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侍寝 作者:吃瓜人(上)

更新时间:2020-03-16 标签: 豪门世家 宫斗 强强 宫廷侯爵
  文案:
  金砖漫地红柱盘龙,角落低调奢华的狻猊香炉里,价比黄金的荼芜静静燃烧。
  浓郁的香氛里,沈贵妃斜倚在贵妃榻上眼睑半闔恹恹欲睡,一支雪筑玉雕纤手懒洋洋搭在金丝绒软垫上。脚踏上跪着一个宫女,小心翼翼托着瞄上丹红豆蔻。
  一个宫女踩过花纹繁复厚重的波斯毯匆匆走来,喜滋滋蹲身:“娘娘,敬事房吴喜来讨赏,陛下翻了您的绿头牌!”
  一个激灵沈贵妃手抖了一下,大红豆蔻斜拉到雪白手指上像一道鲜厉的血痕。
  那个男人……又要侍寝……沈欣茹控制不住微微颤抖,雪白肌肤寒毛倒竖。
  深不可测不明属x_ing男主vs聪慧通透女主
  这其实是一个掩盖在华衣玉食权利争夺下……活不好的苦逼男人追妻路。当然人是皇帝不会让自己苦逼,所以只能让女主苦逼┐(?-`)┌
  后期1V1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欣茹,齐越 ┃ 配角:沈家众人,各路嫔妃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贵妃娘娘她不想侍寝
 
 
第1章 
  金砖漫地红柱盘龙,角落低调奢华的狻猊香炉里,价比黄金的荼芜静静燃烧。
  浓郁的香氛里,沈欣茹斜倚在贵妃榻上眼睑半闔恹恹欲睡,一支雪筑玉雕纤手懒洋洋搭在金丝绒软垫上。脚踏上跪着双环绿衣宫女,小心翼翼托着瞄上丹红豆蔻。
  宫女墨兰踩着花纹繁复的波斯毯匆匆走来,喜滋滋蹲身:“娘娘,敬事房吴喜来讨赏,陛下翻了您的绿头牌!”
  一个激灵沈欣茹手抖了一下,大红豆蔻斜拉到雪白手指上像一道鲜厉的血痕。
  那个男人……又要侍寝……沈欣茹控制不住微微颤抖,雪白肌肤寒毛倒竖。
  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他狰狞的表情,虬结的肌r_ou_,还有滚下的汗珠。男人喘息声合着热气密密包裹着她,让人无法呼吸,沉重撞击带来一阵阵刻骨疼痛。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惶恐的声音伴着‘砰砰砰’撞击声在金碧辉煌的宫殿内回d_àng。
  沈欣茹恍然回神,新来的小宫女正不停息磕头,绿色宫衣起起伏伏,双环散落一缕黑发在肩头来回乱舞。
  沈欣茹其实并不在意手指上那一道红痕,可是‘那个人’让她侍寝,如此‘隆恩’她怎么能不识趣。
  “内务府怎么调理的人,送回去另换机灵的过来。”吹一吹手上鲜红豆蔻,沈欣茹语调悠缓而漫不经心。一代宠妃骄横和目中无人,演的惟妙惟肖。
  绿衣宫女越发害怕哭的鼻涕眼泪满脸:“娘娘开恩别把奴婢送回去,奴婢下次一定小心。”额头磕的红肿,眼看要见血。
  沈欣茹:“带下去”
  宫房内外伺候的大小太监、宫女,没人敢说一句话,几个太监一阵清风似得从角落飘出来,架起绿衣宫女往外拖。
  绿衣宫女不住挣扎:“娘娘饶命、绕过奴婢这一回……”剩下凄厉的喊声被布巾堵在嘴里。
  不知轻重乱喊什么,满屋子太监宫女心里直突突。谁不知道因为太师沈阁老的恩情,锦熙帝对沈贵妃格外恩宠,便是皇后也要退避三舍。当然皇后不是退避,皇后早就隐居后宫不问世事。
  但不管怎样,都没有他们这些人张嘴的地方。
  也有些爱做梦的小宫女,觉得皇帝真的喜爱沈贵妃。你看皇帝每月独居乾清宫十余r.ì,来沈贵妃这里五六r.ì,合宫二十多娘娘分五六r.ì,这要不是喜爱什么是喜爱?
  当然还有一种说法,是沈欣茹魅惑之术特别厉害迷惑了君王,让皇帝罔顾朝堂物议一心盛宠。这种说法极隐蔽,一旦流出就是腥风血雨。上一次被锦熙帝知道这个说法,当时杖毙的就有七人,后来追根究底又贬谪杖杀五十六人。
  因此你在哪个宫,都有可能寻着机会和主子玩笑两句,唯有落雁宫闭紧嘴才是上策。
  两三个手巧宫娥悄无声息端着金盆进来,将脚踏金砖擦洗的一尘不染幽幽泛光。
  贵妃榻前厚重的织锦帐子,用金银丝织就大朵怒放牡丹。那牡丹绣的极尽妍态,一瓣一蕊姿态妖娆舒展,不同角度折s_h_è着金光银芒,衬着里边丹红鲛绡极富贵极奢华。
  举万民之力供奉一个宠妃,这满屋锦绣奢华是杀人不见血的刀,沈欣茹慢慢合上眼睛。
  荼芜的香味一丝丝从狻猊香炉溢出,弥漫在角角落落。这香料从大脂国来香味十分浓郁厚重,蕴含着异域的风情、侵略和霸道。
  红色的双眼、恶狠狠似乎要吃人的眼光……似睡非睡迷茫沈欣茹蓦地睁开眼,无声惊呼压在胸腔,脸上做出没事的样子,心脏却止不住‘突突突’狂跳。
  “娘娘要去哪里,可要步辇?”墨兰见沈欣茹起身,连忙上来小心伺候。
  “不必”沈欣茹避开墨兰手,起身走出殿门。殿外ch.un光正好,绿柳鹅黄叶还有几树梨花白,再加上昨晚一场ch.un雨,空气带着丝丝雨气清甜。
  青石路只剩下一点点s-hi意,两边花C_ào倒还挂着点点晶莹露珠,燕子从空中轻快掠过。沈欣茹眼神轻软起来,ch.un光这样明媚,一切都生机勃勃,让人不由自主生出力量:她能撑下去为了父亲为了家族。
  沿着青石路一路逶迤到御花园,御花园亭台楼阁错落起伏,绿树红花清风习习。即便今夜要侍寝,沈欣茹也觉得心里清爽许多。
  只是清爽不到一时,青石路另一边出现几个宫娥太监,簇拥着淡蓝衣裙的九嫔之首——德昭仪徐惠。
  沈欣茹并不想和宫里任何嫔妃来往,当然她平r.ì也从不走动,别的宫妃碍于沈贵妃娇宠蛮横也不敢上门攀扯。可是迎头碰上,作为锦熙帝宠妃沈欣茹没有回避的道理,哪怕面对的是锦熙帝真正所爱。
  “臣妾见过娘娘,娘娘金安。”徐惠看见沈欣茹,小碎步上前蹲身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