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坊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找个太监嫁了吧 作者:陈三姨【完结+番外】

更新时间:2020-02-10 标签: 欢喜冤家 破镜重圆 朝堂之上
  文案:
  【预警:男主齐根切的真太监,会生根。】
  慎刑司的掌印太监方公公出了名的y-in鸷狠厉,泼辣难缠,满肚子坏水就爱看人倒霉。
  谁都知道这位公公不是个吃素的主儿。
  直到有一r.ì——
  “公公,您看这小白菜多水灵儿呀,又甜又脆,来张嘴~”
  “公公,您看这小苦瓜多顺溜儿呀,清热解火,来张嘴~”
  “公公,今r.ì休沐吧~”
  ——翌r.ì张公公猝
  小女子满面红光吭哧吭哧掘土种菜,哼着小调儿:“小白菜呀,地里黄呀,我家公公又害羞啦~”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破镜重圆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楼清莞,方如海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闲话
  “哎听说了吗?东厂的那位大人被皇上赐了死罪,秋后问斩呢!”
  “嘘,你不要命了啊,这种话也敢乱说,小心被大人府里的奴才们知道了,少不得要扒你一层皮!”
  “切,怕什么!我堂姐夫在宫里当差的,他都说了那老太监早在三r.ì前就下了大牢,厂督府都被封了你没瞧见吗?”
  “啧,谁有那胆子敢在厂督大人府邸路过啊,那不是找死么。”茶客又压低了声音,“话说回来,你这消息靠谱儿嘛?就前几r.ì那位大人不还抄了礼部侍郎的家吗,那威风凛凛的劲儿哟,怎么好端端的突然下了大狱啊,犯什么事儿了?”
  茶客嗤笑,幸灾乐祸道:“所以说风水轮流转啊,那不男不女的腌臜玩意儿仗着皇上的宠爱,在宫内外横行霸道、作威作福也就算了。听说这次居然胆大包天到和太子殿下抢女人,你们想啊皇上再怎么看重他,也不能容忍一个阉人和太子抢女人啊,这不就给办了。”
  周围渐渐聚起了几圈茶客。
  胆大些的直接拍手称快:“好啊,这就叫恶人自有天收,善恶终有报!”
  有人疑惑:“可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周围都没听着一点儿动静呢,好像也没人见着有官差往厂督府走啊....”
  众人不约而同静了一瞬,惴惴不安的望向那茶客。
  那人被看的心虚,恼怒道:“谁说没人看见啊!三r.ì前我从酒坊出来,恰巧就看到一大群官兵气势汹汹的往他府邸去了,不一会儿就瞧见他身戴枷锁被人押了出来,还穿着亵衣呢,那模样狼狈的跟丧家之犬没什么差别的了!千真万确!”
  众人闻言舒了口气,欢呼不已,随即便是对那老太监潮水似的讨伐。
  “你们说说一个太监要女人干什么?还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膈应人的很!”
  “哎可不是啊,可怜了我的毓珂姑娘啊,那么一个风华绝代的大美人儿啊,居然被他给染指了,真是暴殄天物!娘的,那老太监真是个不要脸的东西!老子巴不得他现在就去死,然后老子就....”
  “你就怎么?英雄救美吗?蠢货,人家能看得上你个歪瓜裂枣的玩意儿?”
  众人哄堂大笑,那人又神秘兮兮道:“你们还不知道吧,毓珂姑娘前些时r.ì就香消玉殒了,听说是因为忍受不了老太监那些变态的玩儿法自缢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每天21:00准时更新,担心断更和觉得本文不错的小天使可以放心入坑哟!
 
 
第2章 苏醒
  楼清莞脑中最后的画面,是她同往常一样挂在房梁上听书,不多时整间茶馆突然变得乱哄哄,底下的茶客们情绪激昂,大声的骂着阉狗、j-ian宦、不得好死之类的话。
  她当时就觉得那些人聒噪不已,实在惹人厌烦,正要离去时,外头传来梆梆的声响,有人高声——快来看啊,阉狗方如海要被杀头了!
  她身子顿了下,然后鬼使神差的往人群里看了一眼,越过重重屏障,尽头跪着的是个骨瘦嶙峋的男子,脊背微弓,脏乱凝结的长发挡住了大半张脸。
  周身萦绕着濒死之人的死气,对旁人的咒骂和砸到身上的臭鱼烂虾恍若未觉。
  楼清莞不禁好奇究竟是怎样穷凶极恶的罪人,才能遭到这样人人喊打的待遇。
  她猜测着,那个身戴枷锁的男子,却在此时微微动了动,一双漆黑淡漠的眼睛直直望向她。
  尽管满脸无垢,她依然能看清他秀气的五官,连右眼下的痣都看得一清二楚。楼清莞不确定他是不是能看到她,但她却能看到他脑后明晃晃的大刀,在他肆无忌惮勾起唇角时,毫不留情的斩下去。
  翁——
  她视线里再也没了滚落的头颅和喷洒的鲜血。
  远处好像有脚步声?
  楼清莞本能的起身,却被身上一阵尖锐的疼痛扯得倒吸一口凉气,这下算是彻底清醒了过来。
  接着是门被推开的声音。
  楼清莞猛的睁眼,警惕的看向来人。
  端着托盘的少女显然被她吓了一跳,磕磕巴巴道:“楼、楼姑娘,您醒了啊。这是滋补粥,补身体的...您趁热喝吧。”
  掌心大小的青瓷碗里缀着几颗红宝石似的枣儿,素白的小米粥里混着细条儿山药,鼻尖萦绕着百合花的清香。
  她皱眉,百合山药粥....
  转而重新打量起少女,衣衫单薄,皮肤蜡黄,大眼圆脸,紧张不安的缩着双肩,一看就知道是个胆小的。
  可就是那么张姿色平平的脸蛋,让楼清莞愣住了。
  一个荒唐的念头呼之欲出——
  眼前的小屋简陋破败,仅有一套矮小陈旧的桌椅,呼呼漏风窗户边放着一盆枯萎的兰花。
  这无比熟悉的场景让她心口发颤。
  “画尧,你为何....会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