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敬事房悠闲日常 作者:沈青鲤【完结+番外】(下)(55)

更新时间:2020-03-17 标签: 天作之合 甜文 宫斗 爽文
  “高祖此人,虽然穷兵黩武,确有高瞻远瞩之处。”
  赵冲并不是赵斐这一脉的直系祖宗,赵冲虽为开国帝王,并没有留下一子半女,后继皇位的是他的弟弟赵凛,赵凛才是赵斐的曾祖父。
  赵斐说罢,方想起陆湘约莫是厌恶赵冲的,又道:“地道设计得这般j.īng_巧,不知设计出来的究竟是何能人。”
  “你跟他们打过j_iao道的。”陆湘笑道。
  “我?”
  “嗯,你带进墓的那个少年,容星河。”
  “你是说,设计皇宫密道的是鬼谷的人?”
  “嗯,赵冲最信任的一个道士叫做韩方,此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通,无所不会,当年赵冲还落魄的时候,韩方便说他有真龙之相,一直跟随在他身边。不过,赵冲非常信任他,恐怕在临死前的一刻,都相信韩方能让他长生不老。”
  陆湘终于说出长生不老四个字,赵斐的眸心越发拧得紧了。
  “韩方跟你,有牵扯么?”
  “自是有的,我的命运,就是从遇见韩方的那一刻开始改变的。”
  赵斐听出陆湘的语气越来越悲伤,心知这是埋藏心里多年的秘密,一旦揭开,伤口不知道多么惨不忍睹。
  可他也知道,陆湘今r.ì是想把所有的事都摊开来说。
  既然陆湘不怕,赵斐自然也不怕。
  “那你想把遇见韩方之后的事情说出来么?”
  可以说出来么?陆湘的心剧烈跳动起来。
 
 
第139章 
  “那我只说遇到韩方之后的事。”陆湘道。
  遇到韩方之前,还有别的故事?
  她在遇到他之前,到底经历过了多少。
  赵斐知道不能Cào之过急,她说多少,就是多少。
  “韩方是道士,会相面,看到我之后便撺掇赵冲把我带到宫里。”
  “那会儿你多大?”
  “那个时候我十七,赵冲二十九。”
  赵冲十四岁从军,十九岁时自立为王,到他二十九岁时,已经四方叛王臣服,初定天下。陆湘遇到韩方的那一年,正是赵冲决定另建都城的时候。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民女,见到赵冲怎么会不害怕。我当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我留在宫里,韩方带我去了乾清宫拜见他,见过之后,他便把我留下来了。”
  赵斐的声音顿时凝滞了:“他把你留在了乾清宫?”
  话一出口,他觉得自己是多心了。
  陆湘昨夜才为他见了红,他想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更何况,陆湘比他多走了那么远的路,跟其他男人有牵扯是很自然。
  想是这么想,赵斐的心里还是有些酸。
  陆湘十七岁就遇到了赵冲,在她的生命里,赵冲陪伴陆湘的时间比自己活得要长得多。
  “嗯,我每r.ì吃的东西,都是韩方命人送的,闻着就有一股药味,可是我不敢不吃,不吃,就没有别的东西吃。”
  “你一直在乾清宫,那高祖呢?宫里的嫔妃不会忌恨你么?”
  陆湘是直呼赵冲的名字,赵斐知道她恨极了赵冲,可无论如何,赵冲总是赵斐先祖,亦是大昱的开国帝君,赵斐依旧尊称着他。
  “赵冲后宫里有许多嫔妃,但他并不在意她们,无宠的嫔妃,哪里敢过问乾清宫里的事,不过是活着罢了。”
  “难怪,他没有留下子嗣。”
  “宫里大部分女子都是他在打天下时为了拉拢各方势力纳进来的,他似乎没有什么兴致,极少临幸她们,每r.ì都只在乾清宫里处理政事,习武练功,或是与韩方研究兵法。”
  赵冲登基后,天下不算太平,四面八方尚有盗匪横生,已经归顺的人亦心怀鬼胎。赵冲花了五年的时间,才将这些势力一一平定。
  陆湘就这么在赵冲身边呆了五年,这五年里,哪怕是赵冲在外亲征,都会把陆湘带上,当然,韩方也在。
  虽然是朝夕相对,但赵冲对女人没有多大兴致,对陆湘一样。
  陆湘只是跟在他的身边,像个影子一般,或者更准确的说,是跟在韩方的身边。
  除了每r.ì吃些药膳,别的倒没什么。
  事情的变化发生在第五年。
  有一r.ì陆湘在乾清宫,听到外头的人高呼万岁,知道是赵冲回来了。她没有在意,一直跟着赵冲,并不会跟赵冲过多接触。但那天赵冲回宫没多久,便命人给陆湘换了衣裳、梳了发髻带到他跟前。
  陆湘穿的是五年前她第一次进宫见赵冲时穿的衣裳,梳的也是那时候梳的发髻
  书房里没有韩方,只有陆湘和赵冲。
  赵冲看着她,静静凝视了她许久,方才命人把她带下去。
  陆湘当时不明白,后来才明白,那一天是赵冲想起来养了她五年,想看看韩方的话究竟对不对。
  也是从那一刻起,赵冲对长生之事开始坚信不疑。
  陆湘在宫里呆了五年,模样乃至神态都与五年前进宫时一模一样。
  也是从那一刻起,赵冲对长生之事开始坚信不疑。
  从此陆湘的噩梦也开始了。
  赵冲时常都想见她,打量着他,他并不要陆湘伺候,却要时时刻刻看着陆湘。
  他批阅奏折,陆湘要在旁边坐着,他用膳,也会叫陆湘一块儿用。
  陆湘原是天姿国色,赵冲r.ìr.ì见着她,r.ìr.ì想着她,r.ì子长了,便生出了一些别的想法。
  赵冲出身C_ào莽,赤手空拳打天下,自命人定胜天,想要的东西便会去抢。
  陆湘的r.ì子便开始难过了,幸得韩方时时提醒,赵冲才一直止于最后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