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嫡女谋华 作者:奏阳七月【完结+番外】

更新时间:2020-02-11 标签: 甜文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文案: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r.ì不见兮,思之如狂。
  卫青蘅第一次见霍越是在一颗荔枝树下。
  霍越第一次见卫青蘅是在皇后的宴会上。
  只因一次相见,从此两不相忘。
  本文部分礼仪制度按照宋制,但不完全按照宋制。
  考究党误入。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青蘅,霍越 ┃ 配角:卫青玉,霍兰,赵景。 ┃ 其它:卫延光,白婉,卫青云,卫青松。
 
 
第1章 
  “姑娘,端王府的安和郡主邀您二月初二去端王府赏花。”一绿衣女使将请帖呈给坐在软榻上的女子,那女子一袭白玉兰散花纱裙,头上簪着镂空白玉兰珠钗,耳上戴着白玉兰耳坠,手腕上带着羊脂玉镯子。
  女子接过帖子,看了一下,又递给女使说道:“告诉兰儿,我定会去应约。”
  女使答了一声便弯腰退了出去,女子又唤来其她两位女使,移步去了婉月阁,卫青蘅正与白婉j_iao谈甚欢,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来人正是李姨娘和卫府四姑娘卫青玉,当年李姨娘仗着老太太爬上卫丞相的床,生下了卫青玉,这些年来这母女两不停地给白婉和卫青蘅找麻烦。
  白婉正欲让身旁的张妈妈将人给赶出去,卫青蘅泯了一口茶,望向白婉说道:“母亲,端王府的安和郡主邀我去参加赏花会,想必是李姨娘和四妹妹知道了想让四妹妹一同前去吧,只是郡主只请了女儿一人,如今若是不于四妹妹说清楚,将来惹了祸事祖母怕是又要发难咱们了。”
  白婉气道:“这母女俩奔丧也没这么勤快,跟蚂蝗似的,罢了罢了,张妈妈你让她们进来吧!”
  李姨娘扭着腰肢带着卫青玉进了屋,径直找了个位置坐下,极为不恭地看向白婉说道:“大娘子,听说三姑娘过些r.ì子要去端王府赏花,四姑娘也过了及笄之礼,也该出去见见世面了。”
  卫青蘅正色道:“李姨娘这是要违背郡主的意思?既如此,那等父亲回来我便让他休了你吧,毕竟胆敢违抗郡主旨意的妾我们可要不起。”
  李姨娘捏起帕子哭泣道:“三姑娘,奴婢不过是想让四姑娘出去见见世面罢了,你怎如此恶毒,说出这样的话你这是要我和你妹妹的命啊!”
  卫青蘅淡淡一笑,挥挥手,便有人搬来一座屏风挡于大堂前,接着从外面进来了一群人,来人有卫丞相卫延光,嫡长子卫青云,第次子卫青松,卫老夫人(卫青蘅的祖母),卫青蘅起身做礼,随机又看向卫青云问道:“大哥哥,三妹有一问,还请哥哥不吝赐教。”
  卫青云答道:“三妹妹有什么尽管问,哥哥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卫青蘅问道:“按本朝律例,妾室通j-ian外男,并与其诞下子女,欺瞒主君主母是其与主君所生,并倒卖家中钱财,犯人命数条,不敬主母嫡出该当何罪?”
  卫青云答道:“妾室当处凌迟之刑,与其通j-ian的男子当斩,并令其子女偿还其变买的财产,并补偿被其所害之人家人银两,若是男子永生不得入仕途从军,若是女子便打发去尼姑庵做尼姑。”
  卫青蘅点点头,命人将证人全部带到屏风后,将证物捧于手中,跪在地上说道:“这些皆为李小娘这些年来私通外男倒卖家中钱财的物证,还杀害了家中的女使翠环与其私通的男子和当年李姨娘杀死翠环一事的知情人正在屏风外静候回话,请父亲母亲祖母明察!”
  见此番情景,李姨娘未见半分慌乱只低眉道:“三姑娘,奴婢自知不得您和主母欢心,可您也不能污蔑我和四姑娘啊!”
  这时卫青玉捏着帕子跪在地上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柔弱地说道:“且慢,三姐姐,你为何要这般对我姨娘啊,我姨娘纵然再愚昧无知,她也断不敢做出此等事啊,想来左右不过是我和姨娘碍着你的眼了。”说罢便开始哭了起来。
  卫青蘅早已习惯,故没有太大反应,反观白氏气得捏紧了帕子嘀咕道:“又哭又哭,怎么每次都这套!”
  卫青蘅也不着急慢慢地站了起来笑得十分温柔柔声说道:“你不必着急,我既然敢这么作定然是有证据的。”说罢又朝屏风外问道:“你且说说你与李氏私通多少年了,这些年来同她倒卖了多少府中财产?”
  那男子跪在地上头也不抬地答道:“回姑娘,C_ào民与李氏私通有15年多了,这些年来她时常给C_ào民一些值钱地珠钗首饰和一些古董字画,而卫四姑娘也确实是她与C_ào民的孩子,诸位若不信的话可以看看卫四姑娘左肩上的胎记,李小娘右胸口处也有一块红色的胎记。”
  老太太吩咐身边的周妈妈说道:“你把她们两个带下去验一验。”
  李姨娘见事立刻爬到老太太面前拉着老太太的裙角哭喊道:“老太太,您可不能不管我啊,我母亲她对您可有救命之恩啊!”
  老太太冷声说道:“你若没有做对不起卫家门楣之事我定会还你一个清白,周妈妈把她和四姑娘带下去好好地验。”
  过了一会周妈妈带着几个壮丁将李姨娘母女捆了上来,跪在地上说道:“老太太,李氏母女身上确有如那男子所说的胎记,位置也都是对的。”
  老太太拍了一下桌子怒道:“既然如此那此事就全凭你们做主吧,”说罢便离开了婉月阁。
  卫青蘅向白婉卫延光问道:“既然已经证据确凿,父亲母亲依你们之见该如何?”
  卫延光说道:“此事既然是你发现的那就由你来处理吧,我和你兄长还有事就先走了”
  白婉也说道:“既然你父亲都这么说了,那此事就由你来处理吧,我先去休息一下。”
  卫青蘅笑着答道:“是,父亲,女儿恭送父亲母亲,二位兄长。”
  待人都走完了,卫青蘅说道:“把人都带到我院子里去,莫扰了母亲休息,还有这位大叔送回去,给他些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