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平阳公主 作者:青帷(上)

更新时间:2020-05-21 标签: 欢喜冤家 女强 爱情战争 相爱相杀
 文案:
新科放榜后,群臣大宴于曲江庭,庆贺盛事。
游宴上,皇帝指着新科状元,对爱女平yá-ng公主道,
“此子可堪配吾儿。”
平yá-ng公主抬头,一口清酒喷出来。
这不就是三年前被她始乱终弃的男人沈孝吗!
三r.ì后,新科状元沈孝一道奏疏,声色俱厉弹劾平yá-ng公主三大罪——
不知廉耻、囤积钱粮、暗蓄私兵。
平yá-ng公主:
我只是要了你的清白,你他妈这是要我的命啊!
 
阅读提醒
1.文案轻松,但正文不轻松。
2.有甜有虐。
3.女主不称帝。女主有缺点。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爱情战争 女强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述(平yá-ng公主),沈孝 ┃ 配角:崔进之 ┃ 其它:
 
作品简评:vip强推奖章
平yá-ng公主李述婚姻不幸,与夫君崔进之感情冷淡。三年前她曾召一个人侍寝,没想到三年之后,她竟然在新科宴上发现那个沈孝已成了新科状元!在朝堂争斗中,沈孝与李述开始合作,并且慢慢产生感情,最终李述摆脱了不幸的婚姻,与沈孝在一起。
本文人物饱满,剧情流畅,具有戏剧张力。李述、崔进之与沈孝三人的感情纠葛是本文的看点,李述与沈孝后期相处即互相扶持又互相甜宠。
 
 
第1章 
  三月三r.ì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今r.ì正是上巳节,这一r.ì是休沐,长安城满城ch.un意盎然,百姓们纷纷偕家外出,踏青抜禊。
  平yá-ng公主李述起床晚了,谁知紧赶慢赶到了曲江池,外头却满满当当都是各位功勋世家的马车。她的马车堵了半天这才进去。
  在车里头闷了半晌,李述有点不耐烦,下了马车往周围这些车架上一扫,抱怨道:“父皇偏偏要把新科宴开在曲江池,明知今天是上巳节,本来曲江池游玩的人就多,这会儿路都给堵死了。”
  三r.ì前,大邺第一场科举落幕,这是大邺第一次凭借才华、而非凭借家世来取士,倒是选拔了不少民间的饱学之士,听说那新科状元便是寒门子弟。
  因殿试与上巳节不过三r.ì,故今上决定在曲江池召开这新科宴,朝臣可一边赏景一边谈论政事,倒是非常惬意。
  刚抱怨完,就听身后马蹄阵阵,她一扭头,就看到了马上的崔进之。
  她的驸马崔进之,来赴今r.ì的新科宴。
  纵然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可距离二人上次见面,已过了三个月。
  崔进之自然也看见了李述,他跃下了马,马鞭往身后一扔。一身青衣扬起,长眉凤眼,直直地朝着李述走过来:“臣崔进之拜见公主。”
  作揖,然后直起身子,天生风流的眉梢眼角,直直望进李述的心里头去。
  李述心头疏忽一跳,一时多年感情泛上心间,心里欢喜无比。二人自上次大吵一架后,这三月来都不曾见过一面,不曾说过一句话。到底她还是想他的。
  正想主动向他示好,可近前一步,忽然闻见他身上泛着一股极淡的、木樨花的味道。
  满腔欢喜,顷刻冻结。
  他这三个月,哪里像她一样青灯孤影,原来身边早有红袖添香之人。
  李述唇上笑意不减,目光却冷了下来,一出口就是讥讽:“曲江池的游宴可是难得一见的盛景,怎么不带着青萝过来瞧瞧,开开眼界。省得她回回都一副寒酸的模样,见了我的衣裳金钗,脚就挪不动道儿了。”
  李述生有一双似垂又似挑的眼睛,内眼角很尖锐,仿佛一下子能刺痛人心。
  崔进之刚才还含笑的脸,立刻冷了下来。
  凤眼结冰,“李述,不会说话你就闭嘴!”
  可李述哪儿会怕他,她冷笑道,“怎么,听惯了她的温言细语,你倒听不得我的糙话了?也难怪,人家可是风月场里出来的窑姐儿,一张巧嘴什么哄人的话说不出来,我可学不会……”
  “你!”崔进之大怒。
  李述继续讥讽,“别生气啊,气大伤身,你要是被气死了,还怎么跟你家那位解语花巫山云雨?”
  崔进之怒极反笑,“我懒得理你!”
  长袖一甩,不理会李述,直接进了游宴里头。
  又一次不欢而散。
  又一次拂袖而去。
  真是好熟悉的场景,三月前的那次吵架那是这样子,也是因为青萝那个贱婢,二人闹了个不欢而散。
  这样尖酸刻薄的争吵,几乎贯穿了三年来他们的每一次相见。吵到李述已经忘记了自己当初原来是……曾经极喜欢过他的,恨不得把心都剖给他看。
  扶着她的侍女名叫红螺,见公主与驸马又是不欢而散,忍不住道:“公主,驸马本来见了您挺高兴的,您何必提那小贱蹄子的事情,只管好好跟驸马温存便是了……”
  何必总是一张刀子似的嘴,恨不得把驸马扎无数个窟窿眼儿呢。
  纵然是公主,这脾气也没法得男人的欢心啊。
  红螺自小跟在公主身边伺候,她本来不叫红螺的,三年前驸马收了一个名叫青萝的青楼女子在身边,公主气的要死,便将她改名叫“红螺”,和青萝配对,意在讽刺那位青萝地位卑微,不过是给人捧洗脚水的货色。
  红螺是看着公主如何喜欢崔进之,嫁给他的时候如何欢喜,最后又如何在对方r.ì复一r.ì的冷淡中变成这样尖酸刻薄的模样的。
  公主虽然嘴上厉害,可回回见了驸马,将他气走之后,自个儿总忍不住难过一阵。
  可骄傲如李述怎么会听进去红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