,但一息尚存。
 
将调配好的吊命药塞进花久夜的口中,沈知离强迫他咽下,吞下药,花久夜身形一晃,整个颓力的靠上了沈知离的肩膀。
 
花久夜的分量不轻,压在沈知离身上,沉甸甸的重量,却也是沉甸甸的存在感。
 
微弱的声音在沈知离的耳畔响起。
 
“……不要……不要……我好疼……娘亲……”他的语气脆弱的好似随时会被风吹散。
 
沈知离揽着他,声音轻柔:“没事了,没事了。”
 
身后的打斗声更加激烈的传来。
 
花久夜掀开眼皮,突然扬唇一笑:“妹妹,你还活着。”
 
沈知离摸了摸他的额头,滚烫。
 
大量失血加上发烧神志不清产生幻觉……必须赶快带他出去。
 
花久夜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用力抱住沈知离,脑袋蹭过她的肩窝,唇无意识的擦过脸颊。
 
沈知离一僵。
 
花久夜呢喃:“……娘亲死了……沈天行、沈天行……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瞒着我……为什么要利用知……”
 
沈知离连忙捂住花久夜的嘴,小心的朝苏沉澈那里看去。
 
……=口=这还是人么?
 
只见苏沉澈飞起一脚,将南疆王踹飞,接着一通老拳连击,拳影快到几乎不可见,最后苏沉澈抬起左手一个暴击把他直摔到石洞顶上……
 
这是单方面虐打吧……
 
她明明记得走之前苏沉澈还没有这么厉害的啊……
 
沈知离按着额,对苏沉澈道:“别打了,快点结束我们回去。”
 
苏沉澈:“……呃,好……知离,需要杀掉他么?”
 
沈知离的心一沉。
 
南疆王的作为死一百一千次都不足以补偿,可是……
 
——花久夜,杀了孤,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你母亲在什么地方。
 
沈知离叹息一声:“先带他上去吧。”
 
******************************************************************************
 
花久夜伤得很重,如果不是他的身体底子好,人又年轻,这样的伤势早就不知死了多久了。
 
南疆的药材和中原不能比,但胜在还有些中原没有的药材,而且南疆王宫珍稀药材储量丰富,沈知离的方子才算开了下来。
 
昏昏沉沉中,花久夜一直在说胡话,前言不搭后语,精神也几度濒临崩溃。
 
有时他会叫着“娘亲”,有时叫着“妹妹”,有时也会叫着“知离”和“沈天行”,却不再带着怨恨,只有痛苦和悲伤。
 
沈天行其实……并没有真的伤害过他吧。
 
沈知离记得,那时的妖异少年总是一脸悻悻却又骄傲的说着我师父怎么怎么样。
 
会怨恨或许只是因为觉得被欺骗了,其实,有什么可觉得伤害的呢……沈天行养他们两个徒弟的动机或许不纯,可终究是养了,供他们吃穿衣食住行,毫无保留的教给他们医术,甚至连武艺都对花久夜倾囊相授……
 
沈知离可以理解前半生尊贵无双的南疆王子在发现自己一心崇敬爱戴的师父所给的师徒情分不过是为了从他母亲手里换取东西时的心情,也可以理解他知道……
 
沈知离终究只是一笑,所以他觉得沈天行是个可耻的骗子,但说到底沈天行心里原本就只有那一个信念也只有那个一个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
 
垂下眸,沈知离的神情隐没在额发的y-in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