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一品绣妃 作者:浅墨残香

更新时间:2020-02-11 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励志人生 市井生活
  文案:
  【文案】:
  柳翰明觉得自从遇到了魏学洢,便发生了很多的意外,
  第一次见面时,被魏学洢撞进湖里,
  第二次见面就被糊了一身的臭豆腐,他最讨厌臭豆腐了!
  缘分因此而来,情不知何起!
  情景一:
  清涟湖中间有一处小小的陆地,上面有一个很大的柳树,柳条在风中飘扬,有些甚至垂到了水面上,
  一阵风过,拨弄着湖面,d_àng起阵阵涟漪,树枝上就听留着无数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
  魏学洢没有料到这会儿这儿有人,一个用力过猛,竹筏速度有些快,便撞上了那头慢悠悠出来的竹筏,
  竹筏轻,一下子一个猛撞,两条竹筏都剧烈的摇晃,魏学洢看见另一条竹筏上躺着一个人,
  被竹筏一阵便掉落水中,魏学洢脚下不稳便扑通一声,落入水中,猝不及防的呛水了。
  被人求了上来后,
  “喂,没事吧?这位姑娘,你撑竹筏也不知道看着点人吗?”
  魏学洢抬眸望去……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励志人生甜文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学洢┃配角:┃其它:
 
 
第一章 
  一个极为破落的院子正屋里,传来了阵阵咳喘之声,麻衣妇人转身过去忍着咳嗽,好不容易压下去了喉咙里的痒意,脸都憋红了,转身端着一碗药,坐在床榻边,看着床榻上躺着男子已经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了,心疼的直掉金豆豆,小心翼翼的将人扶了起来,给他喂药,药到嘴边却咽不下去,从嘴角留了出来,妇人赶紧拿布拭擦,
  妇人哀求道:“老爷,您好歹喝进去一些……求您了,喝一些吧!”
  这一碗药可是要几百两银子,每一滴药都很珍贵呢,妇人又从碗中舀了一点点,送到男子的嘴里,好在这会儿喝酒去了,妇人又破涕为笑,
  一碗药全部喂下去了,妇人高兴的笑了,将药碗端了出去,期间还是忍不住的咳嗽。
  这个院子特别小,中间一口水井,正房两本便是侧屋,后头一个小厨房,还有一个耳房,
  妇人咳嗽咳得脸色炸红,好似随时都要喘不过气来,过了好一会儿,妇人这才缓了过来,走进了厨房,厨房中只有一个灶台,其上搁着一个米坛子,一个已经没有油的油罐子。
  边儿上还有一个熬药的罐子,妇人将里头已经熬过三回的药渣掏了出来,用要盛了起来,这药渣本来要丢掉不能再用的,可是,这已经是最后一帖药了,也许还可以在煮一下,还有药效呢。
  妇人看着这药渣,眼泪就冒了出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把药罐子和药碗清洗了。
  魏夫人,也就是眼前的这个妇人,曾经也是养尊处优的官夫人,如今成了这个连药都吃不下的人了。
  这个院子正屋里头躺着的人,便是这东邻城的从五品的织绣司副使,在这东邻城那也是数得上的人物,奈何突然被东邻城的同是从五品的知州污蔑为收受贿赂,被革职,而举报之人便是他那同父异母的弟弟魏鹏,魏鹏直接顶替了魏夋的位子,魏夋直接气倒在床,府邸直接被魏鹏等人收了,除了魏夫人的嫁妆和魏学洢的首饰等,任何东西都不让带出府邸。
  魏家族长收了魏鹏的厚礼,直接把魏夋一家逐出家门。
  魏夫人及其养女魏学洢带着病倒在床的魏夋离开了魏家,是魏夋的同僚出手相助,给他们提供了一个住处,可是,为了给魏夋治病,魏家母女,将能当的都当了,能买的都买了。
  如今,半个月还不到,魏家已经岌岌可危了。
  外头的人都唏嘘不已,不过因为魏夋的同僚好友的暗中帮衬,挡住了魏鹏等人的S_āo扰,给了他们一家人一个喘息的机会。
  魏夫人对魏夋的几个同僚十分感激,魏夋的病十分严重,入药的都是极为昂贵之物,魏夋与他要好的同僚皆是清官,不贪污不受贿,他们就算有心接济也没有那个财力,所以,魏家母女便拒绝了他们的好意。
  魏学洢穿着一身的布衣,带着一件绣品到了当铺,这件绣品是她这几r.ì绣的,底料和绣线是她的闺中好友,这就是甘蕊给的,不然她也绣不出来绣品来典当。
  掌柜的也是个识货的,一看到绣品,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对着yá-ng光仔细得看了几眼,满意得点点头,对柜台前头一身粗衣麻布的魏学洢,客气的问道:“姑娘,这个绣品是要活当还是死当?”
  魏学洢毫不犹豫的说道:“死当!”
  本来这个绣品若是拿去买的话,估计会有更高的价钱,可是外头的商铺,估计都被如今的魏鹏魏大人打点过,好一些的会压低价钱,有些直接拒绝,所以魏学洢只能退而求其次,到这当铺来典当。
  闻言,当铺的老板就更加高兴了,拿出算盘拨弄了几下,对魏学洢道:“你这个绣品是上上品,六千两如何?”
  魏学洢微微皱起眉头,“老板,八千两,”
  “好!成j_iao!”当铺老板立刻答应,脸上浮现几分笑容,这个绣品不止是上上品,已经可以说是绝品了,转头送往京城,几万两都有很多人抢着要。
  “……”
  魏学洢顿时觉得自己被这个j-ian商给坑了,不过转念一想,这八千两足以他爹她娘的养病吃药的钱了,而且就算这绣品拿到别的当铺估计也不会给太高,想想便算了,她正等着钱使,
  当铺的掌柜笑眯眯的在账本下写下一件绝品绣品,问道:“姑娘是要银票还是银子?”
  “银票!”
  “好嘞,稍等,”当铺老板将绣品小心的收起,随后从怀中拿出一把钥匙,打开抽屉的取出了八千两银票,递给了魏学洢,
  “姑娘收好!以后还有这等绣品再买给我如何?”
  魏学洢数了数银票,随后小心翼翼的揣进怀中,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笑容,回道:“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