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世子妃娇软可人 作者:猫爪汤圆_【完结+番外】

更新时间:2020-02-11 标签: 豪门世家 甜文 情有独钟 宅斗
  文案:
  沈翀聪慧机敏,是家中父母的掌上明珠,一帆风顺的人生从未遭受任何挫折,却在嫁人前夕连挨了三巴掌。
  第一巴掌,当朝长公主以强权迫嫁,打破了沈翀小门小户小r.ì子的美好幻想。
  第二巴掌,沈翀不由自主地爱上救她一命的侠客,却恨不相逢未订亲时。
  第三巴掌,长公主反复无常,竟以她有不治之症为名要求退婚!
  就在曾经名满京城的沈翀即将变成京城第一笑话之时,一向唯母命是从的庆yá-ng侯世子却站出来娶她为妻,理由是他已经倾慕她良久。
  只是霸道跋扈爱刁难人的婆婆,j-i飞狗跳爱生事的妯娌,还是让沈翀潸然泪下,这r.ì子太难了!
  很久很久以后,沈翀瞪着眉目含笑的世子爷:“为什么不告诉我,救我一命的侠客就是你!”
  又名《爱慕的爱豆成了相公》,《论如何征服小学生战斗力的婆婆与妯娌》
  架空,宅斗都是菜j-i互啄的水平,权当看个乐子
  1V1,HE,每晚九点更新
  妈宝只是男主穿的保护色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宅斗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翀萧祉珄 ┃ 配角:孝仪长公主 ┃ 其它:
 
 
第1章 
  “哎,王婶儿,你今儿怎么收摊收这么早?”摆摊算卦的卜一卦好奇地拉住了卖水果的王婶儿。
  “嗨,就你还叫自己半仙呢?你就算不出衙门里又有热闹?”王婶儿一向不大看得上装神弄鬼的卜一卦,不由得皱着眉讽刺了一句。
  虽然王婶儿什么缘由都没有说,但爱看热闹的卜一卦忍不住了,收了摊子也往衙门赶。
  衙门口已经围了一大群人,并且还有增多的趋势。
  “今儿这是什么案子?”卜一卦问身边的人道,要知道往常衙门审案子可不许这么多人围着。
  被问到的人低声道:“这你都不知道?看见那边了吗?孝仪长公主的轿子!”
  卜一卦顺着这人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又继续问道:“瞧见了是瞧见了,那到底是什么案子呢?”
  这人被问住了,其实他也不知道呢!
  “我知道!是孝仪长公主想要退掉与沈家的婚事!”一个身着粗布衣裳的男子献宝似地说道。
  “什么?”有人惊道:“长公主不是才向圣上请旨赐婚么?怎么这么快就要退婚?”
  周围的百姓纷纷附和,按理说他们平民是不会知道皇家公主的私事,可架不住长公主自己把这门婚事张扬了出来。
  还是那个穿粗布衣裳的男人开口道:“听说是沈家对公主有所隐瞒,才使得公主殿下想要退婚。”
  “原来是这样!”
  “沈大人是好官啊,他会隐瞒什么?”
  “好官就没有私心么?”
  ……
  百姓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卜一卦则沉默了,那个穿着粗布衣裳的人,他怎么看着不像是普通老百姓,倒像是什么人家的下人呢?
  就在此时,公堂上有了动静。
  “升堂——”
  “威——武——”
  在衙役们的呼喝声中,百姓们安静了下来。
  “孝仪长公主到——”
  一个雍容华贵的贵妇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一身的珠光宝气几乎闪瞎了人们的眼睛。
  “微臣京兆府尹朱群山参见孝仪长公主。”朱大人急忙带着手下跪倒在了公主面前。
  “起吧!”孝仪长公主说道,“沈维生人呢?”
  朱群山心中叫苦不迭,谁说京官要比地方官好的?在这京城做府尹,是个人他都开罪不起!
  “回公主的话,礼部尚书他还没到!”
  “哼!一个区区的尚书,还要本宫等着他么?”公主殿下一声冷哼。
  朱群山点头哈腰,心里却暗自吐槽,前阵子长公主硬是要求娶沈家女的时候,怎么不嫌弃沈大人只是一个区区的尚书呢?
  礼部尚书也没有迟到多久,不多时人们就看见一个极为清俊的中年男子脚步匆匆地走进了衙门。
  “微臣有事耽搁来迟一步,请长公主恕罪。”
  孝仪长公主说道:“罢了,此事本宫不与你计较。沈维生,本宫最后问你一次,退婚一事,你应还是不应?”
  沈维生沈大人白净的脸上变红了,是被气得!沈大人相信任是谁碰见孝仪长公主这样的人都无法保持淡定。
  “回公主殿下,令郎庆yá-ng侯世子与小女的婚事已然是尽人皆知,您现在却无缘无故要退婚,您这是要逼小女孤独终老吗?”
  长公主一声哂笑:“沈维生,本宫可是给过你机会了,你最好记住,害了你女儿的,是你自己!”
  沈大人本没有将长公主的话放在心上,但当他看见了鱼贯而入的御医们时,心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
  为首的张太医是太医正的副手,他先是给孝仪长公主请了安,然后对着自己身后说道:“出来吧!”
  沈维生就瞧见他们府里的李大夫唯唯诺诺地走了出来。
  “李大夫,你,你为何会在此处?”
  李大夫根本不敢看沈维生的眼睛,颤颤巍巍地对着张太医献上了一摞纸:“这是,沈家小姐的病历。”
  一听这话,百姓们炸了锅了,纷纷议论起沈家小姐得了什么病。
  长公主身边的罗公公拿过了病历,对着朱大人恭敬道:“长公主殿下之所以要退掉婚事,是因为沈家小姐自小体弱多病,身子虚弱,前不久更是出了无法治愈的风疹。而沈家小姐的病症,尚书大人并没有一五一十地对公主殿下说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