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乖,叫相公!! 作者:九秋黄叶

更新时间:2022-01-24 标签: 甜文 重生 爽文
文案:
  r.ì天怼地,稀里糊涂作了大死的云王世子重生了。重生回来的叶生觉得自己这一世一定要好好报答上一世为自己殚j.īng_竭虑,死而后已却落得个凄惨下场的容谦。于是他怀着赤诚的心扑向了容谦。结果这个心可能太过热切,一不小心,把十八代单传的容家世子烫弯喽。
  容谦:“既然无以为报,就以身相许吧。”
  乖,叫相公。
  单纯智障受死皮赖脸结果被腹黑攻吃拆入腹,连块r_ou_都不剩了的苦逼故事。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生,容谦 ┃ 配角: ┃ 其它:甜宠。
 
 
第1章 重生
  云王家世子重生了,重生的颇为突然。突然的感觉还以为自己被杀还是在昨天。
  元光二十四年,暮色暗淡,残yá-ng如血。忘忧宫里早已一片狼藉。当时的云世子也如现在这般侧卧在贵妃榻上,却在下一刻被人悄无声息地一剑刺下。
  四周很安静,安静得冷兵器进入身体里的声音都几近可闻。疼,很疼。疼得他连一句话都顾不得说出来。
  恍惚间,有人好似在耳边说了什么。说了什么呢?对了。
  “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害了他。”
  害了谁?他当个窝囊世子作为傀儡一辈子,临死都不知道到底谁被谁害得更惨。
  可他能怎么办?他是苏贵妃的亲儿子,是傀儡,是C_ào包,是空有一张漂亮脸蛋被人耍的团团转还不知道到底谁杀了自己的糊涂虫。人人都说云世子投了个好胎,一出生便享尽荣华富贵。可有谁知道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云世子从小被人扔在山里有娘生,没娘养?又有谁知道他连这辈子唯一的身份,“云世子”都是假的?
  他本是苏贵妃生的皇子,听说那年苏贵妃刚生下自己时就被提着剑入储秀宫的皇上吓得慌了神,再不敢将他在宫里养着。苏贵妃使尽浑身解数将他送出去,又怕他出去了再回不来,只得退而求其次,把他放在云王名下,安个云世子的名头。
  这名头一安就是一辈子。那一辈子里,他求不得,放不下。被人追着赶着临死前还被他那亲皇兄囚在了忘忧宫里。直到最后一刻还陷在绝望里。
  绝望的叶生仿若又听到了皇兄的呢喃。“下辈子可莫再投生在这腌臜的皇族里了。”
  接着,便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元光十二年,端午将至,合欢树花开了一树。太虚山上的夏蝉叫的格外聒噪一些,一点也不像是深山老林里高人的隐居之地。太虚山地处西北,高峰林立,虽还是暑热难当,却也比山下好得多了。可惜,叶生完全欣赏不来。
  叶生百无聊赖地侧卧在青溪旁的大石头上,看着虽然不雅,却也怡然。天知道这怡然的身体里的小人到底有多惶恐。
  自己这是重生了?世人口中得嘉德太后宠爱,受当朝最为受宠的苏贵妃青睐的云王世子重生了?
  叶生在昨r.ì以洗澡为由,脱了裤子光了腚青天白r.ì之下跳到溪水里看到自己左屁股上的红色蝴蝶胎记后就已经确定了。
  确定之后是死而复生的狂喜与庆幸。他对不起容谦。他前世活得糊糊涂涂到死也没搞清楚到底谁想害他。可这也掩盖不了自己对不起容谦的事实。
  自小天不怕地不怕骄纵霸道,混账名声传遍京城的叶生觉得自己做的最过分的事就是自己无意间玩坏了容谦的双腿。
  那年自己从苏贵妃的寝宫偷来生莲玉给容谦,却耽搁了时间。那r.ì大雨瓢泼,他听闻容谦在屋里用了生莲玉后那声痛彻心扉的叫声。那时候他就觉得隐隐觉得不对。哪知,这一错,就是一辈子,容谦自那时起,再也站不起来了。
  他毁了容谦,也毁了自己。容谦自那时起便与他愈行愈远,直至磨掉了最后一丝情分,他与他分道扬镳。
  他还记得容谦落魄离开京城时的萧索背影。“叶生,但愿我们永别。”那人说的刻薄,说的干脆。唯有自己知道,这是自己活该。那人对他掏心掏肺,千方百计的对他好。唯自己,对他怀了龌蹉心思不说,还不管不顾地想方设法地招他嫌,坏了他的事,还一次又一次地伤了他的心。
  他知道错了,知错时却是自己被皇兄软禁在忘忧宫之后。苏贵妃失踪,容世子离京。平r.ì里只会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叶生变成任人宰割的小白羊,只会绵绵叫的那种。
  皇兄把他囚禁在忘忧宫里,心情好了给点饭吃,心情不好,连口水都没有。记得最清的却是皇兄把饭扔在地上踢给他时的狞笑。“怪就怪你自己作。生在哪里不好,生在皇家这腌臜地方。投错了胎,连狗都不如。”
  呵,可不是吗?果真连狗都不如。狗最起码还有自己的位置。而自己却是哪里都容不下。
  叶生撇撇嘴,想到了伤心处眼泪唰地一下就下了来。哭的好不可怜。
  “怎么了这是?还疼?”一双大手温柔地覆了上来。轻轻为他擦了擦眼泪。
  “哇,师兄。”叶生见是自己亲亲师兄赵长清安慰他,哭得更为激烈。一双小小肥肥白白嫩嫩的手顺势抱住了人家的腰。
  自己的命不错。小时师兄师父护着,回京太后与苏贵妃再怎么掐唯对他真心宠爱。及至太后殁了,苏贵妃自顾不暇,他对容谦那般的恶劣,容谦也为他安排得妥妥帖帖。
  可他还不死心,想要谋求更多。偏还蠢得要命,作茧自缚,直至容谦对他如避蛇蝎般离去。
  果然,自己不作,不会死呀。作死了还能再来。
  “莫哭了,莫哭了。昨r.ì里不是为你报了仇?还给你免去了那么久的课业。乖,屁股痛我再给你吹吹。”温声的那人又是心疼,又是哭笑不得。看叶生揪着自己的衣服,自己的心也揪起来了。
  事情发生在昨r.ì,昨r.ì里叶生不知怎么了,脱了裤子就往水里跳。扑通一声,捂着自己屁股看了半晌就像今r.ì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赵长清急忙跑过去就看到了一条长长的水蛇,和叶生流血的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