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水仙自救系统 作者:木尺素(下)

更新时间:2022-01-22 标签: 情有独钟 强强 系统 快穿
第109章 玩具编号520(17)
  接下来,假艾零的表现越来越异常,越来越难以控制,陆羽不得不把他锁在了卧室里。
  也因此,很长一段时间内,席南和刘凯文无从得知他们做了什么。
  不过,陆羽每次去到一楼客厅的时候,都是穿着白大褂的。这期间关玲也经常来找他。
  由此,席南推测,陆羽是在搞研究的。
  看来,刘凯文的计划是通了的。
  ——陆羽不知道这个艾零是假的,他只是慢慢发现,艾零确实虽然有了意识,但不是一个完美的作品,他有很大的人格缺陷。
  所以,陆羽的意识唤醒计划,也没有完全成功。他要找到问题所在,并要修改他的程序,找到完美唤醒他、并让他拥有健全人格的办法。
  再观察了几r.ì后,刘凯文对席南说道:“你看,果然,他越来越焦躁了。”
  “之前他跟我说了非凡科技机器人的人格缺陷问题,那是你们算法的问题。他本来应该改了。你如今掉包了,让他研究,难道他不会发现?”席南问。
  “我说了,我完全复制了你的数据。所以那个假艾零的所有数据,跟你现在的身体一模一样。”
  刘凯文道,“人格缺陷的问题,并不完全是算法的问题。陆羽之前说得不对。这个问题是根深蒂固的,原装由XS出厂的机器人,进行意识唤醒后,都会存在这样的问题,所以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要获取XS公司制造机器人的原始信息。这个信息,陆羽只能从我这里获取。”
  “当年,陆轻通过与我合作,找到了真正的症结所在,完美解决了问题。只可惜,陆轻把一切数据和技术都销毁了。”
  席南沉默了一会儿,说:“所以,陆轻虽然治不了他自己的病,但他好歹及时醒悟了,知道自己的做法不对。”
  “也可能是他想背着我们非凡科技,自己制造意识唤醒后的机器人赚钱呢。”刘凯文说。
  席南没j.īng_力与他争辩,只是盯着3D投影看,思考着陆羽到底有没有发现那是个假艾零。
  -
  过了一个月,某一r.ì,席南从休眠状态中醒来,一睁眼就看到了刘凯文。
  刘凯文扶席南坐起来,照例打开投影。这回,全息投影不再是陆羽的别墅,而是与这间实验室一样的一间四周都是白色的房间。
  假艾零躺在床上,看样子是进入了休眠状态。陆羽对着平板用虚拟键盘不断敲打着什么,他看上去瘦了很多,大概是因为这一阵子都在熬夜研究的缘故。
  席南神色一紧。“你把他带到这里来了?”
  刘凯文只说:“诶,可不能这么说,虽然的确是我设下计谋……不过,可真是他主动给我打的电话。他说,发现机器人的人格缺陷问题,还是跟XS在最开始制作机器人时做的一些原始设定有关。他得找我要到所有原始的数据信息,才能真正找到问题所在。”
  席南冷冷一嘲。“看来非凡科技的人都是废物,一帮人研究这么久都弄不出来。当年利用人家哥哥,现在又逼人一个孩子。”
  “心疼他啊?”刘凯文扶了扶眼镜,“但这就是人和人的差距,没办法。谁让人陆家两兄弟基因好。天生的智商差距,后天再怎么都弥补不了。天才就是天才。能真正改变世界的人,往往就是天才。不过……”
  刘凯文唇角的笑容很冰冷。“最终Cào控世界的,却不是天才,而是权谋家。当年发现核裂变反应、制造□□的,是天才。最后用□□的,是军事权谋家。”
  “所以你们非凡科技在替哪个权谋家、或者说政治家办事呢?”席南问。
  刘凯文回看他一眼。“难道我自己不能是吗?”
  “当然可以。XS公司发现你盗窃了大批机器人和数据,报了警。可在这各项技术发达的时代,这么久过去,警察都没找到你。你当然有点特别的背景和权势。”
  席南静静望他一眼,神色平淡。“可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刘凯文望着他。“我要是比陆羽条件好,真不考虑我啊?”
  “我是机器人,有电就能活。我还要什么条件?”席南说,“再说,都是男人,谁依附谁啊?你侮辱我?”
  “当然不是。只是从综合条件看……”
  “不必说了。至少陆羽比你帅。我就是看脸也选他。”
  “……”
  最后刘凯文还是挣扎了句:“这不是我的本来面目。我也是魂穿。”
  席南:“反正我不选你。”
  刘凯文:“……”
  -
  又三r.ì后。
  陆羽的实验好像有了重要进展,因为他已经修改好程序和步骤,解除了假艾零的休眠模式,开始对他进行痛觉刺激了。
  这一回,因为陆轻的先例在,刘凯文及时从陆羽那里取走了所有的最新数据,并且也要走了陆羽那个能接受数据传导器的程序。
  所以,现在不仅陆羽能通过假艾零芯片上的传导器收到数据,刘凯文同样也能。
  也因为刘凯文的解释,席南明白,痛觉刺激,好像是这个实验必不可少的一块。
  透过3D全息投影,席南眼睁睁看着陆羽拿起刀,在假艾零身上划了一下又一下,与此同时,坐在席南身旁的刘凯文的平板上就同步传来了假艾零的痛觉数据。
  假艾零的疼痛程度、疼痛表现方式等等内容,以不同的数据形式,供陆羽研究,也供刘凯文做备份。
  时间一r.ìr.ì过去,痛觉实验加剧。
  假艾零看向陆羽的目光,也从一开始的爱恋、变成了后来的恐惧和仇恨。
  陆轻和凯恩之间发生的故事,似乎正在陆羽和假艾零身上重演。